親密感與性是人類基本需求,牽涉了自我認同、心理健康及人格發展。但多數障礙者的感情及性生活並不順利,家人關心的是就學、就業、照護等直接議題,「不做愛又不會死」,但少了愛與性,生命豈不乾枯?連自慰都辦不到的重障者,該何去何從?

我們採訪了3位不同年齡、性別和性傾向的障礙者,聽他們分享性的美好或挫敗,那是對親密關係的追求與渴望;不論身體是何樣貌,被愛、被接納與被了解的期待,並無分別。

黃雅雯 48歲 助人工作者 新北市

黃雅雯自幼罹患小兒痲痺,雙腳及左手萎縮無力,成長過程艱辛,遂長成一條女漢子,以強大自尊心為自己開路:「走在路上,常會有人對我說加油!奇怪,我這輪椅是充電的,不用加油啊!」她嗓門大、愛開玩笑,談起性愛史便擺出大女人架式:「我沒辦法跟一個人交往超過3年,使用期限到了,膩了,就該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