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央到地方,消防署與消防局並非完全沒有意識到消防員的心理創傷,只是不懂精神醫學專業,在公務員科層制度下多半只是走個形式,舉辦團體諮商課程,表面上有業績,實質上卻毫無療效。

日前高雄城中城大火後,高雄市消防局安排心靈輔導座談,臉書專頁「靠北消防2.0」便戲稱這是「張老師爛課」,貼文寫道:「我以多次進出學校輔導室跟看身心科10年的經歷告訴你,所謂心理輔導就是叫你他媽的做沒用的垃圾事。」災後要寫火檢報告、逐字寫無線電譯文,又要安裝住警器、加強消防安檢與宣導,業務爆量,消防員已疲於奔命,還要利用休假去參加心理諮商團體課,引爆基層怒火。消防局原本立意良善,卻造成反效果。

喬友火警後,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團隊也面臨同樣問題,精神科醫師陳力源回憶,彰基團隊於喬友火警1週後,7月5日進行第一次團體治療,但講課的心理師並未被告知現場消防員都參與過喬友火警,只是粗淺衛教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症狀。有消防員後來告訴我們:「完全不知道在幹嘛。」另一消防員說:「我們很多人是哭著看陳志帆被抬出來的,壓力是這個程度,聽了非常火大。感覺像你已經掉到井底,抬頭有人過來,看到你在掙扎,然後就走了。這個體系沒有要幫你,團體諮商原來是這樣啊。」

彰基精神科因此於7月9日接手團體治療,並認為須進一步做個別諮商與診斷性會談,主動發起支援喬友現場消防員個別諮商的計畫,由醫院吸收掛號費等費用。

彰基精神科醫師陳力源災後針對現場消防員做診斷性會談與心理急救。(陳力源提供)

計畫主持人陳力源醫師認為個別會談有其必要性:「消防員之後馬上要面對調查、責任歸屬、開火檢會等等,所以壓力是double的。做團體真的不太適合,第一是大家都在,有些情緒沒辦法說,第二是每個人的經歷都不太一樣。」他也認為,經歷殉職、死亡案件的消防員心理創傷不容易處理,需要花時間建立信任,也要維持獨立性、隱密性,即使長官也無法調閱病歷資料,「一開始我們透過救護科,還是有點官方色彩,消防員會有疑慮,有人會檢查我的手機有沒有偷錄音,或是傳LINE來問問題,問完就把我封鎖。可是也有人會問,你們會一直在嗎?代表他們其實是長期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