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5.14 06:58

【香港不是我的家番外篇1】曾經有票不去投? 他忽然看清「香港活該變這樣」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閻業昌移民台灣前,在香港星巴克擔任產品開發職務,當時的同事紛紛升職,但他表示並不後悔。
閻業昌移民台灣前,在香港星巴克擔任產品開發職務,當時的同事紛紛升職,但他表示並不後悔。

該說閻業昌很理性嗎?他沒那麼討厭中國。或許是年輕吧,所以他看中國,很難一路回溯到1989年的六四學運。他說:「天安門事件對我們來說是很遙遠的。」

對他們這一代人來說,最大的政治事件,當然是1997年的回歸。「那時有過一陣逃亡潮,比現在這一波厲害得多。」讀政治的他,剖析香港對中國的認同,其實回歸後並未立即跌停,反而是一路上升,於北京奧運時達到最高點。

幻滅在隔年才到來。那一年,香港發生了台灣人並不熟悉,但被認為是「雨傘學運」前身的「五區總辭」,指各區議員以辭職重選方式,讓民眾可以針對「參選人對普選的立場」投票,變相成為對「普選」一事的公投。

公投的「爭取普選」一方是贏了,但投票率過低,未達標的結果,讓閻業昌看清了「香港人只在乎賺錢」的真相,甚至認為「香港會變成這樣是活該。」

閻業昌(左)目前和太太兩人在台南經營民宿。
閻業昌(左)目前和太太兩人在台南經營民宿。

除了政治,還有2003年開發陸客自由行後對香港的破壞。以醫療資源來說,中國湧入大量孕婦,付錢到香港生小孩,「那時候很多香港媽媽變成要睡在走道上,因為沒有病房。」

出了醫院,還有茶餐廳一間間消失,變成藥房,變成珠寶店,「因為中國人來一直買奶粉。香港人就覺得,我的生活被破壞了。」

但對閻業昌來說,更可怕的是港中對立這件事。香港人把仇恨投射到所有中國人身上,從網路上演變成現場的叫囂,「說你們是蝗蟲,搶我們的資源。」再後來,罵已經不夠,還要踢他們的行李箱,「很多人都樂在其中,覺得自己是英雄。」再不夠,連做陸客生意的店都攻擊。

為什麼這麼激烈?閻業昌說:「因為遊行靜坐沒有用。那我沒辦法打那個大的,我就去踢那個小的,起碼覺得我做了一點事。」

所有的衝突都讓閻業昌更加覺得香港無法再待了,最後選擇了文化接近、文字語言相通,「而且在很多議題,比方說同志人權走得比較前面」的台灣,「雖然公投全部掛掉。」他笑著說。

但這次他沒有說台灣活該,只說掛掉至少可以戳破同溫層假象。或許也是因為我們還有明年的總統大選票可以投吧,台灣人還有機會,選擇要不要成為活該的人。

更新時間|2019.05.13 20: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