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雜食性電影動物,曾經很羨慕可以看遍各種影片的「電檢」工作,更好奇當年如果由少數幾人擔負所有職責,在嚴格與開明之間,究竟有多少品味與道德的拉扯,以及可能的「職業傷害」?

《撕裂異弒界》就是描述一個把電檢視為「保護人民」的審查員,從虐殺恐怖片中赫然發現消失多年的妹妹可能還在人間的線索。這比看A片發現是熟人演的還扯!

影片開場雖沒點出時間,但從復古的造型、道具及其審片方式,流露出明顯的時代感,待柴契爾夫人新聞畫面一出,再清楚不過。但它讓我倍感親切的,是那些被禁或被剪的電影如何透過錄影帶店暗地流通的描寫。畢竟上世紀八、九〇年代,我也曾在那些小小的空間發掘過不少禁忌和寶藏!

本片因劇情所需,模仿重製了不少B級恐怖片,逼真還原當年常見的剝削元素,尤其是變態殘害女性的畫面。也藉此探問電影是否須為社會犯罪行為負責(到今天這依然是某些人「炎上」電影創作者的起手式),另外也反將一軍,讓生產剝削電影的男性轉為被宰殺的對象,而產生更多辯證。

觀眾如果把重點擺在女主角多年前和妹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能會覺得不太過癮。倒不如跟著猶帶罪惡感的她,經歷這場融合電影與時代、主流與次文化、真實與幻覺、剝削與創意、自由與道德的試煉。它不像加拿大名導艾騰伊格言的《唸白部分》(Speaking Parts)那麼變態、性感;也不像英國同鄉蘿絲葛雷斯的《暗黑聖女》(Saint Maud)如此極端。但是當女主角最後沉浸在自己的happy ending時,那抹笑容卻也帶出陣陣悲涼與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