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5.05 22:58

【苦苓專訪四】自嘲已經失去犯罪能力 兒子連結婚也沒告訴他

文|李桐豪    攝影|陳毅偉    影音|梁莉苓 陳昱弼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苦苓(左)在自家大門,親手黏上妻子(右)的英文名字「JESSY」。
苦苓(左)在自家大門,親手黏上妻子(右)的英文名字「JESSY」。

他笑說自己是嫁雞隨雞,跟著妻子搬回高雄。他的一天是這樣過的:和老婆在一張床上醒來,讀報吃早餐,各自讀完各自的報紙,然後互相交換,談談可喜可惡之處,日上三竿,看書聽音樂散步,偶爾去看二輪電影,偶爾跟朋友聚會。去台北則啟動工作模式,搭高鐵回高雄,看到老婆和狗兒子開車來接他,是最幸福的事。

他說他被妻子馴養,像小王子被狐狸馴養那樣。但被馴養是否是已經沒有這麼多賀爾蒙可以作怪了?「可能喔。有人問我:『你怎麼保證這段婚姻不會出問題?』因為我沒犯罪能力了。」他哈哈笑了二聲,隨即嚴肅地說:「其實是沒有那個心,當你失去一切,重新得到,你會更珍重,任何危害這段感情的你都會很小心。」

苦苓家住高雄左營,住家附近是原生植物園,擔任過國家公園解說員的他平日都會來此散步,稱大自然可以療癒他的身心。
苦苓家住高雄左營,住家附近是原生植物園,擔任過國家公園解說員的他平日都會來此散步,稱大自然可以療癒他的身心。

「我現在日子過得很舒服,人生至此夫復何求,但總覺得對世界有責任,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我還是會繼續寫政論文章,寫到明年總統大選之後,我不單罵韓國瑜,我也罵柯文哲,罵蔡英文,還幫國民黨想出『民主一中』的策略,大陸聽到一中就安心了,他們也比較可以對抗民進黨。我真正討厭是共產黨,我希望用我的殘餘價值對社會有些影響。」

 

兒醉吐真言 父子關係難以彌補

他說近日寫政論文章,留言謾罵的少了,但來跟他講道理的多了,從讀者打氣加油的留言,他知道讀者們都回來了。但兒子呢,兒子回來了嗎?滔滔不絕的他口氣緩和下來了,他說與前妻已無聯絡,只知道她在花蓮買了房子,又在南投買了地,但仍與兒子感情好,即便和前妻離婚了,兒子當兵退伍了,父子還有良好的互動,聊籃球、聊兒子喜歡的冰島樂團。

一日,父子倆去吃日本料理,兒子喝醉,在別人的店大吐,說出心內話,說他外遇鬧新聞,鬧上法院,讓他被老師羞辱、讓他不能釋懷,對父親引以為恥。話說出口就收不回了,此後父子關係變得很尷尬,家庭聚餐兒子也不大出現,連結婚也沒告訴他,他試圖修補,跟兒子說他改過自新,說他寫的書跟以前不一樣了,兒子說:「我才不要看你的書,你的書不值得一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這句話對我是重傷,我覺得我無法跟你挽回什麼了,那就算了吧。講灰心一點,很多人沒有小孩不也可以過一輩子嗎?至少到我把他養大之前,我們也有很多美好回憶,那樣就夠了。」面對人倫遺憾,暢銷作家的幽默感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故而他只能對我們說狗兒子彎彎有多聰明、多窩心,從動物身上得到親情彌補,故而他只能苦澀笑了二聲:「他那天在日本料理店喝那麼醉幹嘛呢,害我還多拿500元給餐廳服務生當清潔費。」

更新時間|2019.05.03 10:1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