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30日,彰化市喬友大樓一場大火造成3位民眾及33歲的消防員陳志帆不幸罹難,他是近10年來第42名殉職的消防員。每個殉職案件的背後,是一連串環環相扣的疏失:從消失的帶隊官、未清空的無線電、紊亂的指揮系統、到無效的RIT(快速救援小組),每個環節,都掉鍊了。

我們從第一張倒下的骨牌檢視,帶隊官劉小明(化名)自述因在火場內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發作,感覺快窒息,獨自脫離隊員先行離開火場。事發後劉小明首度就醫,精神科醫師認為他當下應受PTSD影響,整個消防體系為何無法發現並接住可能患有PTSD的消防員?同仁殉職後更多消防員的心理創傷,又該如何安頓?

2021年7月1日凌晨2點30分,受困近6小時的東區分隊消防員陳志帆被抬出來的時候,身上沒有一點燒傷。脫下的消防衣、頭盔、早已沒氣的氣瓶好好地擺在一旁,人趴在一間無窗房間的浴室裡待救。

陳志帆是家中長子,十分孝順,會陪父母出國、踏青。(陳裔筑提供)

 

頒發勳章 對我們已無意義

一位不願具名的現場消防員語氣激動:「他是被這樣放在裡面放到死掉的!」陳志帆的死因是窒息造成的缺氧性休克。殉職案發生後,彰化縣長王惠美代表治喪委員會頒發榮譽勳章及消防楷模證書,追晉陳志帆為分隊長,但父親陳貴森與母親梁春子將這些東西緊鎖在衣櫃裡,陳貴森告訴我們:「這些東西對我們沒意義啦!一些消防的衫,他媽媽都悄悄丟掉了,看了傷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