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1.21 09:33

【王銘琬專訪二】13歲打敗大教授 棋局廝殺輸贏都不好過

文|黃文鉅    攝影|王漢順    影音|梁莉苓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與棋為伍50幾年,早已成了生命的一部分,職業棋士跟圍棋的關係永遠更為真實,總是可以在棋坪上找到自己。
與棋為伍50幾年,早已成了生命的一部分,職業棋士跟圍棋的關係永遠更為真實,總是可以在棋坪上找到自己。

二○一四年,王銘琬擔任趨勢科技圍棋軟體「Go Trend」顧問,是全球唯一參與圍棋AI開發的職業棋士。面對AI來勢洶洶,棋士何去何從?「人類自古就有圍棋,功能不是要贏,是提供樂趣,讓人與人溝通,職業棋士是促進它的功用,這一點永遠取代不了。」

言雖如此,看似優雅的棋坪上,每一秒都是殘酷廝殺。王銘琬說,下棋跟打拳擊一樣,壓力積久會內傷,有棋士甚至自殘。他的妹婿、同是九段職業棋士的周俊勳過去受訪說:「每次輸棋簡直像死掉一次,太痛苦了!」

不只輸棋痛苦,贏了也不好過。以本因坊戰為例,初賽起,每贏一盤獎金就翻倍,若在64強落敗,頂多損失100多萬元,到了前4強,輸贏上千萬元,最終若奪下大頭銜可獲近1億日元。他苦笑:「所以愈贏就愈痛苦,只有靠下一次贏回來,才能紓解壓力。」

劉黎兒說,王銘琬輸了棋會呼天搶地打自己的頭、用日文罵自己笨蛋,但不久又若無其事去打電玩。「令人懷疑他的哀痛只是對自己的輸本身聊表心意而已,平時不用功,怎麼能贏呢?這麼簡單的道理都想不通,無法相信他小時候還曾經被封為『神童』呢!」

 

圍棋神童 不愛棋只愛玩

說是神童,不如說頑童。王銘琬是台南人,本姓鄭,一出生便過繼給表伯父,四歲學棋,五歲獲「中央日報青少年圍棋比賽」少年組殿軍。60年代,23歲的旅日棋士林海峰在日本擊敗第一圍棋高手坂田榮男,轟動台、日媒體,間接讓台灣不少後起之秀循此模式赴日深造。

王銘琬13歲前往東京,15歲入段,31歲升上九段。離台前,跟清大教授沈君山大戰7盤,以4比3取勝,榮獲「圍棋小神童」封號,但他說:「我從小不喜歡下棋,不只圍棋,讀書也不喜歡,14歲前夕,如果不去日本,就得面臨聯考,才要求父母送我出去。」

13歲的王銘琬(左),與清大教授沈君山對弈7回合,以4比3取勝,獲得「圍棋小神童」的封號,也取得赴日深造的機會。(王銘琬提供)
13歲的王銘琬(左),與清大教授沈君山對弈7回合,以4比3取勝,獲得「圍棋小神童」的封號,也取得赴日深造的機會。(王銘琬提供)

養父開文具店,日日督促他練棋,童年拘束壓抑。「面對棋盤就是痛苦啊!放學後同學都在玩,我卻得回家練棋,變得無法融入大家,在班上總是孤單,但我心裡很想跟大家一起玩。」

到了日本,脫離養父規訓,他樂得放牛吃草,除了一週一次出賽,幾乎忙著打麻將、打球、滑雪、交女朋友。彼時,他正處在暗夜行路的摸索,得了幾個冠軍,搆不上大頭銜,滿腦子盼望登峰造極,卻又不肯咬牙苦練。

24歲,他以職業六段身分進入本因坊戰和名人戰循環圈,對戰殿堂級高手,雙雙落敗。32歲捲土重來,打入名人戰循環圈,吞8連敗,一度喪失棋士的自我價值。「好勝是人類本性,說不想贏是騙人的,但我不會鑽牛角尖陷在失敗情緒。」他一臉明朗,笑起來沒有絲毫陰影。

 

不太用功 放開手更好玩

意外的挫敗帶來了領悟。「我一直定位自己是跟大頭銜無緣的棋士,反正職業棋士餓不死,乾脆放開手下自己想下的棋,只要對手嚇一跳,我就會偷笑一下。」扭轉乾坤的新棋路,便是「空壓法」。

2000年第55期本因坊戰,王銘琬以4:2戰勝衛冕者趙善津。(翻攝自日本棋社)
2000年第55期本因坊戰,王銘琬以4:2戰勝衛冕者趙善津。(翻攝自日本棋社)

挫敗也帶來了轉圜。棋坪上不再是你死我活的賭局,而是自娛娛人的遊樂場,放開手,棋路更活。38歲,他成功奪下本因坊,隔年再度衛冕,40歲又奪下王座。「比賽時,我真的沒有在想勝負,注意力全集中在如何呈現『空壓法』,想到什麼就下什麼,後來贏了才有一點真實感。是我太好運,原本已放棄追求大頭銜,結果超乎預料。」

更新時間|2019.01.21 09: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