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3.12 23:03

他每次回家 小孩又長高10公分

【導演柯金源專訪三】

文|簡竹書    攝影|楊子磊    影音|許哲綱

他的大哥柯金發說,弟弟經常外出拍攝,「他太專注,常忘了打電話給太太報平安,像人家講的,出去像丟掉一樣,回家像撿到的,久了我弟媳就比較難諒解,2個人可能也個性不合。小孩小時候也跟他比較生疏。我們常勸他腳步放緩,但他很堅持。人生無法十全十美,他工作上全心投入,得到那麼好的成就,可是家庭的缺憾外人不知道。」

公民之力 抗衡政府

好友蕭榕也說,每次一有新聞,柯金源經常一離家就是十天半個月,「我都笑說他每次回家小孩又長高10公分。他太熱愛他的工作,有使命感。」

柯金源這樣看台灣的環境問題:「很大一部分跟政治有關,在大企業施壓下,立法就已經歪掉、走鐘,很寬鬆了,到了地方上執行時更慘,地方也有選舉壓力,需要樁腳。這是一個共利、共生的結構。」他說,唯一解方是公民力量,唯有夠多的公民站出來,才可能與財團、地方政治人物對抗。

人們破壞天然海岸的後果是得用更多消波塊與堤防,如今全台近6成海岸線已成水泥海岸。(柯金源提供)
人們破壞天然海岸的後果是得用更多消波塊與堤防,如今全台近6成海岸線已成水泥海岸。(柯金源提供)

最佳例子大概是他戲稱的「黃金海岸」了。他說,台灣高達近6成的海岸線,已從天然海岸變成水泥海岸,原因包括濱海工業區、遊樂設施或港口等建設,以及:「不管消波塊、堤防或其他建築物,都形成工程利益,由地方政治人物承包,以鞏固樁腳,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小型工程一再衍生。」

一旦破壞生態,消波塊就得越放越多,宛如癌細胞沿著海岸線蔓延全台,他說,這不僅是視覺美感的變化而已,對生態影響甚大,例如天然溼地可提供緩衝,即使海洋暴潮也不會直接侵襲陸地。

癌細胞還包括各種汙染。這天,柯金源在台中的演講,現場人潮爆滿。人們太苦惱空汙的問題。柯金源在台上嘆息:「30年前,我們想保住一整座森林、一座山脈,現在,很卑微的只想保住一口氣。」

每隔幾年存到一筆錢,柯金源會出國拍攝,從喜馬拉雅山、非洲拍攝到南極。(柯金源提供)
每隔幾年存到一筆錢,柯金源會出國拍攝,從喜馬拉雅山、非洲拍攝到南極。(柯金源提供)

但說著說著,最後他說,人們反空汙,其實是反自己的生活方式,「追求乾淨的空氣、水、土地,就要有所犧牲,這是價值觀的取捨。蓋水庫是因為水不夠用、設電廠是因電力不足。」有需求才有生產,生產帶來汙染,消費後留下垃圾。說到底,太多的浪費,大家都是共犯,我想起第一次採訪他,驚醒而汗顏,那天我買了幾罐瓶裝水,一罐要給柯金源,他婉謝,說自己有帶水。

 

發展經濟 留下惡果

他自掏腰包買的120本書,他說,在彰化的哥哥恰好認識一些中小企業主,已託哥哥贈書。「大企業不用講了,有些中小企業主破壞了環境、累積財富後就搬到乾淨的溫哥華、紐西蘭,把這個地方搞爛了就離開。」只是,那些工廠老闆看到書名恐怕也是挺尷尬,難為了他哥哥。

汙染到最後,是階級問題。「有財富,你可以搬到空氣很好的地方,買最好的有機食品,裝最好的空氣清淨機。沒錢的人只能買慣行農法(使用農藥化肥)的農作物,住在工業區旁邊,那裡房價最便宜。」

他說,自己這一代人享受了台灣經濟發展的果實,卻把惡果留給下一代,「我們這一代要努力修補,如果修不好,對不起下一代。」又嘆,這麼努力了,為何破壞環境之事仍一再上演,是否自己努力不夠?沮喪中帶著深深自責。或許,這才是他日日工作14個小時的原因,何止是他口中淡淡說的興趣而已。

柯金源小檔案
  • 出生:1962年
  • 學歷:彰化正德高中機械工程科畢
  • 經歷:財訊雜誌攝影記者,現職公視新聞部製作人、紀錄片導演
  • 著作:《我們的島-台灣30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 重要獲獎
    1. 1997年 金鐘獎-電視攝影獎
    2. 2005年 台北電影節-紀錄片首獎《獼猴列傳》、美國蒙大拿野生生物影展-最佳電視節目、最佳觀點獎《獼猴的戰爭與和平》
    3. 2007年 美國蒙大拿影展-電視節目最佳影片《產房》
    4. 2010年 金鐘獎-非戲劇類導演獎《森之歌》
    5. 2016年 金鐘獎-非戲劇類導演獎《海》、卓越新聞獎-新聞志業特殊貢獻獎
    6. 2018年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傑出貢獻獎

【柯導情報】更多柯金源導演介紹可關注中國信託 Home Run Taiwan官方網站 :https://goo.gl/VRFtiS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