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8.03.26 23:01

【宅男霸主番外篇】懦弱的選擇比輸還要可怕

文|陳昌遠    攝影|王漢順 楊子磊    影音|梁莉苓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陳威霖非常敬業,每次採訪都穿著所屬的閃電狼電競團隊T恤。
陳威霖非常敬業,每次採訪都穿著所屬的閃電狼電競團隊T恤。

2012年,當完兵的陳威霖,為了參加《爐石戰記》的比賽,開始積分對戰(天梯)的練習,打上了台灣區第1,輕易就成為頂尖玩家。

「最重要的是你的思考,思考不吃反應,不吃反應的狀況下,我發現我蠻適合這個遊戲。你只要對這個遊戲非常了解,就能打上去。」

他說得輕鬆,讓我不禁問:「可是很多人都說自己『運氣差』才打不上去耶?」他笑了一下,好像知道我挖坑讓他跳,眼睛瞇了起來:「如果爬不上去,就證明你真的玩得不好。」

對許多人來說,別說天梯第1,光是要成為高端玩家,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積分對戰的分數,直接反映玩家水準,往往也是職業電競團隊選才的依據。根據《爐石戰記》官方公佈的數據,能站上頂端的人數,不到0.5%。這也幾乎是所有競技電玩的常態分布。

對於網友給的傲慢大哥綽號,陳威霖說:「我覺得我是比較常講實話,又比人家強,就被說傲慢了。」
對於網友給的傲慢大哥綽號,陳威霖說:「我覺得我是比較常講實話,又比人家強,就被說傲慢了。」

近幾年,台灣電競選手屢獲世界冠軍,特別是《英雄聯盟》的TPA(台北暗殺星)奪冠,幾乎是所有年輕人的共同回憶。是否有受到衝擊?他思索了一下:「要說有什麼影響,我覺得沒有,但就是對他們奪冠這件事感到很開心。」

倒是哥哥陳威佑,有不一樣的解讀。哥哥說:「我們看到TPA奪冠時,都興奮到大吼大叫,隔天晚上家人一起吃飯,新聞播出時,爸媽誇說TPA很厲害,那時弟弟也跟著應和說:『對,真的很厲害。』他態度很不一樣,感覺那時他開始很認真在看待打電動這件事。」

對於陳威霖投入電競,媽媽說:「可能我的想法跟別人不一樣吧,我不覺得電玩有什麼不好,如果擔心電玩會影響小孩子,不如說家庭、教育、環境的影響會比較多吧。」媽媽回憶,陳威霖大三時,「我們聊天的時候,他突然說想進電玩這個行業,我那時也沒想到他會去當電競選手,只是想,如果他喜歡的話就去做。」

媽媽說:「我從小就給他一個想法,學校的事只要做好,其他我都不會管。他很聰明,回家都不念書的,一直到國三,我才看到他在念書,我那時很怕這個小孩太聰明會很驕傲,因為總有人比你更厲害,後來他去讀建中,才發現他不是很聰明的人。」

奪冠後,陳威霖在臉書上這麼形容2014年世界賽慘敗的悔恨:

「我大大的跌落了,比賽時被壓力打垮了。第1場儘管有打錯,也絕對是我那時候的實力了,但第2場我害怕失敗,在那個舞台上,我怯場了,我選擇了我打100次天梯都不會做1次的選擇,所以我哭了,從那次以後我就只剩下唯一的信念,懦弱的選擇比輸還要可怕的多。」

那段時間,他曾經低潮,萌生退意。「原本第1年結束前,考慮過不要繼續打了,因為沒打出成績,所以我第1、2個冠軍賽(2015年)蠻重要的,讓我確定繼續打下去,因為我覺得我夠強。」但之後,他沒機會重返世界賽,「就很掙扎、猶豫,因為第3年之後,我覺得要轉其他的工作很難。」陳威霖說。

今年1月,他參加世界巡迴賽的過程,一開始就落入敗部,又在5戰3勝的冠軍賽中先輸2場,讓我不禁問,是否有因為壓力,而想起2014年慘敗的自己?

「打爐石一定會承受很多次的輸,跟失敗,但是,輸跟失敗其實並沒有那麼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因為你自己的關係,因為你沒有好好掌握比賽而輸,會比較讓人感到悔恨。」

更新時間|2018.03.26 04:4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