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7.08.29 11:00

【丘愛芝番外篇】何謂陰陽人

文|陳昌遠    攝影|宋岱融    影音|管佈霖

丘愛芝說:「我是正牌的不男不女,在我眼中,這不是歧視用語,它就是一個形容,就是不是男,也不是女。我們的社會沒有看見我們這群人真正存在的可能,或是給予我們一個存在的空間,我覺得這很重要,因為我們也是一個人類,美麗人類的一部分,我們不是怪物。」

電影《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裡,飾演包龍星的周星馳,與飾演太監李公公的劉洵有著這樣的對白:

李公公:我不跟你作口舌之爭,趕快辦案。

包龍星:好呀。屁精。

李公公:你罵誰?

包龍星:誰搭腔,我就罵誰呀。

李公公:你這個小王八蛋,我不理你。

包龍星:你是陰陽人。

李公公:我去你媽的!我去你全家,去你的花開富貴。

包龍星:陰陽人爛屁股。

電影台詞用陰陽人一詞來咒罵,語氣戲謔,反映了一般人對於陰陽人3個字的想法。

陰陽人,英文是Intersex,又稱雙性人、間性人。在丘愛芝創辦的國際陰陽人組織Oii中文版網站中,有著明確的定義:

「陰陽人,是指生理性別無法明確歸類於男性或女性的人。一個陰陽人可能擁有雙性的特徵,或者缺乏被定義為某一性別所必須有的生理特徵。」

「陰陽人是天生的,源自於基因、染色體或賀爾蒙的變化。環境的影響如內分泌干擾也可能扮演導致某些陰陽人差異的角色。陰陽人不適用於刻意選擇改變自己生理特徵的人。」

「陰陽人占全球人口顯著比例,從1.9%(Anne Fausto-Sterling, sexologist, 2000)到4%(多項研究顯示)。」

丘愛芝的書櫃,除了性的相關書籍之外,也有大量關於陰陽人知識的書籍資料。
丘愛芝的書櫃,除了性的相關書籍之外,也有大量關於陰陽人知識的書籍資料。

訪談時,聊到這段電影對白,丘愛芝很驚訝,他幾乎不看電視,對於這段「鄉民們」朗朗上口、倒背如流的對白,並不知道。

丘愛芝說:「我是後來看報紙,找資料,才知道有這樣的名詞『陰陽人』,台灣的醫學也是使用這詞,陰陽人其實是華人很普遍的一個俗稱,對於所謂不男不女的一個稱呼。」

「這個詞也叫雌雄人,比較直白,也有用兩儀來形容,就是二儀子,這個二儀子,若知道是從陰陽來,就只是個形容,沒有罵人的意思,華人文化中很多地方用二儀子,台灣很多地方用半陰陽,其實沒有貶抑,只是使用的態度是貶抑的,這也讓很多陰陽人討厭這些詞,因為他們就被罵這些詞,有些大陸人很討厭二儀子,每個地方討厭的詞是不一樣的。」

苦笑了一下,丘愛芝說:「有一位媽媽就很害怕我,覺得我已經是陰陽人的代名詞了,她覺得這3個字太難聽了,一個是她還有舊時代的觀念,因果,過去做了壞事才會得了這樣的身體,她的長輩也是這樣講,所以她很痛苦,這個痛苦都是她自己在承擔,可見那個詞對某些人來說是多麼沉重的一個壓力。」

僅管會被誤解,但丘愛芝仍很堅定地說:「酷兒(queer)一詞原本也是貶抑的,後來才翻轉,我相信只要持續發聲,陰陽人也能夠翻轉,成為純粹的名詞。」

9年來,丘愛芝透過參加陰陽人國際論壇,推動陰陽人運動,造訪十多個國家,丘愛芝說:「每一位陰陽人都有不同的特色,以及議題。」圖為丘愛芝於舊金山與陰陽人David的合照。(丘愛芝提供)
9年來,丘愛芝透過參加陰陽人國際論壇,推動陰陽人運動,造訪十多個國家,丘愛芝說:「每一位陰陽人都有不同的特色,以及議題。」圖為丘愛芝於舊金山與陰陽人David的合照。(丘愛芝提供)
丘愛芝與已卸任的澳洲市長Tony Briffa的合照,Tony Briffa被認為是世界第一位公開現身的陰陽人市長(丘愛芝提供)
丘愛芝與已卸任的澳洲市長Tony Briffa的合照,Tony Briffa被認為是世界第一位公開現身的陰陽人市長(丘愛芝提供)

成長過程中,丘愛芝的父母從未對他提起陰陽人3個字。

「其實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台灣就有一個非常有名的運動員,就因為生理的狀況,而不能出席亞運,那這個事情全台灣都非常關注,她的名字叫做姚麗麗。在我出生那一年,這事情很大。」

姚麗麗是1960年代的田徑名將,多次全國冠軍,並打破全國紀錄,100公尺有11秒45的紀錄,1966年的中菲田徑對抗賽中,她參加女子400公尺接力以47秒7的成績,打破全國紀錄,並超越日本隊在1958年東京亞運創造的紀錄。同年,因亞運實施性別檢查,雙性的身體因此曝光,之後於台大醫院進行女性變性手術。

「而在我出生之前,台灣的第一例變性手術,也是一位陰陽人(謝尖順),這位陰陽人朋友跟我是同鄉,我的祖籍是廣東潮州,我相信我爸爸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事情,當時報紙報導,他因為肚子痛去看醫生被發現,醫生就很開心,因為難得有一個例子可以大顯身手,那是1953年的事情。1950年代開始,西方醫學用手術的方式來介入我們陰陽人的身體,來矯正我們的身體,因為他們相信,人,不是男就是女,陰陽人一定有個真正的性別才對。」

「那他們發現了這個人,因為他女性的部分比較多,所以就力勸他變成女的,可是,他只是去醫院看肚子痛,並不是想要變性,而且他還是一位軍人,35歲,做了很長時間的軍人,也習慣男性角色,雖然他發現自己有些異樣,可是他並沒有想過要當女生。」

「可是全國都非常興奮,過去陰陽人的名字都會被報導出來,大家力勸他一定要變成女生,變成你真正的性別,他本來反對,不願意,可是最後凹不過眾人,就答應了,讓我們台灣好像有一個超英趕美的變性手術的事實,為什麼呢?」

「因為前一年(1952年),一位變性人的新聞才報導出來,美國人,也是個大兵,叫做喬治 · 約根森,那很轟動,而台灣也有這樣的技術,所以他被變了,然後他所有手術經歷都被報導,歷經了5年,做了幾次手術,才做完,但是成功嗎?我後來看了醫學期刊的報導,這其實是一個失敗的手術,因為本人並不開心,他不願意被做這樣的改變。」

「我們過去醫學的看法,甚至大眾的看法,都覺得陰陽人一定有他真正的性別,一定要選擇男或女,但是不一定,你看第一例謝尖順的手術,他為什麼失敗,因為沒有考慮他心理認同,他已經認同做為一個男性角色生活了,可是醫生沒有注意這部分。」

丘愛芝說:「每個人出生,我們的性別是被指定的,我們的性別認同不一定會跟出生時的生理性別是一致的,所有的人都可能是不一致,而這個不一致過去都不被接受,所以就造成了我們的辛苦。」

「因為我們這樣的朋友,長大了以後,心理認同是什麼,你自己才知道,一定是自己知道,不可能是醫生知道,或你父母知道。」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