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去學自由潛水,謝忻在水底或海底都經驗了極度的靜。

除此之外,年初她花了7天,以西班牙的Sarria為起點,走了著名朝聖之路的最後一段,長約117公里。在冬天的淡季,除了第一天跟最後一天,全都是下大雨的天氣,「膝蓋整個發炎,背包都是濕的,只好把護照放在內衣裡,很痛苦⋯」然後謝忻堅定了語氣:「我覺得很值得。」

除了極偶爾擦肩而過的旅人,路上盡是冷冽的,最催人心寂寞的孤獨。「只能跟自己對話,我在樹林裡好透明,這些樹都看穿我了,就只能對自己更誠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