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8 23:02

【鏡相人間】我不是怪物

台灣首位現身陰陽人丘愛芝專訪之二

文|陳昌遠    攝影|宋岱融    影音|管佈霖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丘愛芝說:「擁抱能感受到被接納,也讓大家知道,陰陽人跟一般人一樣,我們不是怪物。」
丘愛芝說:「擁抱能感受到被接納,也讓大家知道,陰陽人跟一般人一樣,我們不是怪物。」

他的臉孔漸漸像男生,女性的打扮在他身上產生違和感。讀國高中還有制服、裙子標示著他是一個女生,但上大學穿便服,就算留長髮,也會感受到旁人的疑惑眼光:「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丘愛芝說:「每天都要性別檢查,要經歷別人問你是男生還是女生,哥哥、弟弟、叔叔、阿姨我都被叫過,所以不太想出門,不太想跟別人眼神交會,這樣就不需要回答問題。」上廁所這件事也讓他緊張,因為:「不知道會冒犯了誰。」他曾經被當成男生,遭打掃阿姨趕出女廁。因為從小就被當成女孩教育,所以他不習慣去男廁,除非必要。

大學畢業後參加同志運動。(丘愛芝提供)
大學畢業後參加同志運動。(丘愛芝提供)

「我現在發明一個策略,去哪都先問人家廁所在哪,特別是問那種警察或執勤人員,他指男廁我就去男廁,指女廁我就去女廁。」他邊聊邊撫過自己的胸膛。「我是不穿胸罩的,胸部沒有發育,所以沒買過,我也不敢去賣胸罩的店,因為我不知道別人會把我看成男還是女,我怕被看成是變態。」那內褲呢?穿男性四角褲。

小時候的下體長什麼樣子?問題很隱私,但他沒避忌,戴上老花眼鏡,樣貌又更男人了一點,接著打開筆電中的一張圖片,那是藝術家的石膏創作:陰道之牆,翻模了上百位女性私處。他指著某一個說:「小時候是什麼樣子我沒有記憶,現在大概像這個,一條線,事實上,每個人的性器官都不一樣,很難說什麼才是真正的『正常』『標準』。」

他目前在樹德科大人類性學研究所攻讀博士,一個人住在學校附近。採訪這天,他特地換上有標語的T恤,上頭寫著:「擁抱陰陽人。」9年來,身為國際陰陽人網站中文版創辦人的他,持續為陰陽人發聲,在各種同志運動中舉牌,要讓社會知道,陰陽人也是人,也是一種性別,不是怪物。

進入他的房間,書櫃中都是關於性學、陰陽人的書籍。衣櫃裡大多是襯衫、T恤,他從大學後一直是中性穿著。「也不是要裝男生,而是要取得一個安全的空間,被看成男生也沒有關係,因為只要穿女裝,就容易引來異樣眼光。」

大學時期的丘愛芝(左),雖然留了一頭及腰的長髮,卻還是常被當成男生,被說長得像薛岳。(丘愛芝提供)
大學時期的丘愛芝(左),雖然留了一頭及腰的長髮,卻還是常被當成男生,被說長得像薛岳。(丘愛芝提供)

他這輩子最後一條裙子,是畢業後為了到法律事務所上班所買,只穿了一天。「我同事嫌我不夠女生,幫我化妝,結果化起來像人妖。」他笑著說。這也產生一個求職困擾:穿女裝像男扮女,而穿成男生,又因為身分證是女生,必須面對質疑。離職後,他乾脆以翻譯接案維生,省得面對這些困擾。

我們與他在百貨公司拍照,他說他不習慣這種地方,也不喜歡走進服飾店,性別符號像一根刺,碰見了就受傷。他身材嬌小,男生的衣服就算最小號,對他也太大,但買女生衣服,又面臨性別檢查,所以他總是買T恤,上頭有標語如:LOVE、LIFE、LIVE。他說:「我會一次買十件不同顏色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我覺得我內心,可以接受被指定為女孩。」丘愛芝說:「但身體是陰陽人,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他有顆少女心,訪談過程中始終擔心自己的樣貌沒梳理好,拍照時手放在微凸的肚子上,笑著說:「雖然我是陰陽人,但別把我拍得陰陽怪氣。」

更新時間|2017.11.09 09: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