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
2018.06.15 07:00

【心內話】當我們以真情編織

文|簡竹書    攝影|林俊耀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紡織業被視為夕陽工業,陳良泉苦撐多年,這2年努力轉型,並開班傳授技藝。
紡織業被視為夕陽工業,陳良泉苦撐多年,這2年努力轉型,並開班傳授技藝。

聽說台灣人每1小時就丟掉400件衣服。記得我小時候的第一件新衣,是國中畢業要上台北時姑姑送的。我家務農,每次開學老師叫還沒繳學費的同學站起來,一定有我。國小畢業旅行去日月潭,同學借我30元,我才有錢去。

我穿著新衣服,上台北去毛衣廠當學徒,每天幫老闆打掃4層樓、洗衣服、洗車,2年後想離開,老闆不肯,我只好半夜打包行李偷跑,我們鄉下人憨憨,不知道可以光明正大離開,後來我在火車站睡2個晚上才找到工作。退伍後我創業,員工從2個慢慢增加到十幾個,我也買車、買房子。

後來台灣紡織廠陸續移到大陸,錢越來越難賺,921地震後工廠開始虧錢,SARS時更慘。我也去大陸看過環境,但要顧家庭、父母,離不開這裡;也想過收掉工廠,去服裝公司上班,可是怕那些老員工失業,只能去當清潔工。他們跟我很久了,有一個沒結婚的還跟我們一起住,把我女兒當自己的小孩,每個禮拜天都去市場買菜煮一整桌給我女兒帶便當,我太太要給她菜錢,她還不收。

針織廠的阿姨們與來上針織修補課的年輕人合照。(翻攝巧欣針織社臉書)
針織廠的阿姨們與來上針織修補課的年輕人合照。(翻攝巧欣針織社臉書)

我每天躺在床上2、3個小時都睡不著,很慌,最後實在撐不下去,只好找4個員工談,確定他們離開這裡都有事做,才請他們離開。工廠剩10個人,隔年才又賺一點錢,這樣撐幾年,又碰到金融風暴,最慘時我還拿老家的土地向銀行貸款。

紡織業很難做,但我慢慢摸索出頭緒,我們做針織,沒那麼快被新機器取代,這幾年我們還請了2個新員工,1個小兒麻痺,1個必須蹲著走路,但他們手很靈活,而且好認真。我們工廠小,大家很融洽,其他人還會幫他們2個蒸便當。

這些員工都有幾十年珍貴手藝,所以去年我女兒從英國讀書回來,幫我申請1個企畫案:織造未來,想把針織、修補的技術傳下去,我們對做衫很有感情,我1件衣服都穿10年以上,當年創業的手搖編織機都變骨董,還捨不得丟。

來的人好多,有男生想學織圍巾、送給女生告白,有人從台中、花蓮來,甚至有香港、日本遊客特地來學。我們員工很會教,後來學生來採訪,我才知道那位小兒麻痺的員工,她的願望是畫畫,還有老員工受邀去外面講課,有鐘點費的喔!

講起來是我對不起這些老員工,以前他們常加班,1個月有4萬元,現在剩2萬多,很感謝他們。還有那個住在我們家的,我女兒之前承諾會照顧她的晚年,聽說她最近在準備我女兒的結婚禮物,快2萬元的電子鍋,不知道什麼牌子這麼貴。

陳良泉,60歲,新北市,針織廠老闆。

更新時間|2018.06.08 16:2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