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黃翊,從一開始就很超現實。有件事可以追溯回20年前,17歲的黃翊還在北藝大舞蹈系的高中班就讀,上網徵年輕攝影師幫他留下身影,兩人消磨一下午,年輕攝影師後來洗出照片,對黃翊說:「以後你紅了,我就拍不到你了。」

黃翊紅了,但攝影師還是拍到了他,因為20年後,攝影師在媒體工作,跟著我去採訪黃翊。

攝影師表示,黃翊幾乎沒變,髮型一樣,體脂肪也還是那麼低。久別重逢,兩人用手機翻閱20年前的照片:高中時的黃翊,全身就一條黑短褲在河濱倒立劈腿,姿態狂放而自信。那時的黃翊,知道有天自己將會經營一個舞團,繞著地球飛,到處去巡演嗎?

又會知道有天會被迫停下嗎?去年疫情爆發,我問他,無法出國演出,短缺了多少收入?他給了很明確的答案:「539萬台幣。」但這也僅是上半年。「下半年才是旺季,但我已經懶得算了,就放棄,不想算了,聽到反而心酸。」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