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級警戒已維持兩個月,不能拍照的日子,只能翻翻手機與硬碟裡的珍藏回味,這才發現自己蠻喜歡拍貓咪的,不管是出差時,還是自己上街拍照時,貓始終是一個很吸引我的題材,可說是對貓沒有任何的抵抗力,只要他們出現,我就為他們俯首稱臣(真是趴到地上去拍了,這樣對他們來說比較沒有威嚇性)。

有次印象很深,是在某個海邊的小堤防,那裡總有許多的浪貓,那時也是隨手拍了幾張,回家整理照片時,才發現有隻貓受傷了,嘴巴被釣魚鉤纏上,且看來已經有些日子,煩惱之餘,決定po上網求救,很快的,隔天就有人去救援且回報後續狀況,心裡的大石頭才放下,流浪的孩子已經很可憐了,希望社會能夠更友善的對待他們。

好像是我打擾了他的美夢,驚醒的臉看起來有點不爽。
長得很有個性的波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