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登山與攀岩是2種族群。因為台灣3千公尺以上高山,大多能靠步行或拉繩抵達,所以登山家不需攀岩技術;而攀岩家大多在室內或近郊岩場攀登,因此能同時精通登山和攀岩者極少。而高海拔攀岩,結合了登山,又有氣候、高山等高風險因素,是登山與攀岩之外的另一種成就。

蕭添益從去年3月起,陸續完成4條高海拔攀登的首登路線。所謂「首登」,指的是在前無古人路線與經驗輔助下,開創出新的攀登路線,難度高,風險大。這種帶有瘋狂與浪漫的極限玩命運動,在蕭添益口中竟理智到不近人情。

「我是工程師出身,把攀登當成一種工程行為,是project management(專案管理),我要控制進度,有規劃、執行,還有後勤補給,甚至外部支援,讓整個攀登行為更順暢,而不是探險。」他一字一句穩定地吞吐,像工廠裡的輸送帶,沒有半點情緒,他又說:「攀登者屢攻不下的山頭,不代表高不可攀,我們吸取前人經驗,像case study(個案研究),找一個新的攀登路線,不論能不能完攀,都要有備援計畫或撤退計畫。」

蕭添益原本想讀建築科系,卻因懼高症而作罷,沒想到怕高的人日後卻成了登山專家,他認為:「懼高症是人類得以存活下來的優點,它確保我的安全,讓我利用繩索、裝備,保護自己不會過份冒進,當你充分練習和準備,就不會恐慌。」好勝的性格和理性的腦袋,讓他克服懼高,他只淡淡說:「我是腎上腺素和睪固硐的受益者,在攀登困難路線時,會因為這種激發爬得更穩定、更舒暢,精神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