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17.08.18 09:00

【鏡大咖】她是快樂的火山 歐陽娜娜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青春正好的歐陽娜娜說自己:「雖然可能做著心智成熟一點的人在做的事情,但是內心還是一個小孩。 」
青春正好的歐陽娜娜說自己:「雖然可能做著心智成熟一點的人在做的事情,但是內心還是一個小孩。 」

17歲的同齡少女都在做些什麼?若沒進入演藝圈,「可能我還是會像同年齡的人,想的事情、做的事情,都單純簡單,因為她們的世界就學校、班級。」

她形容自己是快樂的火山,把快樂這樣的屬性安在火山上。

大概歐陽娜娜也是把自己的某種心靈狀態視覺化,比演出一首古典樂曲還清楚簡白的。

其實火山之火是種釋放,其他的就繼續放在身體裡,成為靜靜伏動的熔岩。青春若是一間純真博物館,展覽的場域也形同另一個演奏舞台,其實快樂與爆發再怎麼舒展,對歐陽娜娜來說,都是有所收斂的。這一刻,她說她是快樂的火山,那同樣,也是難以被分類的青春。

半成熟老二 歐陽娜娜

2000年6月15日生。演員歐陽龍和傅娟的二女兒,6歲開始學大提琴,2013年赴美就讀柯蒂斯音樂學院,2015年自該校休學進入演藝圈。陸續演出《破風》《偷天賊中賊》等,接下來的新作有與成龍合作的《機器之血》。近期發行個人第二張演奏專輯《Cello Loves Disney》。

歐陽娜娜很自信,她可以就著服裝擺出誇張姿勢,沒要遮東遮西,不太給人添麻煩。純真,彷彿是撒上裝飾的西洋芹般,是點點而細碎加了上來,但之於17歲的她,卻又絕對少不了這一味。

即使它可能真的是裝飾音。光就外在,歐陽娜娜身上的青春自然怒開,是臉龐未褪的嬰兒肥猶然豐潤美好的時刻,看她穿上精品拍照,旁觀的我感受有點複雜,彷彿一邊正在感受世故波動的形貌,板塊正在擴張與變動。

「我小時候長得不是很好看,是經過青春期之後才改變。我在家裡也沒有那麼好看,是因為工作上有包裝,有化妝、有弄頭髮。」
「我小時候長得不是很好看,是經過青春期之後才改變。我在家裡也沒有那麼好看,是因為工作上有包裝,有化妝、有弄頭髮。」

 

三姊妹裡安靜照顧者

其實她的世故好似棉花糖一樣質地鬆盈,輕軟至完全不扎口。比如臨走前歐陽娜娜說:「要對我們好一點哦。」用上複數形,大概指的是她們一家子吧。我內心暗自承認,這製造棉花糖的手藝非常精巧。

歐陽家三姊妹,上有以200元聞名的姊姊歐陽妮妮,而7月底妹妹歐陽娣娣過13歲生日時,歐陽娜娜在微博上貼家人合照並寫下:「愛妳!乖乖長大!我會保護妳!」

歐陽龍與傅娟共有3個女兒,歐陽娜娜(左二)笑說,未來的男朋友,不一定要找爸爸那麼帥的。(東方IC)
歐陽龍與傅娟共有3個女兒,歐陽娜娜(左二)笑說,未來的男朋友,不一定要找爸爸那麼帥的。(東方IC)

身為老二是否叛逆?「我覺得老二比較乖,等於兩個麵包裡夾著火腿,火腿都是比較安靜的那一個。」「大姊跟小妹個性比較強勢,我會比較需要去照顧她們,姊姊、妹妹是隨時會爆發的火山,我就是寧靜的火山,過了半年、一年突然爆發一次,就收回來了。」

13歲時,歐陽娜娜到費城念柯蒂斯音樂學院。當時媽媽傅娟必須隨行當她監護人。(翻攝自歐陽娜娜臉書)
13歲時,歐陽娜娜到費城念柯蒂斯音樂學院。當時媽媽傅娟必須隨行當她監護人。(翻攝自歐陽娜娜臉書)

13歲時歐陽娜娜赴美國柯蒂斯音樂學院就讀,2年後休學進入演藝圈。有人批她入行是為了逃避念書,她若有所感笑了:「不當學生之後,發現當學生最不辛苦,要承受的東西真的很少。」

她保持自學,目前是和年紀一致的高二進度,安排時間練大提琴,和老師視訊上課,也因為拉琴,她手上不做指甲彩繪,按弦的左手指尖有一層繭。

「16歲時,還覺得,怎麼自己要面對這麼多大人所面對的事情。17歲時反而比較放鬆,想說,17歲不是要放鬆任性一點嗎?可以說是成年前的最後一年。」

真的放鬆嗎?看看歐陽娜娜的行程,有部新電影才殺青不久,她主演的電影《秘果》上月在中國上映,最近發行了第2張演奏專輯,接下來將舉辦多場巡迴演出。出道以來,她與劉德華、成龍、黃曉明、始源、彭于晏等人都合作過。「滿擔心自己,現在這麼愛工作,以後怎麼辦?」

 

太多想法做了不後悔

歐陽娜娜承認,自己當初休學,是選擇了現實,讓更多人可以聽到她的音樂。「但很多人覺得,我就是一味進到演藝圈,放棄了音樂。其實,很多時候沒有那麼一定。我自己是雙子座,我的想法比較跳,很多人覺得不正常,或很不正確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去證明我自己。」她是一個雙子座AB型,有太多分裂太多想法,難以決定之外,她更必須驗證。

大學想回到學校念書了,歐陽娜娜說,當然她也想談一場大學的戀愛。
大學想回到學校念書了,歐陽娜娜說,當然她也想談一場大學的戀愛。

在炙熱之地,萬物蒸騰,若要以手碰觸任何事物,大概都先得先估測熱度。但歐陽娜娜偏不,因為連燙手都是自己的選擇。

成熟到底是什麼?如果一個成人認為,他努力買了大電視、房子,甚或是休旅車,以及遵從內心的政治指向,就算是成熟了,那成熟的定義是否成為太過簡略的物質與真相。

17歲(再一次強調)的歐陽娜娜說:「我就算,做了什麼後悔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讓我自己覺得,為了這個決定而去後悔,後悔是一件很不必要的事情。」「那時候決定很多事情,我不一定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但我堅持去做,剛好身邊的人、家人都很支持我。」歐陽娜娜反而是那時才從人生稚氣的表面浮了起來。

歐陽娜娜從小活在舞台上,抗壓性本來就強,是因為演戲才懂情緒原來有萬端變化。
歐陽娜娜從小活在舞台上,抗壓性本來就強,是因為演戲才懂情緒原來有萬端變化。

「前幾年問我的夢想,我應該會說,要成為一個很厲害的大提琴家,或是一個很厲害的演員。」她遇過的批評當然不少,「現在,遇到的事情可能比較多。我就會想說,如果我能在一輩子的時間裡,都享受我正在做的事情,那就已經夠了。」

 

強大心臟要逃避懦弱

不是輕易就跳過了一整段人生,歐陽娜娜崩潰過。去年她巡演,每天都要飛一個城市做音樂會,最後一場在日本。「演奏會前一天晚上,我和鋼琴夥伴排練,下飛機時已晚上11、12點,半夜1、2點排練,他們講了什麼話,我就大哭了,一邊哭一邊排練,旁邊的人應該也看傻了,因為我很少哭。」

說話再開心,她聲線都是輕輕不張揚的,「重點是哭也不太能哭,因為哭浪費時間,就沒有時間排練。」「過兩天好了,又重新累積。寧靜的火山不是隨時爆發。但總有一天會爆發。」

當然比同齡人更早喝下那杯茶,茶中充滿了成人那種模糊、苦澀的味道。

因為行程滿滿,反而沒有雜念。「很多人說進了演藝圈會很浮躁,但拍戲時,反而會讓我知道需要靜下來。 」
因為行程滿滿,反而沒有雜念。「很多人說進了演藝圈會很浮躁,但拍戲時,反而會讓我知道需要靜下來。 」

導演連奕琦在與她拍完《秘果》後,說這女生正能量強大,跳水跳到臉發白了,哭戲、被呼巴掌都說過癮,歐陽娜娜大笑:「因為我是快樂的火山,這火山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很快樂的去迎接。」

「我自己是一個滿樂觀的人,像我碰到很多事情,很多人說妳怎麼這麼開心啊,覺得好像沒發生什麼事,是我家庭帶給我的。」「我的恐懼跟害怕很少讓人家看到,連我自己都駝鳥心態吧,覺得自己都不願意看到懦弱的那一面,我不是一味不讓別人看到,也不想讓我自己看到。」

「(入行後)有人就跟我說,什麼都不用去想,要讓觀眾喜歡妳去證明自己,那都是長時間的事情,所以妳首先要有一顆很強大的心臟去承受所有。」

屬於歐陽娜娜的觸發點都有點古怪。當年她因為看到電影《歌舞青春》裡的置物櫃,就想要去美國念書,「怎麼學校裡會有自己的置物櫃,是多好的事情!」日後,她想要回到校園念大學,有很大一個原因,竟然是因為她想要住宿舍。「我這幾年都住飯店,也沒有住家裡,當你要跟不知道是誰的人,住一間很小的宿舍,充滿期待!」

對她來說,生命大概就是那種畫在紙上,沒完沒了的迷宮,她永遠都在追索進入與離開的路徑,調皮說起,「我的個性,也不知道下一步會有什麼挑戰。」歐陽娜娜的無限挑戰,同樣也是沒完沒了。

場邊側記

歐陽娜娜正在減肥,便當打開全是水煮菜色。

我說吃是人生的快樂,她回道:「但是不可以啊!等到發現自己會吃胖時,覺得自己最青春的時期好像已經過了。」聽一個17歲的少女這樣說,情節多麼超現實。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妝髮:陳威翔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 GUCCI、RED VALENTINO場地提供:草泥咖啡

更新時間|2017.08.16 11:0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