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5.14 06:58

【香港不是我的家番外篇3】中港一國兩制變了調 這一刻讓他們選擇走上街頭

文|鍾岳明    攝影|王漢順    影音|鄒雯涵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鍾慧沁胸前有個黃絲帶的墜子,象徵支持雨傘革命,也在餐廳裡掛滿各式社運標語,她不怕被貼標籤,怕的是明年台灣總統大選後,台灣會否變成另一個香港。
鍾慧沁胸前有個黃絲帶的墜子,象徵支持雨傘革命,也在餐廳裡掛滿各式社運標語,她不怕被貼標籤,怕的是明年台灣總統大選後,台灣會否變成另一個香港。

「1989年六四北京民運(天安門事件),香港一百萬人上街,那時我唸中四(台灣的高一),也有上街,在學校辦禁食祈禱會。」這是鍾慧沁第一次上街頭,她形容那次的事件很衝擊,像被摑了一巴掌,讓她無法認同這個政黨和這個國家。

她說九七香港回歸那天,天空下了一場雨,氣氛倒也平靜,「我當時沒有什麼感覺,沒有喜歡回歸,但也沒有恐懼。」問題是一國兩制的逐漸變調,累積大量民怨,終於在2003年爆發七一遊行。36歲的李泰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說:「2003年七一遊行,香港就有50萬人上街,反對23條國安法,收緊言論自由。那次很震撼,間接導致(香港特別行政區首任)特首董建華下台。」

鍾慧沁說自己有多次出國唸書、移民的機會,「我爸媽不算有錢但是小康,他們這代人家裡有能力,都會想把孩子送出國。但我覺得身上流的是華人的血,到國外會有歧視,我可以在香港讀大學,幹嘛去國外?」留在香港的她,偶爾會參加每年舉行的六四遊行和七一遊行。

直到2012年她才真正意識到,「再不反抗就真的會失去香港本來的一切」,於是她認真投入2012年反國民教育運動、2013普選模擬投票志工、2014反東北收地和雨傘運動,後來甚至進到守護大嶼聯盟的行動小組。

2014這年,香港爆發史上最大型的抗命行動。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等人為爭取香港居民有真正普選特首的權力,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卻遭鎮暴警察以胡椒噴霧強制驅離民眾,示威群眾拿手上的雨傘抵禦,於是演變成「雨傘運動」。

「我對中共真正的恐懼是從雨傘運動開始,」鍾慧沁說:「原本有一批五十多歲、孩子剛成年、家境小康的人,會覺得不要搞亂社會,(2014年)9月28號政府發了80多顆催淚彈後,他們就被摑醒了,原來我們的政府這樣暴力,就算小孩再怎麼不對,也不該用這種方法。10月1號媒體拍到很多軍火運進特首辦公室,大家都在傳六四(事件)是不是要重演了。」

恐怖的氛圍只會激起更多群眾上街,就連自認是港豬的劉梓澄,平時完全不關心政治與社運,也在2014年選擇支持雨傘革命,「當時我公司就在金鐘,香港人關心自己都來不及,我才不相信香港人會占據金鐘。結果同事有在討論,我也sense到如果香港會做這件事很不得了,所以下班就過去支持,我是被感動、會起雞皮疙瘩的。」

雨傘運動持續到2014年底,佔領地區一一被清場,訴求也全被香港政府否決,其後的政治清算從未停息。鍾慧沁說,香港學生某些課程會被要求去大陸實習才能畢業,有些參加雨傘革命的學生被抓後,出境會被海關卡住,無法回去修課,「那會恐嚇到你,因為無法畢業的罪名很大,父母會封鎖你的經濟。」今年四月,佔領中環運動的戴耀廷等九位領導人(佔中九子),全被判決有罪,輿論譁然,一國兩制形同虛設。

李泰龍說,當初大陸跟香港都認為,一國兩制是唯一走得通的路,「但回歸10年後,大家漸漸發現不是一國兩制,根本是一國一制。吃不能吃,住不能住,上街都上街了,訴求也訴求了,我們是很幸運可以逃走,留在香港的人我都不知道怎麼說,要留就只能做港豬啊。」他無奈說:「今天一國兩制香港走不通,台灣也不可能啦。」

更新時間|2019.05.13 20:3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