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8.10.21 22:58

【釋昭慧專訪一】佛教界也有性別歧視 她笑達賴「找黃鼠狼討論嫩雞的未來」

文|曾芷筠    攝影|林俊耀    影音|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這天是母親滿七法會,釋昭慧穿上正式的紅色袈裟主持法會。
這天是母親滿七法會,釋昭慧穿上正式的紅色袈裟主持法會。

釋昭慧21歲剃度出家,從俗世走入佛門,卻受盡師父控制,不准她照顧母家,她25歲時斷然離開師父。往後她研究戒律、宗教倫理,走上一條更入世的人間道路,對外護教,對內掀起性別革命,提倡男女、僧俗平等。有人喜歡、有人痛罵,她總是淡然以對。

最近「#MeToo」運動延燒到中國佛教界,釋昭慧又撰文分析性醜聞的核心問題,砲口對準男性威權。她常說「矯枉必須過正」,以一己之身試圖力挽狂瀾。佛門光怪陸離如同江湖,釋昭慧身居其間,總是獨來獨往,仗義執言,「江湖之大,畢竟還讓我這樣的人可以優遊自得,我要感謝。」

今年8月,釋昭慧的母親以96歲高齡辭世,我們前往她創辦的桃園市觀音區佛教弘誓學院採訪時,正好碰上滿七法會。這一天,她特地披上鮮黃長衫、紅色袈裟主持法會,一路吟誦敲打,看起來沒有太多悲傷。她說母親過世後,至今沒掉過一滴眼淚,她相信母親已脫離輪迴,前往光明清淨的樂土,但語氣中還是有些不捨:「她在那個年代被犧牲,沒有受過教育,所以她很堅持4個女兒一定要讀完大學。」

這些年,她一直將媽媽、大妹帶在身邊。大妹有思覺失調症,用藥30多年,有嚴重副作用,會不停吃喝、一口氣喝掉好幾公升的水,近年已停藥;母親晚年也在女兒的悉心照料下得以潛心向佛,喜樂善終。

釋昭慧穿灰色中國式長衫,內搭短掛,日常每天如此。
釋昭慧穿灰色中國式長衫,內搭短掛,日常每天如此。

 

廢八敬法 正名比丘尼

釋昭慧是台灣少數願意對社會議題表態的佛教界人士,她挺同性婚姻、捍衛女性權益、反對動物安樂死,目前擔任佛教弘誓學院指導法師、玄奘大學宗教系主任,也是「人間佛教」提倡者印順導師最知名的學生之一。由美國好萊塢引爆的「#MeToo」反性侵性騷運動,如火如荼在全球展開,今年8月烈火延燒到佛教界,北京龍泉寺住持釋學誠被2名弟子舉報性侵女弟子。釋昭慧在媒體上撰文分析,正是佛教內部集體禁言、強調尊卑意識,才形成共犯結構。

此刻我們安坐明亮屋內,清幽的苦楝樹旁有精緻禪堂,園子裡6隻貓、7隻狗靜悄悄地來去自如,只有飛機經過頭頂發出轟隆巨響時,才停下來休息。61歲了,釋昭慧仍是一張娃娃臉,黑眼圈和眼角皺紋卻透露出長年累積的疲憊,繁忙系務和論文寫作讓她常需熬夜,但說起話來還是滔滔不絕、聲音宏亮。

話題一切到女性主義,她笑咪咪彎成一條線的雙眼立刻睜大,語調快速拔高如機關槍:「2001年達賴喇嘛來台,我故意讓他接招嘛!請他尊重時代潮流,既然要講21世紀道德觀,第一是動物保護,第二是性別平權,請讓安尼(藏傳佛教的女性出家人俗稱)成為比丘尼(受過具足戒的女性僧侶,與比丘地位平等)。」她向達賴提議後,達賴也很頭痛,只好說會找南傳、藏傳的比丘一起商量,「我說,你們幾個比丘討論比丘尼的未來,不是找一群黃鼠狼來,把嫩雞交到牠們手裡嗎?」語畢,她朗聲大笑。

釋昭慧邏輯縝密,好辯論,凡事愛講道理。她自1990年代起積極推動各種改革:對外,她看到社會大眾經常以輕蔑的態度調侃出家人,便成立佛教會護教組,抗議國立藝術學院(現台北藝術大學)演出舞劇〈思凡〉羞辱女性修道人,「那是明清以來就有的風氣,出家人素質很不好,社會對他們沒什麼好感。我發現大部分修道場已經變質,很多地方的香花僧、應赴僧,其實就是有妻有子、喝酒吃肉。」

對內,她看到許多男性自大驕傲,資深比丘尼見到年輕的比丘也要頂禮,便提倡廢除八敬法(規定比丘尼應恭敬比丘的8件要事)。她說,因為早年的護教經驗,比丘一直對她禮遇,自己其實是處於性別優位,之所以無法保持沉默,純粹是看不慣佛教界中貶抑女性的言論,堂而皇之說女性業障深重,「我對這些不以為然,就一定會發聲。」

往下繼續閱讀

 

更新時間|2018.10.21 06: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