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彭佳慧坦開心裡的傷口,坦白說,是不可能的。她的好強並不允許她這麼做。

拍照時彭佳慧有許多的過度用力,不見得是必要的,但她必須為之。你感到她對畫面的不安升起,更多的用力。這樣要到什麼時候呢?等到她稍微放鬆一笑,即使只是20%的放鬆,你都知道她是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當她說:「我想要發現彭佳慧還能做到什麼地步。」她說的,豈止是唱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