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3
2016.11.28 07:30

【金馬53之後】金馬獎是金雞百花獎嗎?14項所見

文:翁煌德 攝影:攝影組 

第53屆金馬獎告一段落,相比去年的理所當然,今年出乎意料甚多,一反媒體、影評人普遍的預測,事前最被看好的台灣電影《一路順風》和《再見瓦城》慘敗。許鞍華領銜的評審團,到底想藉由這個頒獎名單傳達什麼訊息呢?

以下點評14項個人對金馬獎的看法,前7項講星光大道至頒獎典禮的個人發現,後7項則針對得獎名單來論。

1.【逼許冠文講國語】

許冠文自嘲隔了38年才再入圍金馬獎,金馬獎非常難拿到。(金馬執委會提供)
許冠文自嘲隔了38年才再入圍金馬獎,金馬獎非常難拿到。(金馬執委會提供)

一段星光大道的插曲,《一路順風》主創團隊到場,主持人楊千霈談及許冠文曾在訪談中抱怨國語是罩門,隨即要求他現場秀一段,用國語說「交流道」。許冠文一次說不標準,另一位主持人辰亦儒竟加進來起鬨說「腳扭到?」更要求面有難色的許冠文再挑戰一次,讓許冠文當場臉臭掉。

頓時不知道這是金馬盛會還是國語正音比賽。許冠文接受媒體訪談時稱自己苦練國語等等,是一個作為演員的心得分享,也使得媒體有新聞點可切入。但是楊千霈和辰亦儒以金馬獎星光大道主持人的身分,去考許冠文國語發音?是什麼意思呢?許冠文母語是廣東話,而非國語,講不好國語天經地義,何況他在片中飾演的也是一個國語不標準的在台港人。為什麼反而來參加金馬獎卻要被要求講出標準的國語,講不好還得被嘲笑呢?

金馬獎自視海納百川,尊重各種語言的使用,端看本屆入圍作品,就能聽見更廣泛的語言使用,諸如馬來語、泰米爾語、泰語或雲南話等,兩年前讓永瀨正敏在台上用日語朗讀《KANO》入圍介紹的場景歷歷在目。今年卻鬧出這種逼入圍者講標準國語的笑話,令人汗顏。在奧斯卡獎的星光大道上,有哪一位非美國籍的入圍者會被主持人考英語發音呢?

2.【吳君如不認識林柏宏】

陳可辛與吳君如夫婦頒獎的橋段,玩了當年曾志偉撕信封的橋段,這倒是無傷大雅。只是當唱名最佳男配角一項時,台詞卻不是奠基在榮耀這群入圍者,而是奠基在吳君如認識不認識這些人。談到林雪、曾志偉,吳君如稱自己有合作過、很熟,談到林柏宏,就是一句「不認識」帶過。

贏得最佳男配角的林柏宏走向頒獎台,難掩激動。(金馬執委會提供)
贏得最佳男配角的林柏宏走向頒獎台,難掩激動。(金馬執委會提供)

如同許冠文的頒獎詞所言,38年來,他才終於再次迎來了金馬獎的入圍,金馬獎有多麼難。對這些入圍者,就不能夠多說幾句嗎?也如同馮小剛的有感而發,多麼希望金馬獎能肯定或創造一些明星,也能鼓勵讓觀眾更進戲院看電影。馮小剛一語道破了電影獎的本質,電影獎從來不該是曲高和寡的自娛自樂,它多少必須肩負者產業上的意義。有了金馬獎的加持,是足以讓一個默默無名的人從此光環加身,好比孔維一的童心謝詞最直率:「謝謝導演讓我成名。」

雖然並不看好林柏宏獲獎,但他登上頒獎台,還是令我感到欣喜的。因為這麼一個吳君如不認識的演員,其實電視機前多數不常關心本土電影的觀眾,也都對他不熟悉。所幸,他最後得以上台,爭取了一點向世人展現自己的機會。期待林柏宏能在金馬獎加身後,有更好的發展。而這些往後這些「大家不認識」的演員,能得到更多的尊重。

吳君如與陳可辛在致詞中凸顯台灣陸片放映配額的問題。(金馬執委會提供)
吳君如與陳可辛在致詞中凸顯台灣陸片放映配額的問題。(金馬執委會提供)

不過這對組合倒值得一讚的是,他們談到了台灣的陸片配額制度的問題,提及該片如果未能獲得最佳導演或最佳劇情片獎,將不得免抽籤在台上映。這個一般觀眾不熟悉的爭議制度,藉由大明星和大導在頒獎台上提及,也許能引起更多關注與討論。

金馬獎將於12月在台北、台中、高雄短暫巡演得獎作品,是值得肯定的舉措,但真正痛快的作法,還是直接開放更多大陸得獎片得以直接在台上映,讓國人知道我們是「怎麼輸的」、「距離人家多遠」,期盼政府部會能對現行規範再進行檢討。

3.【綜藝魂上身的陶晶瑩】

事前聽到陶晶瑩將接手金馬獎主持,覺得挺憂心,看完典禮,證明當初的直覺是正確的。陶晶瑩的主持,雖沒有犯下什麼嚴重過失(較為嚴重的只有一個),卻也沒什麼亮點。開場秀她以一一點名的方式,介紹部分入圍者,這是奧斯卡獎長年下來使用的開場方式。只可惜介紹一輪下來,卻顯得無趣也無記憶點。不過這也絕對強過去年黃子佼與林志玲的「讀簡嫚書」和「寫白只」。

陶晶瑩要納豆上台搬道具,不夠尊重他以演技入圍的努力。
陶晶瑩要納豆上台搬道具,不夠尊重他以演技入圍的努力。

如果維持一貫平平水準倒還好,但後來綜藝魂上身,仍出現不妥之舉。例如,以主持人大姐大的姿態叫入圍者納豆上台搬東西的橋段(支開納豆訪問許冠文),估計兩人事前應有套好,但再怎麼說,今年納豆已不再是她《大學生了沒》的跟班,身分改變了,她卻搞一個「使喚納豆」的橋段,合適嗎?對好不容易靠表演熬出頭的納豆而言是不是一種不尊重?

更慘烈的,則是後續稱納豆是武大郎,上去跟范冰冰硬湊對的橋段,更讓人白眼。納豆好端端的一個入圍者,卻被當作一個冷場笑柄來用,哀傷。

此外,作為典禮主持人,適時填補空白的控場工作是至關重要的,而這也理應是陶晶瑩的專業。但是在張大磊以《八月》榮獲最佳劇情片獎的致詞,出現數度掌聲後卻無人填補的空場,導致張大磊和其父親的致詞顯得沒完沒了,主持人簡直失效。

方才提到較為嚴重的過失,是在林柏宏獲獎後,陶晶瑩在觀眾席上請評審團成員起立接受歡呼時,補了一句:「來,剛才男配角就是他們評的……」讓許鞍華當場尷尬笑。這等於以主持人的身分承認這項獎的得主不符合多數人的期望,也讓評審團頓時產生騎虎難下之感,實在不妥當。

雖對陶晶瑩多有批評,但整體而言,並不至於太差,沒有讓金馬獎下降得更低的層次。我指的是愛的抱抱。

4.【同婚議題與緬甸戰亂】

張孝全(左)與鳳小岳兩個「男朋友」一起頒獎,表達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場。
張孝全(左)與鳳小岳兩個「男朋友」一起頒獎,表達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場。

講述同志議題的《日常對話》錯失最佳紀錄片固然可惜,但相關的議題卻在典禮被提及或暗示不止一次。鴻鴻以《日曜日式散步者》上台領獎時,明確聲援了同志婚姻平權,更妙的是,張孝全和鳳小岳以《女朋友。男朋友》的「男朋友」身分合體時,說到了:「兩個男朋友也很好。」幾乎可視為挺同婚的明證。

而在以往,領獎人和頒獎人致詞時融合社會議題都不是太多見的事,因此格外令人欣喜。林強上台領獎時,也提及了緬甸戰亂之事。這說明了金馬獎典禮的格局真確的拓寬了,今年的插科打諢橋段,明顯少過去年。

5.【乾瞪眼的侯孝賢與茱麗葉畢諾許】

通常頒獎組合的挑選上,若有一位不諳國語的國際影人,理想的配置是安排一位懂外語的嘉賓一起頒獎,今年的宋承憲、林依晨就是一例。但典禮末段卻出現了侯孝賢與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的神搭配。如同侯孝賢所說,他們之前的合作也是不需要翻譯的,靠著心領神會。

心想大概也是如此,金馬獎認為兩人應有默契,就索性安排兩人送作堆。無奈實際效果雖不至於太冷場,但卻是明顯混亂的,尤其當茱麗葉畢諾許大聲呼叫她的翻譯一段,實在令人為之汗顏。

6.【四場表演,兩樣情】

我要收回我在最初入圍名單出爐時對「南征北戰」的批評,當初我並不認為《薩瓦迪卡》值得獲得提名。但是隨著頒獎典禮的表演脈絡看下來,回顧了四首入圍歌曲,便認為基調歡鬧活潑的《薩瓦迪卡》的確有其價值。而「南征北戰」上場帶動的表演,也確實為頒獎典禮掀起了一波高潮。

而與《薩瓦迪卡》這般如此歡樂的歌曲調性呈現極端的,則是由另外一位入圍者季小薇獻唱的〈Arena Cahaya〉,歌曲實在優美動聽,接在嗓音完全出錯的孫燕姿之後,更是宛如天籟之音,救了金馬獎。同樣的,奧斯卡獎級的李玟也獻上了極為高水準的組曲演唱,將金馬獎應聲拉上了一個層次。唯有意見的是,為何挑選的歌曲中會有些與金馬獎毫不相關的歌曲呢?

7.【馮小剛的神調度】

以《我不是潘金蓮》榮獲最佳導演的馮小剛在金馬獎之夜展現了他出色的導戲功力,倒不是他現場真的拍了部電影。而是在揭曉最佳女主角得主之時,他刻意先宣布得主是周冬雨,待周冬雨狂歡之後,再宣布得主還有一位馬思純,又是一陣狂喜,連觀者如我都忍不住振臂狂歡。攝影師捕捉到了那戲劇化的揭曉過程。

以往的雙黃蛋,頒獎人多半會先說:「信上有兩個名字。」的確顯然太無趣了,如果馮小剛這麼說,結果就沒有懸念了。如此慢一拍的揭曉策略,創造了兩次狂喜,相信是本屆金馬獎將來最值得永為留念的一刻。

馬思純得知與周冬雨並列最佳女主角,興奮又驚訝全寫在臉上。(金馬執委會提供)
馬思純得知與周冬雨並列最佳女主角,興奮又驚訝全寫在臉上。(金馬執委會提供)

8.【金馬獎是金雞百花獎嗎?】

「看今年的金馬獎,好像是在看金雞百花獎。」讀到網友的這個簡評,我想問:「您看過金雞百花獎嗎?」翻開今年金馬獎的入圍名單,我們能清楚見到,許多入圍作品,是不見容於對岸的。在金馬之夜,大陸流亡導演執導的香港短片《九月二十八日.晴》獲得了最佳劇情短片的肯定,本片表面上聚焦老人安養,其實卻是以香港雨傘革命為背景。最佳紀錄片獎,則頒給了全日語發音的《日曜日式散步者》,前年大陸官方才以《KANO》「媚日」為理由封殺金馬獎。

今年金馬獎,確實是大陸電影大獲全勝的一年,一共拿下最佳劇情片等十一項,遠甩過台灣的五項,可以理解綠媒將會如何修理金馬獎,也不能預料會有多少網友出聲批評金馬獎是「中國統戰陰謀」。但如果願願細細去理解,將會發現今年金馬獎獲得肯定的作品,像是各獲兩項獎的《八月》、《不成問題的問題》和《長江圖》都是生存艱難的大陸獨立製作,哪怕是《我不是潘金蓮》、《七月與安生》或《唐人街探案》等較大成本的製作,也非所謂的主旋律電影(為共產黨喉舌的電影)。

我們能透過金馬獎,看到大陸電影「有條件之下」的兼容並蓄,有愜意小品,有艱澀詩篇,有諷刺時政之作,有青春愛情殘酷成長電影,更有歡樂玩鬧的喜劇偵探電影。反觀,早已免去審查制度所苦的台灣電影應該是更完全的兼容並蓄,也許確實是,但具體品質能端得上檯面,與大陸、香港一較高下的電影,又有多少部呢?

再說,觀眾票選最佳影片其實也為台灣慘輸的結果做出了背書。今年在台北、新竹與台南舉辦的觀眾票選場,影迷得以在影展安排之下,看過五部最佳劇情片作品入圍作品之後,選出自己的最愛。必須知道,過去十年,台灣電影拿了六座票選獎。然而,今年最終獲獎的作品是大陸電影《我不是潘金蓮》。連自家人都不好意思挺國片。就片論片,台灣電影今年確實不如人。

9.【香港電影的本分】

馮小剛以《我不是潘金蓮》榮獲最佳導演獎,上台第一句話是:「我可以講廣東話嗎?我國語不太好。」惹來台下一片笑聲。馮小剛這句雖是笑言,卻也為頒獎典禮下了一個階段性的註解。今年的確不同以往,聽到廣東話的機會多了,香港電影獲取了出奇好的成績。《樹大招風》和《一念無明》分別獲取兩項肯定,比起去年幾乎靠《踏血尋梅》獨撐的局勢好上太多。

曾志偉將最佳新導演獎頒給《一念無名》的27歲導演黃進,曾志偉無償演出這部成本200萬港幣的電影。
曾志偉將最佳新導演獎頒給《一念無名》的27歲導演黃進,曾志偉無償演出這部成本200萬港幣的電影。

香港電影今年到底主力關注的是什麼?其實《樹大招風》和《一念無明》恰好是兩個極端,前者是香港賊王列傳,典型的犯罪類型商業片;後者則是關注底層精神病患的處境。即便像是《樹大招風》這樣傳統印象上的商業製作,編導卻在其中置入了香港移交主權的背景,借古喻今,來吐露香港人面臨時代更迭後的心境轉變。此外,深入探討或提及雨傘革命的香港入圍作品則有《9月28日.晴》、《亂世備忘》與《點五步》。上述提到的電影,估計除了《一念無明》都不能在大陸上映,在近年向「錢」看,粗製濫造的中港合拍片席捲之下,卻仍有香港電影人未忘「本分」。

反觀,上述提到「更自由」的台灣電影,今年有多少電影切合在時代的脈絡上,反映當下台灣人的處境?政治上附屬中共的香港敢拍雨傘革命,台灣人怎麼就沒有幾部像樣的電影敢談太陽花學運?當我去年看到《太陽的孩子》中,飾演記者的阿洛.卡力亭.巴奇辣在學運現場採訪的戲,原以為隔年將會是更多社會議題爆發的一年。實際上卻沒有。有了自由,反而有些事反而不敢、不願意講了。這點,我必須向香港電影致敬。

2011年,劉德華第二次獲頒影帝時,在台上對著全場觀眾說:「曾看過台灣電影最低迷的時候,現在也是香港電影最低迷的時候,希望我們這群人能夠撐過去,跑到跟你們同樣的目標,謝謝。」才不過五年,香港電影便宣告復甦。

10.【新導演爆發的一年】

誠如評審團主席許鞍華提到的評選感言所提及,今年的關鍵字是「新導演」,有太多導演獻上了他們的首部或第二部劇情長片。大陸有張大磊、梅峰、梁旋、張春、劉雨霖;香港有黃進、陳志發、袁劍偉、曾國祥、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台灣有吳子雲、程偉豪、朱賢哲、陳潔瑤、崔震東、吳中天、郭承衢。各自獻上的作品水準雖不盡一致,但仍彰顯了影壇新生代接班的強烈氣氛。

第53屆金馬獎最佳影片頒給《八月》,導演張大磊原本對得獎不敢抱期待。(金馬執委會提供)
第53屆金馬獎最佳影片頒給《八月》,導演張大磊原本對得獎不敢抱期待。(金馬執委會提供)

來自大陸的張大磊以處女作《八月》獲得最佳劇情片,以一個新導演的身分獲得首獎,這是「爸媽不在家」式的勝利(當年名不見經傳的新導演陳哲藝一口氣擊敗了王家衛、賈樟柯、杜琪峯與蔡明亮掄元)。來自香港的黃進則以《一念無名》擊敗了入圍最佳劇情片的《八月》和《樹大招風》,獲得最佳新導演獎。由三位香港導演合導的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樹大招風》和梅峰執導的《不成問題的問題》都各別拿下兩項獎。

最後也別忘了,曾經以《戀人絮語》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香港導演曾國祥,以一部由大陸、台灣演員攜手演出的大陸電影《七月與安生》榮獲最佳導演獎提名。論實力,曾國祥是不是足以提名最佳導演,尚有爭議,姑且可把他的入圍視為金馬獎的嫡傳意義。但無論如何,這部典型的合拍片,的確顯出卓然不群的素質,在曾國祥的執導之下,兩位女主角周冬雨、馬思純,也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的肯定。

反觀,再反觀,台灣導演面臨的卻是幾乎全軍覆沒的窘境,唯吳子雲執導的《六弄咖啡館》在一片爭議性下拿了一座男配角獎。筆者在入圍名單揭曉之前,尚未看過所有入圍作品,對台灣電影入圍之數量感到欣喜,直到金馬前一夜看完最後一部入圍作《白蟻》後,才明瞭這分名單終究只是一顆巨大的泡沫,本地保護主義太過於明顯,值得被肯定的作品反而遭到排擠。《白蟻》片末,鍾瑤慟哭的長鏡頭,彷彿暗示了今年金馬獎台灣電影的命運。

我認為,今年評審結果「大致上」是公正的,這分保護主義顯然沒有延伸到最後的得獎結果。而這項由香港名導許鞍華領銜背書的結果,相當值得台灣影人深思。

11.【評審團公正?分獎?】

第53屆金馬獎評審團主席許鞍華(中),與李心潔(右)、陳建斌兩位評審一起走紅毯。(金馬執委會提供)
第53屆金馬獎評審團主席許鞍華(中),與李心潔(右)、陳建斌兩位評審一起走紅毯。(金馬執委會提供)

當林柏宏以《六弄咖啡館》榮獲最佳男配角肯定之時,筆者的臉書充斥崩潰聲浪。其實深有同感,在此之前,連我在內的多數看過入圍作品的影迷,都一致認為《一念無明》的曾志偉這下是沒有輸的道理。在劇中的天台一景,曾志偉面對罹患精神病的兒子再三指責,情緒潰堤,堪稱教科書級的演技典範。

在表演難度上,曾志偉理應領先其他入圍者,最後殺出重圍的卻是林柏宏(連入圍介紹所搭配的片段都不太有說服力)。這無疑成了本屆金馬獎最大冷門。雖網上迅速傳來所謂陳建斌力保林柏宏的說法,但個人仍認為這項結果有明顯的分獎嫌疑。

首先是金燕玲以《一念無明》獲得女配角獎,接著曾志偉空手而歸,再來就是黃進拿下最佳新導演。要知道,自從金馬獎開設新導演獎一項以來,皆是由有入圍最佳劇情片的作品獲獎。既然一部作品可以好到能問鼎首獎,那拿到新導演,又有何困難?

今年共有《樹大招風》和《八月》兩片入圍新導演,原以為是二挑一,最後殺出來的卻是《一念無明》。頓時之間,明白了什麼。待馮小剛在最佳導演獎以《我不是潘金蓮》勝出時,心裡便料定首獎肯定是《八月》拿下,最終也不出所料。非常巧合的,今年沒有一部影片獲得超過兩個獎,五部片獲兩獎,十部片獲一獎,可以解釋成本屆電影水準相去不遠,也能解釋成評審特別「公平」。

12.【范偉勝出是冷?】

正如同許冠文受訪時自嘲,連川普都能當上美國總統,英國都會脫歐,呼聲最高未必會獲獎。也果真如他所言,他在廣受看好之下失利。苦學雲南話,改頭換面而備受肯定的柯震東也落馬。勝出的是大陸的硬底子資深演員范偉。

如同筆者所寫的獎前預測,范偉即便勝出,也不會是冷門。他在《不成問題的問題》中飾演左右逢源的丁主任,極富匠氣的劇場式表演,其實是呈現角色虛偽本質的策略。這樣的演出,自然對他不利,因為評審團成員的觀影數量也是有限的,有多少人知道正常發揮的范偉是什麼面貌?他在《不成問題的問題》中,到底有多少「演」的成分?

但偏偏今年金馬獎又堪稱是范偉的一年,他以配角身分參演的《一句頂一萬句》和《我不是潘金蓮》都獲得了金馬獎提名,所有評審得以欣賞三個不同面向的范偉,進而看見范偉演技的深度與廣度。說到這,許多人會批評,不是就戲論戲嗎?關另兩部戲啥事?何必一概而論。

但電影獎的現實就是如此,評審往往會融合自己過去的觀影經驗來對角色作出評比,例如評審心中都會有一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柯震東,演技的「進步」,是會隱約被納入考量的,只差有沒有公開講而已。同理,去年呂雪鳳是單憑《醉.生夢死》就拿到最佳女配角嗎?名義上當然是,但誰敢說評審看到《孝悌兒童》中溫良慈祥的呂雪鳳,沒有驚呼:「這是同一個呂雪鳳嗎?」

13.【《再見瓦城》無冕】

在頒獎典禮前夕,《再見瓦城》領受了會外獎伯爵年度優秀獎。筆者一度覺得,怎麼不把這樣的獎拿去給《只要我長大》,就這樣給了有望奪下大獎的《再見瓦城》,總覺得有點可惜。沒想到金馬獎當夜,卻是幾乎與《再見瓦城》無關的夜晚,唯與該片有關的段落,就是趙德胤上台領取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如此而已。

攤開入圍名單,也許不是《再見瓦城》表現不好,而是它總是位在第二或第三,成為遺珠。(岸上影像提供)
攤開入圍名單,也許不是《再見瓦城》表現不好,而是它總是位在第二或第三,成為遺珠。(岸上影像提供)

《再見瓦城》有那麼差嗎?如果評審團真有分獎打算,難道一項獎都不願意分給《再見瓦城》?攤開入圍名單,大致可以發現癥結點。也許不是《再見瓦城》不好,而是它總是位在第二或第三,最佳導演遇上馮小剛,最佳男主角遇上許冠文和范偉,最佳女主角遇上七月與安生,最佳原著劇本遇上《樹大招風》。在沒有一個單項獎的肯定之下,空降最佳劇情片也說不過去。

美術設計獎遇上了《一路順風》,有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概念,因為最後《一路順風》也就一獎作收。這麼看下來,我又得佩服本屆評審團的公正性,他們顯然知道台灣電影慘況,卻也不願意拉掉馮小剛、周冬雨、馬思純,而是真切的將獎授予合適的人選。如果說唯一敗筆是林柏宏的話……至少是林柏宏,得獎者總不會是納豆吧。

14.【結語】

整體看下來,第53屆金馬獎確實是小年。小年是指,獲得最大獎的片很「小」,也不見什麼無可挑剔的大師之作。今屆金馬獎,除了《長江圖》之外,也沒有一部作品能入選歐洲三大影展的正式競賽。

但誠如榮獲終身成就獎的張永祥老師貴言:「金馬獎53年,卻比以前年輕了。金馬這匹馬,年輕了。」估計張老師是指典禮的氛圍,但卻也不小心為本屆金馬獎意外做了一個完美而貼切的總結。今年的金馬獎,確實年輕了,許多新導演如黃進、曾國祥展露了頭角,年輕演員周冬雨、馬思純、林柏宏和孔維一都獲得演員獎加持,最佳原著劇本獎更是肯定了三位香港新銳編劇龍文康、伍奇偉、麥天樞。成家班出身的伍剛上台領獎時,也不忘提及自己對師父成龍的感念,給人看見的是一種薪火相傳的氣息。

在今年這個年輕的金馬獎,我們看到了主辦單位為幕後工作人員如燈光師、場務、化妝師等職位所製作的訪問,禮讚了這群背後默默耕耘的電影工作者,這是典禮的亮點所在。在張永祥老師的年代,即他所說的黃金年代,連編劇在內,很少有幕後電影工作者受到與明星一樣的重視。然而在我們這個年輕的世代,所有人都有公平的機會參與獎項的競逐,不論國籍、語言、人種,也沒有任何黨國審查限制。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曾與金馬獎有心結的馮小剛,上台領獎時,特別強調了一句:「感謝金馬獎的胸懷。」是的,作為一位挑三揀四的觀眾,我也必須由衷感謝金馬獎。金馬獎的堅持,絕對是我們台灣的驕傲。金馬獎,絕對不是金雞百花獎。然後,相信今年台灣電影的失敗,只是明年金馬戲劇化大勝前的蘊釀,各位台灣電影人,共勉之。

翁煌德

  • FB粉絲專頁:無影無蹤
  • 翁煌德:自由工作者,主力策展、影評撰寫、影人專訪,設有粉絲專頁「無影無蹤」。另於《放映週報》《人本教育札記》刊登作品。

更新時間|2016.12.27 09: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