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這天,李欣芸熟練推開民房窄玻璃門,領我們踩木階梯轉上二樓,走進一間開闊、酒櫃折射銀光,氣氛沉靜的爵士酒館。傍晚5點,店內沒有客人,只有輕輕的爵士樂聲,她親暱與吧檯人員打招呼,走過演奏用的三角鋼琴、爵士鼓,最終在一張靠窗的絨布沙發坐下,肩膀軟了下來,「上次跟昇哥(陳昇)來也是坐這個位置,我下班後會跟朋友來聽聽音樂⋯要是沒有這個地方,不知道我有沒有辦法繼續待在高雄。」她眨眨眼,半開玩笑地說。

這2年她生活劇烈轉變,不僅是尋覓一間喜歡的咖啡館、爵士酒館,還有從音樂創作者,成為打卡上下班、受議會監督質詢的類公務員。上任初期,她便歷經高雄3個月內更換3位文化局局長的風波;隨著疫情起伏,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從完工開幕到多個演唱會、主辦的活動都曾延宕,歷經波折。

「我本來就有心理準備,會跟過去的生活不一樣,但我其實並不知道,來這單位工作會離音樂這麼遠,都在管行政,跟公部門溝通⋯」李欣芸幽幽說道,高流屬於中央出資、地方營運的行政法人,這樣的機構在台灣仍像「新生兒」,法規未臻完備,權責區分也不夠明確。

她直言,場館落成、團隊接手後,才發現根據《國有財產法》,場館不是點交給高流,而是市府;高流雖然是南台灣流行⾳樂展演的核心場館,肩負培育國內流行⾳樂⼈才、產業扶植串連的重任,卻無法獨立運作,須透過市政府撥活動經費,演出安排、至人事任命,也都要經由文化局同意,「(地方)四年改選一次,這還要看市府挺不挺流行音樂⋯,」她語氣無奈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