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

  1. 人物

    【一鏡到底】琵琶的旅行 王心心

    南管源自閩南,民間婚喪喜慶、廟宇佛誕皆有絲竹管弦相隨,泉州女兒王心心4歲學南管,「13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少女時代進福建藝術學校,被泉州市南音樂團網羅。25歲那年,因憧憬更大的舞台,她嫁與台灣漢唐樂府當家陳守俊,1992年她懷抱琵琶,泉州搭火車到廣州,出羅湖到香港,轉機到台灣,簡直昭君出塞了。2002年,拎兩卡皮箱出走漢唐樂府,離開父家、夫家,都是同一個理由:她想探索南管更大更多的可能性,皮箱裡有琵琶、洞簫,南管在哪裡,哪裡就是她的家。此番林懷民指導她唱《長恨歌》,要她「不要唱南管的南管」,無異把她丟出舒適圈,把她空投在離家很遠的地方,但兜了好大一圈,還是找到回家的路。

  2. 娛樂

    【娛樂透視】逾8千萬打造《無神之地不下雨》 金鐘拍檔藉奇幻戀反思環保

    繼穿越劇《想見你》囊括電視金鐘4項大獎後,編劇簡奇峯攜手新銳導演洪子鵬,以阿美族神話為靈感,打造奇幻愛情劇《無神之地不下雨》,由傅孟柏、曾之喬詮釋末日人神戀,並融入環保議題。全劇13集製作費超過8,000萬元,結合動畫及70多場浪漫雨景,塑造奇幻詩意氛圍;華視主頻首播開盤收視率0.67%,超越《想見你》的0.54%。

  3. 人物

    林懷民教王心心彈唱《長恨歌》,譬如張三丰傳張無忌太極劍,無招勝有招

    王心心這個週末將在衛武營彈唱《長恨歌》。這並非南管藝術家首度詮釋白居易作品,2006年,林懷民鼓勵她獨奏《琵琶行》:「一個人即是一個劇場,妳的每一次彈撥就是舞蹈,妳的眼神就是戲劇。」該演出奠定王心心聲名,此檔演出,一樣以「林懷民指導」為號召,但這一次面對大師加持,對她而言,卻是前所未有的挫敗──至少在雲門首演前夕,她是這樣跟我們說的:「唱南音(南管)每個字都有平仄,但林老師不要我那樣唱,他要我唱不是南管的南管,給的功課都是聽貝多芬,要去游泳,回家不准練習,一但回家做功課,隔天都會被他發現。」

  4. 人物

    【桑布伊番外篇】談論桑布伊 朋友眼中的寶物與「老靈魂」

    桑布伊的朋友們都很樂於談論桑布伊,像介紹家裡最珍貴的一項寶物,誠懇而熱切。訪問與桑布伊相熟多年的編舞家布拉瑞揚時,我剛好被桑布伊更改原本約好的採訪時間,他在我們出發台東前臨時去了一趟台北,我將此事與布拉瑞揚分享,對話那頭的編舞家哈哈大笑回應,並解釋桑布伊是很隨性,「他出發台北前也突然打電話給我,已經晚上9點多了,就問我要不要去山上看星星,他說『靈魂要休息』。」

  5. 人物

    【一鏡到底】男孩與機器人 黃翊

    編舞家黃翊因和他自己編寫程式的工業機器人「庫卡」共舞而成名。舞台上,機器手臂似真人,伸展肢體、搖擺身軀,拾起手電筒就有了眼睛,能掃視尋找,炯炯目光如有神。林懷民稱黃翊「可怕的孩子」,也因庫卡,他長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機器人是夥伴,也是分身。兒時因父母投資失利,一家4口住在4坪大小的畸零地房間,敏感的孩子從此期許自己活得像一個機器人。去年父親過世,黃翊今年的新作一改往常科幻先行的精神,選擇復刻小時候在舞池裡和爸媽共舞的場景,還原回一個男孩,他說:「那樣的舞蹈,我覺得才是真正的快樂…」

  6.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2】鴻源案讓黃翊童年一夕變色 父母負債各打3份工仍為他買電腦

    童年的單純和無憂,也就濃縮在這樣的一支舞裡。直到31年前,台灣經濟史上金額最高的詐騙案鴻源案爆發,留下近千億元無從追討的債權,受害者約16萬,其中兩名,正是黃翊的爸媽。那一年,黃翊7歲,為求生存,他們賣了屋,搬了家,最後落腳在某商辦大樓裡,「樓下是銀行,樓上是破產的家庭。」辦公室當教室,讓爸媽從白天的正職下班後,回家繼續兼職教國標舞賺錢還債,課後爸爸再去保齡球館當技師,媽媽去醫院當看護。

  7.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3】羅曼菲讓黃翊從雲門走向世界 他入選全球受矚目舞蹈家

    那時,黃翊總是安安靜靜坐在二樓看,有時林懷民會把他叫下去,一邊帶舞者,一邊教黃翊,說:「這樣(就)排完舞,學會了吧?」大學畢製演出,林懷民也去看了,一直待到壓軸的黃翊跳完,才託人帶話,請黃翊打電話給他。「老師說,他想要邀請我到(雲門)二團編舞。這件事情我後來得知,是曼菲老師在病床上跟林老師說,有一個學生在編舞,很值得支持,那個人是黃翊。」

  8.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番外篇】舞團隔壁就是製毒集團 黃翊苦笑:我們都在研發高純度的東西

    採訪黃翊,從一開始就很超現實。有件事可以追溯回20年前,17歲的黃翊還在北藝大舞蹈系的高中班就讀,上網徵年輕攝影師幫他留下身影,兩人消磨一下午,年輕攝影師後來洗出照片,對黃翊說:「以後你紅了,我就拍不到你了。」

  9. 人物

    【男孩與機器人番外篇】怎樣的舞者最能感動人? 黃翊:挫折多一點的人

    黃翊在找一個人,一個可能剛出生的人。話題從他找好了接班人開始,那個人是謝承佑,兩人互為北藝大舞蹈系學長學弟,相差15歲。謝承佑回想兩人初見面,說:「大三的時候,我演出完,學長就走到後台,問我,你身高多高?我回答,他就說,嗯,跟我的身高蠻像的,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