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7.03.17 09:37

【馬欣專欄】台灣何時失去了製造「男神」的實力?

文|馬欣    圖片:東方IC 
《惡作劇之吻》2016推出新版,由李玉璽(右)和吳心緹(中)主演,讓許多觀眾再度溫習過去的《惡吻》。(Line TV提供)
《惡作劇之吻》2016推出新版,由李玉璽(右)和吳心緹(中)主演,讓許多觀眾再度溫習過去的《惡吻》。(Line TV提供)

當然,這很可能變成一篇緬懷文,台灣的「男神時代」過去是否就不可能再回來了?

《花樣少年少女》去香港宣傳,唐禹哲(中)與Ella(右)重演劇中擁抱畫面,吳尊(左)在旁邊做效果。
《花樣少年少女》去香港宣傳,唐禹哲(中)與Ella(右)重演劇中擁抱畫面,吳尊(左)在旁邊做效果。

如今講到「男神」,多半都會想到韓劇大量的歐巴或少數的歐美劇男主角,台灣這幾年冒出了很多曇花一現的女神或網紅,但在「男神」這塊早已失去了量產的能力,甚至我們也流失了製造有影響力、能夠創造集體回憶的男神,但我們曾經有過極盛期,亞洲市場也曾經對台灣偶像劇有一定信心,但為何至今崩盤了?

我們失去了為青少年造夢的能力。

曾經,台灣在2001到2008年時,創造了男神的極盛期,2005年,由鄭元暢、林依晨主演的《惡作劇之吻》風靡韓國與大陸,是柏原崇主演的版本外,各國翻拍六個版本中,最紅的版本,直琴CP當初橫掃國外與海外市場。

 2005年,由鄭元暢(左)、林依晨主演的《惡作劇之吻》風靡韓國與大陸。
2005年,由鄭元暢(左)、林依晨主演的《惡作劇之吻》風靡韓國與大陸。

最近因為《惡作劇之吻2016》版,許多觀眾再度溫習過去的《惡吻》,諷刺的是,發現近期的版本無法超越2005年外,無論在偶像劇重要的節奏掌握與配樂發酵上、以及男女演員的默契上,舊版都略勝一籌,甚至道具場景上,隔了整整11年,我們的進步並不大,甚至有退步的狀況。

2008年前,台劇還沒拍完,就會因為卡司而有海外訂單,七、八年級的海外觀眾,許多都是看台灣偶像劇長大,從《流星花園》開始,2003《薔薇之戀》Ella、黃志瑋、鄭元暢等人當時雖是新面孔,但開啟了精緻的偶像劇的可能性,也讓模特兒進入了演藝圈,這兩齣是台灣偶像劇紅進亞洲市場的開始,之後日本與韓國也相繼播出此劇,當時青少年們對台劇的造夢能力是有一定信心的。

無法提供男神演員轉型的機會

之後《薰衣草》《天國的嫁衣》《鬥魚》《惡魔在身邊》《惡作劇之吻》《命中注定我愛你》《海豚灣戀人》《花樣少年少女》等劇陸續在亞洲市場發威,台灣演藝圈因戲劇活絡起來,男神盛況更是一波皆一波,最鼎盛期,男神一字排開有鄭元暢、賀軍翔、郭品超、羅志祥、吳尊等,隨手發都是能接到海外訂單的牌度,當時至少能與21世紀初崛起的韓流(《藍色生死戀》《冬季戀歌》)產生起碼的平衡,但那時在製作細節上,就已看出成本的差距懸殊。

賀軍翔(右一)演出《惡魔在身邊》的髮型很有特色,年輕人爭相模仿。
賀軍翔(右一)演出《惡魔在身邊》的髮型很有特色,年輕人爭相模仿。

當然,之後就像你看到的那樣,除了《我可能不會愛上你》等口碑劇,到最近算抓回節奏的《如朕親臨》外,已經長達8年失去了國際市場的影響力,除了人才與小生都被大陸吸走大半外,我們無法提供男神演員轉型的機會,讓他們無從證明自己的實力,也沒能力製造新的男神,只會讓我們好不容易培植出來的知名演員不斷碰到年齡撞牆期,只好到海外求發展。

固然在大陸片酬高出幾倍、機會多些是原因,但在台灣苦等就是沒機會也是事實。

大S和周渝民曾合作台劇《戰神》。
大S和周渝民曾合作台劇《戰神》。

日韓男神發展路數多元

日韓的偶像演員有機會轉型,他們除了愛情戲,同時也有機會演警探或懸疑推理劇,甚或是演反派,韓國無論金秀賢、孔劉、李帝勳等人也能嘗試不同風格類型。我們這十年來,除了類型劇發展與他國相較起來慢半拍外,愛情劇的劇本到後期更陷入僵化,當各國已經不流行翻拍日本漫畫後,我們就出現了劇本荒,繞進了賣座公式的死胡同中,源自於產業上游的危機意識不夠,當《敗犬女王》賣座後,就一窩蜂拍都會愛情劇,少女偶像劇紅時,就一窩蜂地跟進,只有看到短期可以賣座的東西,就傾全力濫拍生產,將觀眾胃口弄壞為止,很少有戲劇題材多線發展的遠見。演員想證明實力就去演公視人間劇場或大愛電視,就是如此渾噩的十年,直到我們失去了半數以上的演員。

台灣花美男其實飽受歧視

郭品超曾以《鬥魚》紅透半邊天。
郭品超曾以《鬥魚》紅透半邊天。

此外,男神或奶油小生,在台灣比女神還難生存,除被人看為花瓶外,台灣戲劇導演有愛用的班底,寧可啟用新人或素人型演員,但對於偶像劇崛起的男演員而言,幾乎是沒機會轉型的。因此我們很少有香港如古天樂等,從言情戲劇成為重要中生代演員,我們的中生代演員是斷層的,除了吳慷仁可以遊走戲劇與電影外,台灣一旦當了「男神」或被扣上了花美男,幾乎是沒有別的機會。如之前炎亞綸直言拍戲的困境,即便出道這麼久了,除非自己發聲,不然沒人知道他們的困境,甚至有時是沒職業尊嚴可言的,炎亞綸在為自己發聲前,如何被網友猛攻、汪東城在一娛樂節目演奏吉他被轉傳成人身攻擊的笑料,但他也非在音樂競賽的舞台演出,只是一娛樂單元,就被譏笑了幾個月。像是見獵心喜一般,男演員在以外貌竄起時,就已經背負了另一種男女不平等的歧視。不像日韓,「男神」是有一定的位置的,至少不會被看輕,也有轉型活路可走。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曾經像奇蹟一樣的台灣男神風潮,固然消失在全球化競爭中,但也毀在他們一開始就被視為「賞味期很短的汰舊品」的台灣產業歧視中,演員固然要證明自己的實力,但只有我們的「男神之路」是被一再輕視的。

更新時間|2017.03.17 13:3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