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5.01 18:28

【時代現場】色情&政治愈禁忌愈快樂

文|鄭進耀    攝影|王漢順 林韋言 周永受
幾乎每個台灣男子都曾經在這樣的小房間流連過,這樣的A片販賣店已愈來愈少,少數尚存的店面多結合情趣用品做複合式經營。
幾乎每個台灣男子都曾經在這樣的小房間流連過,這樣的A片販賣店已愈來愈少,少數尚存的店面多結合情趣用品做複合式經營。

隨著各地肺炎疫情惡化,封城、封國帶來百業蕭條,唯獨色情內容的異色產業一枝獨秀。根據全世界最大的色情網站Pornhub公布的數據,自2月疫情爆發以來,網站流量一路攀升。以近期的義大利為例,為鼓勵民眾待在家裡,Pornhub開放限時免費會員,最高單日流量比平均數值高出57%。

千里之外的台灣,也趕上這波熱潮,一家台灣色情AV影音串流業者也推出免費會員,在疫情期間也比過去高出5%的流量。色情已然成為救國與自保的手段,不再只是關起門來做的事了。

在台灣,這麼光明正大談論色情、消費色情,是晚近的事。1979年就曾發生過一則社會新聞:一名男子在分類廣告上刊登出租錄放影機的訊息,實際上是到府播放A片,播放十多次之後,被警察查獲,以妨礙風化罪名法辦。

那是一個連看A片在技術面(沒有放映機所以需要到府播放)和法律面(會遭法辦)都有問題的年代,但色情影帶仍抵不住人類原始的剛性需求,四處流竄。回顧過去,台灣社會對情色的一步步解禁,其實扣緊著政經環境的改變。

 

早期參雜 教化反共意涵

這些是收藏家周皓收集的80、90年代色情錄影帶,曾有廈門的藏家向他高價收購台灣A片。
這些是收藏家周皓收集的80、90年代色情錄影帶,曾有廈門的藏家向他高價收購台灣A片。

周皓收藏了各種早年台灣的色情出版品,今年2月他將這些收藏對外展出,空間一角堆滿VHS錄影帶,他拿出2支影帶,上面的片名是《台北俏妞》、《淫童挑逗俏阿姨》(劇情是兒童與阿姨上床):「我還有人獸交的,也是台灣拍的。」不只片名驚人,內容也十分硬蕊。

從影帶裡西門町、圓山飯店、中山北路的海霸王等街景推測,應該在80年代拍攝,裡面的演員多帶著台灣口音:「我手上有1、20部台灣片,台灣早年拍很多這樣的片,外銷到香港,然後流入到文化相近的福建,廈門那裡有收藏家收了二百多部的台灣A片。」這些A片不乏已經成名的台語劇演員,也有一些在類戲劇裡看到的熟面孔。

這些台灣A片大致來自2個系統:一是國語製片,另一則是台語製片系統。前者以「紅羊」製作公司為主,內容多以古裝片為主,穿插真槍實彈的做愛畫面,影片帶有電影質感,道具服裝相對考究。題材偏好靈異故事,像是模仿《倩女幽魂》的《倩女情仇》,講述書生上京趕考遇女鬼的故事;也有改編自古典小說的《紅樓淫史》《金瓶豔史》。最奇特的是《趕屍豔談》,男子和化著僵屍妝面無表情的女僵屍做愛,做愛的同時配的是電影《捉鬼特攻隊》的主題曲配樂。

這些做愛場面節奏混亂,偶而見女演員放空發呆、不知所措的傻笑。畫面常以當時的西洋情歌做襯樂,像是「the end of the world」或者ABBA合唱團的暢銷金曲,看A片也像是在聽懷念金曲。

這些「鬼」故事劇情最後都指向:「色字頭上一把刀」的結局,明明是淫片卻帶著教化意涵。這和當時以「社會寫實」為名的情色電影有異曲同工之妙。但社會寫實片有另一種保護色:「反共」。例如陸小芬主演的《上海社會檔案》充斥女體曝露的畫面,但背景設定在中國上海,以呈現「匪區」的黑暗世界。文史工作者管仁健還記得當兵時在軍中集體看這部電影,在陸小芬坦胸,拿刀一插的畫面,全體大聲歡呼,一部「反共電影」成了意淫女星的色情片。

不僅止於電影,知名的反共連續劇《寒流》將女匪幹形塑成沒有貞操觀念的淫女,最終為處罰她,有這麼充滿性暗示的一幕:旁人將毒蛇丟進女匪幹的胯下,繼之是女匪幹的慘叫。這樣恐怖的畫面就在閤家觀賞黃金時段播出。

 

片傳中港 另類台灣之光

在冷戰時期的台灣,對色情的管制十分嚴格,當時香港流行拍「風月電影」,有不少台灣女明星像是胡錦、恬妮到香港拍了風月片,這些片並沒有真槍實彈的做愛場面,頂多是由替身上場裸露,但女明星回台後卻因此成為黑名單,遭管制禁止出國,甚至有女明星因此回不了台灣。

村西透在80年代拍攝的3D A片,在台灣也有盜版,並配有紅藍眼鏡,標籤上還標名女主角為黑木香。
村西透在80年代拍攝的3D A片,在台灣也有盜版,並配有紅藍眼鏡,標籤上還標名女主角為黑木香。

色情的禁忌跟冷戰的意識型態貓相互幫襯。美國歷史學者Elaine Mary曾分析:「冷戰不僅對抗共產主義,同時美國也幫助同盟國家扼止各種破壞家庭生活的力量。」台灣學者王恩美研究小學反共教材也發現,80年代的反共教育將共產黨視為破壞家庭倫常的力量。

色情被視為破壞倫常的破口,對色情的管制同時也符合反共追求的防止家庭倫理遭破壞。然而,色情產品又借著反共的同時偷渡了色情,像是《寒流》與《上海社會檔案》。甚至,色情還成了反抗威權的手段之一。

曾在撰寫「A片專欄」,以情色評論走紅網路論壇的韓大認為:「政治跟色情是一樣的事…一個片子會覺得色,是因為裡面的人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政治威權也是不准你做很多事,所以看A片的快感跟抵抗權威很像,都是去了做『不該做』的事。」

80年代的色情產品除了上述的古裝片之外,有更多是說著台語對白的色情片,提供多數本士觀眾的需求。這些影片有些是「R片」(Restricted,限制級),尺度上男女主角以錯位拍攝做愛場面、不露點、沒真實插入;有些則是毫不遮掩的真實做愛的A片。場景多不考究,有些甚至隨便就在一個木板隔間的小房間、廚房破爛的地板上男女主角就做了起來。

崛起於高雄、已於2012年過世的莊添光便是本土色情片產業的代表人物。台灣的電視台在戒嚴時期有嚴格的方言政策,每天台語節目只有30分鐘。原本開設旅行社的莊添光看到了商機,和朋友合開公司,專門拍攝台語節目,賣給錄影帶出租店供人租借。演員出身的周遊,也是循同樣的模式開設製作公司而崛起。

在資訊流通不自由的時代,錄影帶出租店滿足了各種在檯面上得不到回應的地下需求,除了台語節目,也包括色情節目。莊添光的兒子「大莊」見證了那個時代,他不諱言:「拍台語劇之外,我們還會拍一些尺度比較寬的片。」他舉例,周遊的製作公司拍了不少煽情的R片,封面是衣衫半褪的女子,內容則是不露點,以借位拍攝的劇情片。

當年擁有攝影設備的人不多,大莊常四處支援拍攝R片,後來也協助拍攝真槍實的A片:「80年代有一波拍攝潮,有些台語明星也下來拍,有時缺人,幕後工作人員也自己下來當男主角。」他說,當年有名綽號:「烏仔」的葉姓導演,幾乎這些老A片都是出自他。

生涯拍過3000部A片、並影響日本AV近代發展的知名AV導演村西透(Netflix的《全裸監督》便是改編自他的故事)曾在自傳裡透露,早在拍攝露點色情雜誌就曾到台灣取景、雜誌內甚至出現過台灣女子。收藏家周皓攤開幾本80年代日本的露點色情雜誌:「從打扮、化妝和五官長相,這些女模特兒很可能是台灣人。」之後,西村透的團隊拍攝色情片也曾跟台灣劇組合作。大莊證實了這個傳言:「我沒接過日本的案子,但有個趙姓攝影師當年接很多日本來的案子。」

 

露出奶頭 街頭挑戰體制

推算時間,台灣拍攝色情片跟日本起步的時間相去不遠,並且早早開啟「國際合作」,而且還外銷,大莊說:「我們還會把一些肉片(指性器官交合的畫面)剪緝成精華,送到電影院插播,然後有的是做成影帶賣去管制比較鬆的香港。」這些老A片就這樣流入語言文化相近的中國福建,成為另一種台灣之光。

有趣的是,當年協助拍攝的大莊,晚上拍色情片,白天則是忙著跟國民黨對抗:「各種黨外政見會,我們都會去錄影,再把這些演講錄影帶拿去黨外場合賣。」他常常拍完政見會,下一場就去拍色情題材。年近50歲的色情文化研究者韓大也見證這樣的時刻:「我以前跟家人去聽黨外演講,旁邊書報攤有賣黨外雜誌錄影帶的,但常常也同時賣色情雜誌。」他進一步舉例:「你在書報攤看李敖的禁書很爽,同時你看露點雜誌一樣也是爽啊!」

許曉丹以乳頭戳破國民黨黨徽的文宣照,當年沒有打碼就在高雄市巷弄流傳。
許曉丹以乳頭戳破國民黨黨徽的文宣照,當年沒有打碼就在高雄市巷弄流傳。

情色製作公司挺黨外有部分也是基於衝破體制的理念,大莊說:「莊董(莊添光)很不喜歡國民黨,覺得他們都獨裁、獨佔資源不開放。」莊添光後來還和電台講古名嘴吳樂天合作,用小貨車上裝著電波發射器,沿街發送電波,干擾收視,將吳樂天的講古節目成功蓋台華視達數十分鐘。這件事成為「莊董」津津樂道的光榮往事。

不只拍色情片的製作公司抵抗威權統治,連拍過色情片、以裸露聞名的許曉丹也扮演衝破體制的力量。她在1988年演出全裸舞劇《迴旋夢裡的女人》成名:「很多政治人物看到我就躲,不敢跟我握手,像看到鬼一樣,裸體有這麼可怕嗎?我要用我的身體給他們難看。」

當年的藝評形容許曉丹的舞劇幼稚,婦權團體也冷眼旁觀,「我就只有一個人對抗這個社會。」她三度參選都落選,曾經距當選選票數僅107票。她露出奶頭的文宣光明正大在高雄市大街小巷發放,就連過去拍攝的露點色情片也跟著選舉在夜市流傳。色情沒有阻礙她,反而拉升了她的聲勢。色情與政治的糾纏來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

1993年,台大女研社在舍宿播放、討論A片,A片從難登大雅之堂的底層現場,轉向走入校園,關於色情片的性解放論與父權宰治論在性別運動圈裡尖鋒相對。

在台灣,許曉丹是第一位以色情、肉體衝突威權體制的異議分子。
在台灣,許曉丹是第一位以色情、肉體衝突威權體制的異議分子。

在此同時,日本偶像劇透過衛星電視橫掃全台,這意味過去仰賴出租店的台語節目製作公司開始出現挑戰,連帶土法練鋼的A片拍攝也遇到新的競爭。莊添光也看到時代的轉變了,大莊說:「以前一部自製的台語節目,可以全台灣賣一百多套,後來有線電視出來了,全台賣不到十套,大家都去看電視了。」

莊家開始轉型成立《蓬萊仙山》頻道,這也是台灣第一波開放的衛星頻道,比起同期以日劇而奠定收視群的衛視中文台。蓬萊仙山這樣的本土頻道難敵跨國資本與頻道商直接購買外國劇播放:「我們以前還有拍很多民間故事、介紹台灣禮俗的節目,但成本太高,收視也不好…。」最後,還是走上色情的老路了。

當周遊已轉型拍電視台連續劇、三立轉攻本土觀眾群並在言論市場佔有一席之地,蓬萊仙山沒有在市場上找到自己的位子,最後淪為早上賣藥,晚上賣色情,八點的黃金時段則乾脆休息。大莊開始仿效別的衛星頻道購買國外節目,別人買的是日劇,他買的是日本色情綜藝:「當年買了一支節目,是一堆辣妹跳來跳去,跳到我頭到暈了,然後不小心,有人奶掉出來,結果這節目收視很好。」

大莊說了一個父親告訴他的故事,也是這個產業的「精神」。父親曾在戲院遇到一個老先生,每天來看同一部電影,父親問:「這電影有什麼好看,可以每天看?」老先生告訴他,裡面有一幕是男女主角要在野地裡做愛,男主角把女主角推倒的瞬間,火車開過去。老先生每天來看,就是想看火車開過去的瞬間,能不能看到男女主角在幹嘛?有沒有露出之前沒看到的肉或毛。

大莊說:「如果我一開始什麼都拍給你看光光,你會來看這麼多次嗎?」這也是他拍攝色情作品的原則:「我們以前會請辣妹來脫光光讓我們拍,但脫光光有什麼意思?我在現場放很多氣球,叫辣妹一直跳一直跳,然後用氣球遮住重要三點,要露不露的…」

他也開始自製本土色情節目,蓬萊仙山的「辣妹兵團」和歐朋頻道的「台北夜未眠」,穿著清涼的少女上節目完遊戲,廣告則是清一色0204電話(來電者付費的情色電話)和壯陽藥,這是九○年代檯面上最風光的異色產業。大莊說:「那時候,最大的觀眾群其實是學生,半夜不睡覺偷看節目,然後偷打0204…。」

駱英毅原為漫畫出版社編輯,之後開立出版社經手台灣9成的成人漫畫。
駱英毅原為漫畫出版社編輯,之後開立出版社經手台灣9成的成人漫畫。

90年代政治開始鬆動,各種國會全面改選、集會結社等限制相繼開放,但法律上色情的管制卻沒有完全趕上,於是觀眾偷偷摸摸半夜看,業者則在法律夾縫中求生,這樣的商業模式卻仍然可以讓整個半地下的情色產業欣欣向榮。

在90年代中期開始引入日本色情漫畫的駱英毅,他在以前的光華商場曾擁有一家全商場最大的漫畫店,店裡僅有一櫃成人漫畫,營收卻佔了整體收入的一半:「以前商場賣A片的盜版商,家裡隨便都有上億的現金。」

 

管制爭議 打開藝術後門

當時還有出版法,駱英毅代理的成人漫畫需要符合規定,常常要用立可白或墨水塗掉裸露的三點:「我同事最厲害,會用麥克筆幫裸女穿上蕾絲邊的胸罩和內褲。」十年之間,他代理4000冊的成人漫畫,單冊動輒暢銷十萬本。不過,他因直接進口的原文漫畫還是不時受到警方約談。

「漫畫常常有幻想,比如貓變成少女,跟男主角上床,你說這算不算人獸交?日本漫畫有些很重口味,會把人切斷四肢然後做愛,畫風很細緻,但你能說這是色情嗎?」他因為漫畫上過幾次法院,最終易科罰金了事,但他至今仍感不平。

台灣成人漫畫大多進口自日本,在90年代末的台灣曾經風行一時。
台灣成人漫畫大多進口自日本,在90年代末的台灣曾經風行一時。

管制的爭議在影片上更顯衝突。在90年代新聞局廣電科任職的莊琇閔,她的工作內容就是整天監看電視節目和色情VCD有沒有露毛和露點。新聞局廣電科,當年大約有10名人員上班固定監看。

莊琇閔說:「不只露點,像是拿情趣用品出來這個也不行。」比較模糊的是:如果有做愛動作,露出大半邊屁股但沒有露點:「有些審查員會認為不行,有些則是可以。」除了露點之外,色情廣告嚴禁有兒童出現。蓬萊仙山曾經因一支0204色情廣告以人妻為主角,廣告中出現一個小孩叫女主角「媽媽」因而受罰。

電影科的審查也有相類似的詳細規定。但電影有一個「藝術」的後門,藝術創作與情色的分界有時模糊不清,90代的金馬國際影展播放的影片常引起露點、色情的爭議,好比1992年播放大島渚的《感官世界》,片中不僅有一場接一場的做愛鏡頭,最後女主角還割下男主角的生殖器,最後以「開放專業人士」入場觀看處理爭議。

在此之前,1990年《廚師、大盜、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也因為裸露問題,一開始遭新聞局禁演引發爭議,之後官方以「藝術片」為名解套,折衷以「重點噴霧」處理的方式上映。1993年,李安的「囍宴」片中金素梅(高金素梅)洗完澡,批著浴巾擦身體,幾秒閃過露兩點鏡頭。根據新聞局的內部規定:電影只有哺乳的鏡頭才能露點,金素梅的露點並不符慣例,但喜宴挾著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台灣之光,沒有太多爭議便以輔導級通過放映。

台灣第一家播放正版A片的影音平台業者,因肺炎疫情,也推出免費會員。(翻攝自網路)
台灣第一家播放正版A片的影音平台業者,因肺炎疫情,也推出免費會員。(翻攝自網路)

相較於冷戰時期,在反共的意識型態下管制色情。90年代的台灣,「藝術」成了裸露的特殊理由,為情色開了一道後門。但同時代的光華商場大量的A漫、A片跟這一套「藝術」無關,因而仍受到嚴格管制。另一方面,由於這些A漫、A片是「違法物品」,出版、創作權利的保障也付之闕如。但隨著社會進步,性別運動在民間社會紮根,原本的管制開始出現破口。

以同性戀、跨性別為展售主題的「晶晶書庫」為衝破管制開了第一槍。2003年,海關先是查扣晶晶書庫進口的男體寫真,之後又在書店裡搜索到五百多本男體露點寫真,最終以「猥褻罪」起訴,2004年有罪判決確定。晶晶書庫與民間團體針對猥褻罪聲請釋憲,主張猥褻罪違背憲法主張的言論自由。

2006年大法官針對此案做出「釋字第617號」解釋文,企圖在保守與色情之間取得平衡。釋憲文中一方面認為散布猥褻物不屬言論自由保障,但同時也對「猥褻物」做出進一步解釋 。相較於釋憲案之前,猥褻物認定的標準是:有無露點、露毛;釋憲後則定義為:人獸交、暴力、性虐待的內容(未成年性愛則受兒少法限制),只要不是上述內容,做到「適當的隔離」,諸如加封套、警語就不違法。

律師黃祿芳說明了「617號解釋文」的精神:「現在拍A片的不一定構成犯罪(如果在公眾場合拍就犯公眾猥褻)…就算在販賣、傳布上,只要有『採取適當的安全隔絕措施』,例如只在鎖碼頻道提供特定額外付費的用戶輸入密碼才能觀賞,縱使是播無碼A片,過去北檢已有不起訴處分確定。」

2003年除了晶晶書庫事件外。台灣情色產業的另一件大事是「水電工系列」問世,這是台灣最知名的本土A片,因為恭逢網路、VCD興起,傳播既快又廣,也成了解「A片版權」在台灣發展的好例子。

「水電工系列」的製作人是葉祖兒,早期以拍攝少女寫真集為業,之後從不露點的R片一步一步轉戰A片。但在沒有版權保護,盜拷興盛的時代,葉祖兒如何獲利?

以H罩杯聞名的寫真女星BOBO,在90年代,常出現歐朋、蓬萊仙山等頻道的深夜節目,最近復出,桌上是她的乳拓。
以H罩杯聞名的寫真女星BOBO,在90年代,常出現歐朋、蓬萊仙山等頻道的深夜節目,最近復出,桌上是她的乳拓。

曾任A片中盤商的何先生分析水電工系列作品在A片無版權的年代,仍闖出一片天的手法:「A片都沒版權啊,2003年網路已經出來了,葉祖兒很聰明,傳說他就帶著幾個布丁桶(放光碟的桶子)裡面全是拷好的水電工,然後台灣繞一圈,沿著省道賣片的店,一個點一個點賣,一套一萬元賣你,隨便店家要copy幾片。」當時大街小巷有各種販賣A片的vcd小店,人們還是習慣到店裡挑片,因此A片消費是有其地域限制。

所以,即便有盜版問題,葉祖兒依販售據點撒片,台灣撒完一圈,會買片的消費者都看過了,最後才流到網路變免費盜版,何先生說:「葉祖兒該賺的錢沒少賺到,他的方式也是台灣本土發展出來對抗盜版的方式。」

 

法規鬆綁 原創獲得保障

A片一向在法律上被視為「猥褻物」而欠缺保護1999年最高法院曾判決:「色情光碟片因違反善良風俗,故非受著作權保障。」這也一直成為日本Av製作公司跟台灣販賣者爭執之處,何先生曾居中牽線想促成正版代理,但多卡在盜版問題上:「後來我們弄了一個變通的方式,在字幕上打出『字幕版權所有』,猥褻物沒版權,但我翻譯的字幕總有吧?」但這也僅是宣誓效果,並沒有因字幕版權成功告贏過官司。

最後,日方和盜版商達成協議默契:「我新發的片,你先不要盜,過一段時間再盜,等於消費者要看新片就只能去買正版片。」但這個效果仍是有限,老范賣了10年A片,從沒賣過正版:「市場愈來愈小,從一片300元,賣到一片20元,消費習慣都養成這樣了,怎會花大錢買正版?」

A片版權問題一到2008年得到了一個解套方式,智慧財產局發出釋函認為:「色情光碟如具有創作性,仍得為著作權保護標的。至於其是否為猥褻物品,其陳列、散布、播送等,是否受刑法或其他法令之限制、規範,應依各該法令決定之,與著作權無涉。 」2014年,法院做出第一個判例認為A片擁有版權。

2006年的617釋憲案對猥褻物鬆綁,2008年智財局對A片版權的立場,台灣的情色內容產業有了新的機會。於2015年成立的潘朵啦娛樂公司開始代理正版A片在頻道上播放,甚至還發展影音串流,只要月繳數百元,便可以光明正大在電視上看到日本最新的正版A片。

然而,盜版問題仍沒有徹底解決。黃祿芳認為,盜版大多可易科罰金,實務上嚇阻的效果有限。但何先生說,市場上自有一套「江湖規矩」:「潘朵啦其實跟盜版商關係都還不錯,他們有默契,最新的片不盜,先讓正版商播一陣子…另外,還有一個大環境的因素,影音串流興起,買A片的人愈來愈少了,幾百元就可以看到正版的片,很划算,也符合新一代消費者的習慣。」

當疫情最吃緊的三月天,台北光華商場超過20年的A片販售老店大人便利屋,店內空蕩,與色情網路平台的熱況形成對比。大人便利屋的樓上則是結合情趣用品與動漫產品一起販售。已退休的小型A片店家老范說:「現在少數還在賣A片的店大多兼賣情趣用品,不然生意很難撐下去了。」

曾經手台灣9成成人漫畫的駱英毅也早早就改行賣冰淇淋了:「網路影響太大,漫畫產業萎縮太快、太多了。」跟著父親從80年代拍到90年代的大莊已不拍情色題材了。

禁忌的年代,異色內容產業在夾縫中開出奇花異草。現在百無禁忌了,面對的卻是全新的科技局面,色情產品的需求依舊存在,台灣的業者面對的不再是法令的約束,而是科技洪流與跨國資本的挑戰。

無論如何,台灣在政治解禁之後,對色情的規範也來到空前的自由。在台灣,打開電視頻道,政論節目光明正大罵總統,再相隔幾台,輸入密碼就有看不完的A片。罵總統和看A片都成了台灣人日常的一部分,二件天南地北的事也不過是離了幾個搖控器按鍵的距離而已。

更新時間|2020.05.07 17:0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您即將進入之內容需滿十八歲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第六條第三款規定,本網站已於各限制級網頁依照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之規定標示。若您尚未年滿十八歲,請點選離開。若您已滿十八歲,亦不可將本區之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瀏覽,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