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人物
2018.10.05 09:00

【鏡大咖】把顧忌都推倒 尹馨

文|翁健偉    攝影|何姵嬅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嚴鎮坤 

訪問亮麗外表的女明星,最喜歡問她們有多著迷於表演。而每次她們也沒讓我失望,總是可以說出許多「為戲痴狂」的故事,光是腦海上演的一幕幕「美女為戲犧牲」的畫面,就覺得好有趣。

現在輪到了尹馨,只是看完公視《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劇集,滿腦子都是她在《茉莉的最後一天》扮演高學歷的虎媽,那個一開口就會傷人的強勢模樣。突然間,好期待被尹馨臭罵一頓,感覺很紓壓呢!

訪問開始前,把網友用劇照做的哏圖「妳要是去讀中文系的話,妳爸媽的臉就被妳丟光了」寄給了尹馨跟經紀人,他們看了都哈哈大笑。我猜大家都想不到,居然有一天在網路上流傳的不是尹馨的性感寫真,而是她扮演強勢虎媽的罵人哏圖。但是我好喜歡她罵人的樣子,這樣算有點變態嗎?「你說大家怎麼來評價我,在我『小時候』當然會影響很大。」附帶解釋一下,她口中的「小時候」,應該指的是大三那年出版寫真集的意思,「『小時候』在宿舍還會上PTT看別人怎麼講,太過分的我還會去追查這是哪個學校,想看這個人IP位址是從哪裡來的。」

尹馨在《茉莉的最後一天》飾演高中生的媽,給人強勢、咄咄逼人的形象,想要探究女兒自殺的真相。奇特的是,劇中出口傷人的台詞意外地成為網友的哏圖。(Netflix提供)
尹馨在《茉莉的最後一天》飾演高中生的媽,給人強勢、咄咄逼人的形象,想要探究女兒自殺的真相。奇特的是,劇中出口傷人的台詞意外地成為網友的哏圖。(Netflix提供)

 

無緣愛情戲 尹馨

1978年7月14日生,師大心理輔導系肄業。以《與男友的前女友密談》一劇奪下金鐘獎迷你劇集編劇獎,《回家的女人》獲得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獎,《川流之島》獲得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獎、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最新電影作品《小美》預計於11月上映。

隔離意見的歷練鐵布衫

是的,身為公眾人物,說不在意那些風風雨雨都是假的,但人生的歷練也終究讓她練就出一身的鐵布衫,把自己跟那些外面的意見隔絕起來。就像是她剛出道時,大家都覺得她一言一行非常離經叛道,現在呢?「嗯,我現在其實還是很離經叛道,只是把這個東西藏得更深一點。或者把我的離經叛道放在表演裡,看到角色先賦予跟這個社會衝撞的內在。」尹馨說自己學會一個道理,與其花很多時間在意別人怎麼說,還不如專心在自己身上,「花很多時間聽別人說,消化那些憤怒、不平、想要替自己伸張,『我一定要做什麼、什麼給你們看』的掙扎,不如花更少時間,放在『自己到底是誰』的追求或認識上面。」

很少在戲劇演出時一直漂漂亮亮的,尹馨說也許人生就是要來接觸這些工作環境,視野才會開闊。
很少在戲劇演出時一直漂漂亮亮的,尹馨說也許人生就是要來接觸這些工作環境,視野才會開闊。

「走到現在,我想我還滿舒坦的。在我的工作上面,還滿自在的。」以《川流之島》在金鐘獎二度拿到迷你劇集女主角獎後,再奪下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尹馨從當年影劇版的話題人物,接獲不同戲劇題材的邀約,開始在不同的角色之間悠遊,相對地所有的批評就沒那麼重要了,「我其實現在不知道自己有多在意,或者那些意見對我影響有多大。」

有人說,要當一個好演員,禁忌要越少越好,不然就永遠只能演自己,而不是演角色。尹馨說要成功扮演這些角色,就是要違反當一個女人的生活準則,「像是要把頭髮弄得很毛,開拍前那一週不可以護手、護膚、不能擦護唇膏。你知道這些違逆會造成嘴唇乾裂、皮膚粗糙、毛孔粗大,就是要往這個方向走。」這些跟美貌唱反調的生活細節,讓她走入了角色裡,成就了讓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作,「沒有這些步驟我會做不到,無法生出這種『創意』…虐待我自己的身體。」

苦難之中的挑戰與犧牲

於是尹馨從一個題材到另外一個題材,角色似乎都少不了受苦受難,我反問她,難道不能漂漂亮亮的嗎?為什麼那些打扮得漂亮的角色都從不找妳?「我也不知道,創作者也很喜歡這種不是漂漂亮亮的場面,這可能也是他們創作上面給自己的挑戰吧。」於是話題轉移到我最愛的「美女為戲犧牲」環節,扮醜、素顏都不算什麼,尹馨說演戲讓她經歷的苦難是無法想像的,「那個苦難不是在畫面中呈現出來,譬如我躺過半夜3點鐘的菜市場走道,走道是半濕不乾、有很多菜渣,老鼠在旁邊爬,要躺在那裡等著那場戲開始。」

尹馨自認演員的構成有很多面相,詮釋角色時,就會把某一塊性格拿出來表演。
尹馨自認演員的構成有很多面相,詮釋角色時,就會把某一塊性格拿出來表演。

她嘆了一口氣,倒不是因為演的角色受苦受難,而是那個環境難以想像,「也許人生就是我要來接觸這些工作環境,我的視野才會比較開闊吧。哈哈。」

尹馨扮演這些角色承受的苦難,終於在《茉莉的最後一天》達到史無前例的高潮,就是要她演媽。「導演陳慧翎,也是我的好朋友,第一時間傳劇本給我的時候說,『妳知道嗎?我一看到這個角色,看到這個劇本,我就再也沒有辦法想到別人,就是妳。』」聽到對方這麼形容,任誰都無法抗拒,尹馨也不例外,「我心想『哇,是什麼好東西呀?只想到我耶!』我立刻看,看完一陣沉默,是兩個高中生的媽媽。」

 

真正恐懼的是與愛絕緣

為什麼演高中生的媽,比扮醜、素顏、裸露、凌晨躺在菜市場走道忍耐菜渣與老鼠,難度還要高?「那時候我陷入一個掙扎,因為一來我真的對這個身分非常非常遙遠。勉強叫我演個5歲、7歲,好吧,12歲小孩的媽,對,我還可以一點一點地去假裝、假設該像什麼。因為我還可以找到很多參考對象,像是我的弟妹,我的同學。但大女孩的媽,對我來說是很生疏的,我是想都沒有想過。」

 尹馨一直期待演出愛情戲,也自認可以演好愛情戲,卻始終跟這樣的題材無緣。
尹馨一直期待演出愛情戲,也自認可以演好愛情戲,卻始終跟這樣的題材無緣。

尹馨終於勉為其難地,解釋內心深處真正的恐懼,不是要她演媽,而是擔心從此之後跟浪漫愛情戲無緣:「我也很怕一演就回不去啦,這是內心最真實的實話。因為我還有期待、幻想中演到的角色,還很期待演到愛情戲。我應該最可以把愛情戲演好,卻一直沒有辦法、沒有機會接觸到這樣的故事。所以很怕演了高中生的媽,就再也沒有機會,離夢想越來越遠。」

素顏、演媽、加上受苦受難的劇情,尹馨在創作者眼中就是不能漂漂亮亮出現,《引爆點》就是一例。(闊世電影提供)
素顏、演媽、加上受苦受難的劇情,尹馨在創作者眼中就是不能漂漂亮亮出現,《引爆點》就是一例。(闊世電影提供)

所以如果要她穿得漂漂亮亮,去演個賀歲片露個臉,她願意嗎?尹馨的眼睛亮了起來:「非常期待!」這個答案理直氣壯,就像在金馬獎入圍酒會上,被記者問到心情如何,尹馨說:「麵包非常好吃。」原來為了能穿上禮服,已經戒了好久的澱粉,終於有機會吃到美食,讓她忍不住說:「這是女明星吃飽飽的一天。」

我突然理解到,尹馨的離經叛道其實都沒有消失過呀。

 

雖說最不想演高中生的媽媽,但這個角色卻引發了許多年輕學子的共鳴,尹馨的解釋是:「我們心裡隱隱約約都知道,自己做過傷害爸媽的事情,可能這一刻會突然想起來。在你沒有看到的時候,媽媽曾經這樣悲傷過。」

化妝髮型:Pink 小粉紅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Moschino、Blumarine、Jimmy Choo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