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專欄
2018.03.30 09:00

【馬欣專欄】《一級玩家》 宅魯們一次跨世代最精彩的反撲

文|馬欣
史蒂芬史匹柏以《一級玩家》告訴了我們院線電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華納兄弟提供)
史蒂芬史匹柏以《一級玩家》告訴了我們院線電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華納兄弟提供)

史蒂芬史匹柏在各地戲院快岌岌可危時,告訴了我們院線電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以及它為何必須要被放在類似殿堂上的場地播放,而非在你家客廳就能實現的感動,你曾有多感動於《ET》,有多震撼於《侏儸紀公園》剛問世時,《一級玩家》就告訴觀眾請別背叛你當初的感動。

這部電影,集結了東西方的「宅」元素,不分世代地發揮了激勵的效果。20世紀時,「宅」還只是一種現象,以「宅魂」晉升到對某種事物執迷的熱情,或是想逃避,投給多數人一張反對票的消極心態。

但到了21世紀,科技將人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宅」起來,透過帳號,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人們無可避免愈來愈依靠那「登錄」後的分身,無論經濟,還是文化與精神層面,我們雖然也有人積極野營、爬山,但我們的整體經濟與文明都正前往那游標後面,真正的商機與「未來應許的美樂地」都被設定在螢幕後面,這是商人的計謀,也是我們無法回頭的未來。

《一級玩家》凸顯了「宅」本質上的熱血與反諷。(華納兄弟提供)
《一級玩家》凸顯了「宅」本質上的熱血與反諷。(華納兄弟提供)

 

歷代「宅魂」從消極的反抗轉為積極的熱血!

這是《一級玩家》的故事設定,充滿娛樂性,但不至於內涵蒼白,它兼顧了商業與寫實,故事內容絕對有可能發生,人們觀影時雖會驚呼連連,但你知道科技世界這樣發展下去,以後什麼都有可能,而令人痛快的是,在《一級玩家》中,透過設計「綠洲」這個全世界最多人參與的虛擬遊戲,讓原本消極反抗的「宅魂」跨時代接力做了一次最積極的反撲。

電影中有滿滿近一世紀宅魂滿載的創作,凸顯了「宅」本質上的熱血與反諷,如哥吉拉、鐵巨人、鬼娃恰吉、春麗、異形等,還是時不時竄出讓人熱血的跨時代金曲,如開場時點出電影主題的80名曲〈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由驚懼之淚樂團演唱),當時地球已被開發殆盡,人們改為爭相逐鹿網路上的權力,抑或是70年代年輕人最風行的〈Stayin Alive〉(出自經典片《周末狂熱》),這些配樂都不是隨便亂入,〈Stayin Alive〉正是表達當時藍領家庭年輕人沉悶沒出口的寫照。而預告主打的〈Take On Me〉的MV(由a-ha演唱)正巧妙地呼應了登錄帳號後想像中能更強大的自己。

《一級玩家》中都無綠地,只有破爛的拖車社區、寡頭企業與工業區。(華納兄弟提供)
《一級玩家》中都無綠地,只有破爛的拖車社區、寡頭企業與工業區。(華納兄弟提供)

  

從70年代接上近未來 每一代曾年輕的心被連接了!

當這些元素被巧妙串聯時,發生化學效應是讓你一口氣經歷了70年代到未來的年輕人抗爭與心情,你更能感動於未來年輕人即將在網路世界發難的決心,那份心情從你父兄到你下一代,紮紮實實地被傳遞了,每一代年輕人都有自己必須接棒的聖火,無論世道如何。這是史蒂芬史匹柏向來最厲害也最精準的,《一級玩家》集所有過去最強的娛樂元素,創作出一部未來的預言電影,狠打了人們這百年來的盲目,又不至文以載道,可怕的是它還夠好看。

這部電影的時空設定在空氣與水源早已被破壞(現在的確往這方向走去),這些天然資源被掠奪,人們更依賴那些寡頭企業,電影一開始男主角的台詞就說了:「這是一個人們早放棄懷疑,只考慮到如何存活的時代。」雖然設定在2045年,但一下子拉近了我們當代心情,電影中舉目所及都無綠地,只有破爛的拖車社區、寡頭企業與工業區,現實資源被少數人瓜分走了,人們無分老少只能逃往「綠洲」這遊戲中,以自己的分身過想過的日子,多數人都活在「開機」後,寄生在自己的分身裡,真實的另一個自己反顯得可有可無了。寡頭企業也利用這遊戲操控世界,勢力大到讓原本的國家早已是虛構的概念。

唯有良善的遊戲設計者,臨死前在遊戲中安排了「彩蛋」,如同亞瑟王的「石中劍」,克服難關得到了彩蛋才有可能對抗那些商業霸權體,看到這裡,你知道這故事運用了很多通俗的商業元素,與人們熟悉的故事鋪陳,讓多數觀眾能再度臣服於所謂電影的魔法裡,即使電影完畢,夢醒了,這份通俗也不白費,它警醒了人、同時關懷且提點著在潘朵拉盒子的最裡面,還有最後的希望存在。

多數人都活在「開機」後,寄生在自己的分身裡。(華納兄弟提供)
多數人都活在「開機」後,寄生在自己的分身裡。(華納兄弟提供)

 

電影再度施下魔法 人們不需要用腦才能愛它

這是史蒂芬史匹柏最厲害的部分,他不怕通俗,任何別人用到很舊的元素,他都可以在電影裡呈現出新生一樣閃閃發亮的光澤,如金剛與恐龍,招喚出來的不是觀眾的恐懼,而是電影曾對我們施的魔法。無論在怎樣的時代,電影都是最能安慰人的。看電影終究不是比腦力,而是用心在看的,史匹柏再度喚醒這份情懷。

他當年的《紫色姐妹花》《ET》,還是現在的《一級玩家》,這終於讓我們放棄了一大堆電影背後的推敲,事隔多年後,史匹柏讓電影以它純粹(且非大銀幕不可)的強度力量再度狠狠地擁抱我們一次。電影不需要被過度分析,也不是每個人都得從中得到什麼道理,而是它就是無可替代的安慰,史上最低門檻的接納,如果沒有了戲院,人不可能這樣被故事的巨大感給接納並且讓受傷靈魂被抱個滿懷。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史蒂芬史匹柏在各地戲院快岌岌可危時,告訴了我們院線電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以及它為何要被放在類似殿堂上的場地播放,而非在你家客廳就能實現的感動,你曾有多醉心於大銀幕中《ET》的最後一幕,《一級玩家》就告訴觀眾請不要背叛你曾有的感動。

更新時間|2018.03.30 13:5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