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3.31 14:15

【呼喚謝和弦2】太太要他聽話就可以賺很多錢 謝和弦:現在我要瘋狂做自己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洪偉韜 林迎瑞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不看醫生、不吃西藥。 謝和弦說,現在這個自己是砍掉重練。但重練過程充滿暴衝。
不看醫生、不吃西藥。 謝和弦說,現在這個自己是砍掉重練。但重練過程充滿暴衝。

已鬧翻分手的太太Keanna曾跟謝和弦說,只要他聽話,靠臉其實可以賺很多錢。也有人認為婚姻穩定的謝和弦才是最穩定的時候。他回應,那做小伏低的他並不是他。「因為那是我最聽話的時候!就聽話、賺錢,好無聊啊!那不是我。(所以反彈?)對,我就地下樂團起家的,我不喜歡當偶像!」「一直管我,管好多。現在我要瘋狂地做自己,谷底反彈。」

傳出分手的(前)新歡莉婭,本來並不知道謝和弦是有名的歌手⋯他說「不重要,妳跟我相處開心就好,不用管我是誰⋯」更說自己的愛是很瘋狂的,「很真實的啊,我會瘋狂到豬哥亮上我的身耶!」蛤?

謝和弦說,遇到莉婭,他的磁場會完全鬆下來,不緊繃。(翻攝自謝和弦IG)
謝和弦說,遇到莉婭,他的磁場會完全鬆下來,不緊繃。(翻攝自謝和弦IG)

謝和弦有好多接往外界的媒介,談話間隨時都能出現人名,隨時都可以觸動他的節點。跟他說著話,關鍵字一出,他想起某一首歌,就開始哼個幾句,也包括那些他以前走紅的好聽歌曲。「就過去了啊,我那時為了賺錢,因為我要投資新人、要投資高爾宣,所以我要寫一些主流的歌。」他說「歌很多人聽又怎樣,都過時了,寫新歌。人生就是不停地從零到九。」

問演過《終極一班》的他還會再演戲嗎?他笑了,「我每天都在演出,每天演給全世界、全台灣的人看,什麼叫做瘋狂的藝術。」聽謝和弦這樣說,我想起社會學者曾經提出的理論,有一類被烙上汙名的人,自願顯出汙名象徵而高度可見,像謝和弦正在進行的、自身訊息的管理,他釋放出狂躁不穩定的一面,而這就是他建立社會關係的模式。

平靜狀態的謝和弦,的確是可以靠臉吃飯的。(翻攝自謝和弦臉書)
平靜狀態的謝和弦,的確是可以靠臉吃飯的。(翻攝自謝和弦臉書)

「我做每一個步驟都有思考過。」他說:「我在假裝生氣不開心而已。如果我不這樣做,這個世界不會改變,你用正面的方式人家不會鳥你,耶穌愛你,小朋友不會理你啊。而是,我這麼壞哦,你要比我還壞嗎?」以壞制壞,這竟是謝和弦對社會的貢獻嗎?但壞過之後又留下什麼?

謝和弦背上刺的耶穌,混了道教與佛教的光芒。(翻攝自謝和弦臉書)
謝和弦背上刺的耶穌,混了道教與佛教的光芒。(翻攝自謝和弦臉書)

刺青應該是具象的。「如果有負面情緒,我會用刺青來抒壓,刺完覺得又戰勝自己。最痛是背上的耶穌啊,刺了一兩個月。我阿公是基督徒,但我刺完發現《聖經》這樣不對,我去看佛教、道教拜媽祖,拜完媽祖後peace了,我就把耶穌加了佛教跟道教的光圈⋯」

更新時間|2020.03.31 17: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