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寶寶》(Ninjababy)是我見過孕婦角色床戲最多的電影!這不過是解除女性母職枷鎖的一部分。

這部以喜劇為基調的挪威片,比起紅遍美國的《鴻孕當頭》(2007)碰觸更敏感的議題。女主角嚴格說來已非少女,導演也不要她強裝無知可憐;再者她本來毫不猶豫要去墮胎,才發現自己看來沒太多變化的身形早已懷胎超過半年,拿掉已不可能,所以才戲稱這個沒讓她孕吐或大腹便便的嬰兒是個「忍者寶寶」。

即使有尋找小孩生父的戲碼,卻同時出現另一個更深情的男人;有想過把小孩給不能生育的繼姊,但她也去領養機構看清想要小孩的是哪些人。亦即在短暫的震驚和憤怒後,她接受必須生下小孩的現實,而非一般通俗劇的優柔寡斷,但也很清楚「生下小孩」和「成為母親」的差異。

我相信到這裡已經觸怒一批人。就像即使到今天還有把同婚視為天誅地滅,藉以綁架所有性別。這也是女主角和肚子裡的寶寶展開一連串對話交鋒的趣味所在,用動畫呈現的寶寶視角,有時吐槽女主,更放大了世界的偏見,因為把生育和養育當作同一件事,對母子兩者都不見得公平。

當中好幾次戲劇化的轉折,讓人以為要掉進窠臼,卻又能輕盈迴轉,笑你太小看它。導演既沒要懲罰母性不夠堅強的主角,也沒把男性簡化成不負責任的生物。無論是胎兒的性別或最終的家長人選,都有另類的圓滿與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