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游琁如    攝影|葉琳喬

澳門的永樂大戲院,是澳門歷史最悠久的老戲院。老澳門人說到看電影,總第一個提起它,再說起大會堂,最後才說到近年才成立的銀河娛樂中心裡頭的新式電影院。

說起來也奇妙,說到澳門旅遊,很少人提起在澳門看戲,好似這塊臨海而居的小片土地,一切居民生活隨著賭場起落,過往繁華並未進入遊客眼中。但若想停下腳步看看澳門,永樂大戲院也許可以當成一個起頭,入內看一場戲,就當看一場澳門的戲院史。

老澳門人說,澳門的老戲院沒落是有原因的,也許是老派戲院的設備不似新戲院影廳華麗,也許是澳門這歪歪斜斜的小路,影響了人群進入「永樂大戲院」的興致。

我與攝影在一個傍晚,匆匆前往永樂大戲院,在街頭找了半天角度,才好不容易找到一處,可將斜角的馬路與戲院外觀一次放入鏡頭裡。是否真的是因為這道路的狹窄影響了戲院的繁盛?自然是不可知的,我倒覺得這「大戲院」塞在一條小小窄窄的馬路,反倒顯得柳暗花明又一村,讓整個街區鮮活起來。

永樂大戲院,藏在澳門的小巷道裡頭。
永樂大戲院,藏在澳門的小巷道裡頭。

「永樂大戲院」既然是老派戲院,那肯定有些新戲院沒有的東西。舉例來說,售票的老窗口,就還是古早古早的那種老式檯面,用壓克力板隔住內外。座位也還是手繪,在紙上方格塗了顏色就當作劃好位子了。戲院大廳的另一頭,還有一座早就不堪使用的體重機,艷紅的顏色奪人目光,老派戲院,總是有些老東西令人玩味。

戲院劃位櫃台,也還保留老式模樣。
戲院劃位櫃台,也還保留老式模樣。
這兒還使用手繪劃位。
這兒還使用手繪劃位。
老式的體重機,早已經不能使用了。
老式的體重機,早已經不能使用了。
我在戲院的觀眾席上,找到了卓小姐。
我在戲院的觀眾席上,找到了卓小姐。

我在戲院裏頭的紅皮椅子上,找到了卓小姐,永樂大戲院的傳奇人物。自17歲那年開始在戲院工作,一晃眼已經63歲,「這45年來我都在這間戲院囉!」卓小姐操著一口廣東口音,笑笑對我說,她從帶位員開始做起的戲院人生,售票、管理舞台演出,一路到業務,「做清潔工作的時候,我也住在過機房唷,但現在時代不同了,戲院已經不是以前的戲院了。」她的口氣帶著微微惋惜。

永樂大戲院過去僅有一個戲廳,播放當年最紅火的電影演出。過程中經過幾次裝修,最後一次裝修在2003年,將原本的戲院一分為二,一廳改為演出澳門戲曲,樓上二廳則播出二輪電影。全盛時期整個戲院有23名員工,現在員工多少人呢?「現在人少了,很少人想來戲院工作囉!」

隨著澳門賭場飯店興起,多數年輕人投入觀光產業,老派戲院的工作繁瑣,早已不入澳門年輕人的眼中。即便如此,永樂大戲院仍堅持在澳門這塊土地上站穩腳步,「近幾年不錯囉,開始有年輕人進來工作,都是30幾的年輕人。」卓小姐笑笑領我進二樓辦公室,說要再給我看一項戲院的寶藏。

舊時的老戲票,到現在仍保存著。
舊時的老戲票,到現在仍保存著。

卓小姐拿了把椅子,打開辦公室上層的櫃子,拿下A4大小的厚本子,放在桌上,攤開第一頁的時後,我看見本子上寫「永樂大戲院1952至2003」。「你看看這個,這是開張第一天的戲票。」我坐辦公室裡,背景音是老式冷氣壓縮機,轟隆隆聲響貫穿整個空間,樓下有人在唱戲,今天的戲是「追魚仙凡配」,鑼鼓敲打聲越過頭頂,眼前是50年來的戲票,從手寫到精美印刷,場場經典都在躍然於紙上。

跟著卓小姐的介紹,一路翻看戲票,她再領著我走向二樓的二輪影廳,剛好一場電影播畢,我們鑽過工作人員小道入內拍攝,再跟著穿越狹窄階梯到一樓戲院後台。

電影的播映間。
電影的播映間。
可透過小窗口,看見播映狀況。
可透過小窗口,看見播映狀況。
老式放映盤。
老式放映盤。

台前男女主角開始跟著樂音走位,布景也輪流於舞台上登場,台後梳化妝正進行。後台的一隅,有老師忙著摺金紙和祭祀時的燒肉雞魚,「6點多開始拜神,7點整正式開演。」兩個小時的導覽採訪,我在舞台與後台之間來往穿梭,從1952年穿越到2017年的時空現場,還真像看一場澳門的戲院史,繁華起落,全藏在這澳門小巷裡。

一樓的戲院舞台上,正在彩排晚間的演出。
一樓的戲院舞台上,正在彩排晚間的演出。
後台正在梳化妝。
後台正在梳化妝。
老師整理金紙,準備晚上的祭神,這也是澳門老戲院的傳統。
老師整理金紙,準備晚上的祭神,這也是澳門老戲院的傳統。
一場兩小時的採訪,是一趟老戲院的歷史之旅。
一場兩小時的採訪,是一趟老戲院的歷史之旅。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