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昌遠    攝影|陳毅偉

出獄後5個月,嘸工作,也嘸錢,厝也被法拍,窮到剩10元,拉不下臉跟人討,也不想拖累大兒子,只好用鞋子接雨水,煮過期的泡麵吃。這時道上兄弟開賓士來找我,還提著100萬元,揪我一起做「事業」。誘惑很大,但我拒絕。我被關已經死了一個阿母,又讓兒子、女兒丟臉,再被關,大概就死在牢裡了。

記得阿母最後一次來探望我,她說:「江,你不要再喝酒了,要改。」唉,怎麼改呢?我30歲開藥品公司,月收入1、200萬元,員工十幾個,還當縣政府顧問,走到哪都有人認識我,很風光。每天上酒店應酬,曾經一晚花60萬元,加上賭大家樂,賺來的錢全都敗光光,後來犯《動物藥品管制法》,500多萬元的原料被查封銷毀,公司倒,我也倒了。

隔2年,我牽連毒品製造案,被判刑18個月。前妻跟我離婚,我下跪道歉也不接受,人生失敗,只好喝酒吞安眠藥自殺,幸好阿母發現,救了我。

我阿母其實是情婦,跟著我爸沒名分,為了不讓我自卑,她帶我上教會,我也在那時學會彈鋼琴、作曲。27歲,我愛上在樂器行當店員的前妻,想買鋼琴幫她做業績。那時一台車16萬元,鋼琴14.8萬元,阿母不但出錢,還陪我去買,要看看未來媳婦有多漂亮。

謝錦江說,媽媽心情不好時,就會到彰化王功海邊散心。(謝錦江提供)

阿母罹癌症,拖了10年狀況都不錯,每個月還來探我2次,沒想到過了1年,她昏迷病危。我戴著手銬腳鐐去醫院見她,阿母醒了,眼睛微微開,我趕緊講:「我再半年就出來了,會好好陪妳,妳撐住。」阿母聽了流眼淚,被我握著的手很溫熱。

3天後,阿母過世了。我在牢裡哭,牢友嫌吵,罵我:「哭三小,死老母了不起喔。」我只好棉被蓋著頭,忍著,這時腦海裡音符跑過,就寫成一首歌〈不敢哭出聲〉

我文筆不錯,母親節那天,監獄長官要我朗誦寫給媽媽的作文,我脫稿演出,唱了這首歌,唱完,台下的受刑人跟他們的媽媽都哭了。監獄為我出唱片,我成了第一位在監獄中出唱片的受刑人。

阿母走後,以她的名字買的車子已經壞了,捨不得丟。二兒子有憂鬱症,很想念阿嬤,但我不跟他聊,阿母的照片貼在牆上,我也不敢看,因為看了、聊了,會哭。

 

謝錦江,60歲,彰化縣,台灣愛的天使公益藝術團總召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