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那年,我去陸軍官校後山散步,看到有人玩滑翔翼,我有小兒麻痺,自認殘障者不能玩,卻捨不得離開。教練看我好奇,問我想不想學,我問:「可以嗎?」他說可以啊,當天直接帶我飛。

我在眷村長大,出生7個月就小兒麻痺,不過從小好動愛玩,雖然走得慢,但朋友從沒讓我落單,抓魚、打鳥、爬樹,什麼都幹,只差不會跑而已。初中畢業離開村子,同學走路快,一直跟不上別人,讓我很有壓力,體育課打籃球、跑百米都不能參加,就連女朋友愛跳舞,我也沒辦法一起跳,讓我很自卑,覺得自己明明不輸人,卻因為腳不好、沒辦法表現,真的悶到不行。

直到那天,教練帶我飛滑翔翼,第一趟風弱、滑翔翼飛不高,我的腳沒有力,垂在地上沿山壁石頭地拖行,雙腳磨到破皮發紫,痛得半死,回家敷藥敷了1個月。教練問我痛不痛?我不服輸,嘴硬說不痛,要他帶我再飛1次!還好第2趟就成功離地。那種感覺,愉快得不得了,下來就跟教練說,我想繼續飛。

但怎麼飛呢?一般人玩滑翔翼用腳助跑起飛,我卻沒辦法跑。教練說給他3個月,他來想辦法。3個月後,他叫我給他4千元,原來他去買單車輪,加裝在控制桿上,起飛時我趴著,別人從後面一推,輪子就帶著我起飛了。

我開了間小公司做代工,新台幣強勢的時候很好賺,賺來的錢都拿來玩滑翔翼,上班沒事就偷溜去飛,最多1年飛300小時,連脊椎側彎開刀完、身上打著石膏也要去,把太太嚇了一大跳。以前覺得自己腳不方便,做什麼都不行,到哪都依賴朋友,直到念五專時交了女朋友,第一次自己搭公車去約會,發現原來什麼都做得到。學會滑翔翼之後,我又更有自信,玩攀樹、潛水,也爬南橫,但玩來玩去,在滑翔翼上還是最自由的時候,我也有信心飛得比別人好。

羅崇浩和隊友報名Red Bull飛行大賽,這天在屏東河濱公園組裝飛行器,同時試飛自己的滑翔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