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電影《不看鐵達尼號的男人》描述多發性硬化連帶失明的男主角,最大安慰就是透過手機和一名素未謀面的女人聊天,尤其是電影。對方亦為重症病人,當得知她因血檢結果而了無生趣時,男主決定啟程去見她。

(天馬行空提供)

然而對一般人只需要一趟火車頂多再加兩趟計程車的簡單旅程;對下床就是大工程的身障者而言,等同上戰場。僅僅80分鐘的電影,把這當中的驚心動魄與苦盡甘來,拍出了動人魅力。

請勿遲到,好好感受影片開場用電子化人聲及盲人點字取代傳統演職員表的設計。進入劇情後,你得由大量特寫但周邊模糊的畫面去擷取視覺訊息。他不是要你憐憫弱勢,而是創造出可以感同身受的銀幕環境。有限的視域,反而讓你更屏氣凝神去關注細節。

紛雜而立體的聲音,無論是不明究理把他視作毒蟲的鄰居八卦,或是室外八方湧入的聲浪,便有了張牙舞爪的效果。觀眾甚至失去全知特權,和主角一樣不確定身旁是否有危險。殘酷與仁慈,可以到什麼程度?也在看似模糊之中,清晰地凸顯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