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戀家性格和現實層面,我可能早就移居去北歐了。尤其在台灣酷暑時節,更憶起2019年那年,深入位在北極圈挪威海的羅弗敦群島(Lofoten),穿梭在白雪覆蓋的壯闊峽灣中,以因為冰凍而顯得緊實的肌膚,感受寒風凜冽;錯落在群島間的漁村,人煙罕至,小屋色澤鮮豔,頓時有如身處電影情節般令人沉迷。

大大小小的漁村錯落在羅弗敦群島的峽灣中。

羅弗敦群島位於北緯68至69度,是挪威著名的漁業區,古老漁法亦是當地人數千年以來賴以為生的方式。靄靄重山間有大大小小的漁村,其中位於弗拉克斯塔德島(Flakstadøya)中納斯峽灣的Nusfjord小漁村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造訪當日天氣不佳,寧靜的漁村,僅有海鷗振翅的聲響和我發出的喀嚓快門聲,空氣中還瀰漫著厚重的魚腥味。

納斯峽灣的Nusfjord小漁村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

據當地人說,每年魚汛高峰期來臨,大量鱈魚群南下八百多公里,游往這處相對溫暖的海域產卵,數百艘船隻、數千位漁夫也蜂擁至此捕魚、保存漁獲;也將宰殺處理完的鱈魚抹上鹽巴、掛上魚架,以天然海風自然風乾,難怪隨處都被魚味充滿,也是我現在最想念的那股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