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善用絲線編織夢幻巨網,那些絲線交纏像是子宮裡的血管、傳遞痛楚的神經線,密密地從天花板延伸到觀者眼前。藝術家2度罹癌又經歷流產,那些絲線繫著病床病體、兒時記憶、死亡恐懼,長成有機生命體,有時跳動,有時沉默。

她遠離母國日本,在漂泊異鄉才能創作。藝術生涯在往上走,49歲的身體卻力不從心往下掉,她說隨時死掉也不奇怪,只希望可以做完作品和展覽才死。

塩田千春 小檔案

  • 1972年生於日本大阪
  • 京都精華大學油畫系畢業,1996年旅居德國,先後於柏林藝術大學、漢堡造型藝術學院學習
  • 2015年代表日本參與威尼斯雙年展

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一拐一拐地走在鋪天蓋地的血色絲線間,那是2017年卵巢癌復發後,化療給髖關節帶來的麻痺副作用。她得知癌症復發的前一天,才剛接到日本森美術館的大型個展邀約,人生無常,藝術生涯正如日中天,身體狀況卻每況愈下。

 

兩度罹癌 隨時死掉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