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18.05.28 18:59

【李家維番外篇】科學家鐵齒沒在怕 家中放600尊落難神像!

文|黃文鉅    攝影|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放了近600尊落難神明在家,李家維完全沒在怕,一方面純粹欣賞祂們的工藝美觀,另一方面探尋的民俗掌故。
放了近600尊落難神明在家,李家維完全沒在怕,一方面純粹欣賞祂們的工藝美觀,另一方面探尋的民俗掌故。

李家維的收藏千奇百怪,包山包海,多半是各種動植物標本、史前時代化石、出土文物。其中最詭異的,莫過於近600尊落難神像,觀音、媽祖到華陀、田都元帥、豬八戒等等應有盡有。多是半買半相送,沒做過退神儀式就被捧來,不怕卡到陰?他再度露出羅賓‧威廉斯式的優雅微笑,說自己百無禁忌,「祂們漂亮極了,有些是幾百年的藝術品,釉彩絕佳,另一方面是去了解神像背後的民俗典故。」

比如,台灣罕見宮廟供奉大太子和二太子,可他都有,連托塔天王都齊了,「我把他和三太子放遠一點,因為是仇人,見面會廝殺。」又比如,玄天上帝腳踩龜蛇二精,是因為成神過程,從一介屠夫開腸剖肚,肝變龜,腸成蛇,是必備裝飾。「你看上頭那一尊神格較高,有左右護法,底下這尊是少見的披頭散髮,代表祂正過渡成神,不同造型反映不同時代的塑像。」

「我比較喜歡的神像,有一位是孫思邈,他被人稱為藥神,生在隋代,長在唐代。3天前,我還特地把祂拿去學校裡頭做展示。跟醫藥界相關的還有岐伯聖尊,跟黃帝一起寫醫書的。另外還有一個華陀。保生大帝也是跟醫藥相關。怎麼去分辨呢?祂們共同的一個特徵,就是有一隻手藏在袖子裡頭,這就是了。」

接著他又帶領我們延伸思考,從外貌開始,探究廣澤尊王的服飾顏色有多重變化,而且都翹一隻腳。聊著聊著,彷若說書人,談起了民俗掌故:「台灣過去漳州跟泉州械鬥,漳州人拜的是開漳聖王,泉州人拜的是廣澤尊王,在宗教界裡頭,祂們是絕對不可能並肩坐在一起,可是來到這兒,我把祂們放到一起。」

「清水祖師的共同特徵是,把鞋子放在下頭,不穿鞋,臉部表情嘛,確實大多是比較嚴肅,嘴角下歪。但是你看,這一尊就沒有了,祂嘴角上揚。我再帶你看一個相對少見的神,這是梨園的祖師爺,田都元帥,踩著一隻狗,理論上應該是個蛙才對啦,但我不曉得為什麼刻成狗,後頭還有一隻鳥,臉上有隻螃蟹,這就是祂當年落難在稻田裡頭的時候,螃蟹吐泡泡救活祂的緣故。」

他滔滔不絕,伸手又指向一尊木雕水月觀音說道,按形製可推至宋朝,「我好奇古代如何組接神像,趁著端午假期很冷清的時候,抱去醫院做一個電腦斷層,清楚知道了每一塊木頭如何拼接在一起。有一些是後代修補,例如從這個腳板下頭,有2根30公分長的鐵釘,從下頭釘進去。在這個地方,也有一個很長的釘子,釘頭是平整的,代表是晚近補強的作法,你可以看到,祂眼睛炯炯有神,是用2個玻璃球做出來的。」

科學家的雙眼,一向企圖看穿事物表象,直刺內裡。講到神像鑲嵌的玻璃眼珠,他興致忽然來了:「那樣一個球體,怎麼樣塞到這麼窄的縫裡頭去呢?絕對是個挑戰。我不好毀了祂來看看怎麼放進去的,也因此,我毀了另一尊神像。你看,這也是漂亮神像,祂是一尊翹腳的思維菩薩,正在思考些什麼事情。我後來把祂臉上的漆給刮下來,發現眼皮上頭的木紋是連續的,所以從這個地方塞的玻璃球辦不到,不過打開了這個地方,就可以清楚看到這塊木紋是反方向,代表是貼回去的,所以早先一定是這邊開了一個大孔,把玻璃球先塞在右眼,再把左眼的玻璃球放回去,眼皮才蓋上。」

咳咳,聽完之後,我不禁對他充份掌握每尊神像的民俗典故佩服,接著又忍不住對他實事求是、剖析神像的科學精神目瞪口呆。鐵齒的科學家,腦袋果然只問真理,天不天譴壓根沒在怕的啊!

更新時間|2018.05.27 07: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