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近郊的社區大樓即將被拆除,父親早逝、母親改嫁後等同被拋棄的少年,卻繼續留在這裡,他不想走,也無處可去。

這個社區叫做「加加林」(Gagarine),名字來自蘇聯太空人尤里加加林,片中的小男主角也叫做尤里。影片雖未明確提及這個社區被左派政權立為樣板的歷史,卻清楚呈現愈來愈多新住民移入的現實,貧窮以及年久失修,讓它瀕於拆除命運。小尤里試著搞好社區的公共設施,藉此也呈現他對電路機械的才華。然而不見得每個人都想留在這裡,期待被政府安頓遷移的大有人在,甚至最後令他功虧一簣的就是好友的爸爸。

當你以為這部電影就要走上控訴或反抗的寫實套路時,少年尤里卻把人去樓空的大樓變成他的太空船。即使斷水斷電,他也可以把網路影片當作教學帶,學會過濾用水,建造了溫室菜園,與之對照的,還有萌芽的愛情。但身為羅姆人(以往被稱為吉卜賽人)的小女友整個家族像《濁水漂流》那樣被驅趕,「加加林」社區也免不了被炸掉重造的命運。

當四散遷離的住戶回到這裡送別老家、口中倒數等待爆破時,影片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展示了無垠的想像力,殘酷的現實與少年的烏托邦在此合而為一,殘破的公寓如同太空船呼救般閃著光芒,屋頂踏雪舉步維艱則有如登月,沒看過有人這樣描寫「釘子戶」的。但當主角是個如此孤獨卻努力良善的少年,這一切便有了說服力。看似硬邦邦的社會議題電影,在芬妮莉雅塔德與傑瑞米托魯伊兩位導演的巧思下,產生奇幻的魔力,尤其結局的強度,絲毫不遜《星際效應》或《地心引力》,即使主角只是一個廢墟裡的太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