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20.05.30 05:58

【陳時中專訪4】健保調漲如不可說的佛地魔 他已做好下台打算

文|李桐豪 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周永受    影音|陳岳威 何懿原 鄒雯涵 梁莉苓
採訪這日國內連續11天零確診,陳時中神情顯然放鬆許多,也以手勢作出「零」讓我們拍照。
採訪這日國內連續11天零確診,陳時中神情顯然放鬆許多,也以手勢作出「零」讓我們拍照。

對台北醫學院牙醫學系畢業的他而言,那件對社會有幫助的事情就是教大家刷牙,「我是一個牙醫師,我想教大家好好刷牙,潔牙做好,讓大家蛀牙變少。我覺得,我一個人很認真地在診所裡面教,我沒有辦法教很多的人,所以希望利用公共力量,讓更多人能夠潔牙,所以我從事公共事務,第一個願望是要讓台灣百分之50的人會潔牙,但後來的事情越做越多,就變成今天這樣子。」

1994年,他擔任牙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率先推動試辦牙醫部門健保總額制,「牙科總額幾乎是我一手創設的,原因是想到如果我推廣口腔保健太成功,大家沒有蛀牙該怎麼辦?所以我才想說做總額好了。大家把口腔保健做好,沒有蛀牙,我們還有錢賺。這是我的初發心,但這樣的初發心反而造成我們(牙醫)費用的保障。」

陳時中的辦公室放著許多民眾的打氣物品。(總統府提供)
陳時中的辦公室放著許多民眾的打氣物品。(總統府提供)

當年單純只是想推廣口腔保健衛生,教會大家刷牙,結果從牙醫當到牙醫公會理事長、衛生署副署長、然後成了任期最長的衛福部長,那個初發心協助他推動了健保牙醫總額、幫蔡英文寫醫療政策白皮書、推長照2.0,也幫台灣守住了武漢肺炎的攻擊。初發心也讓他續任衛福部長,要調漲健保費用。

 

漲健保費 不惜捨官位

調漲健保費率是台灣政壇不可說的佛地魔,每次調漲幾乎都以政務官下台為代價,但陳時中說他已經做好隨時準備畢業的打算了,該漲的要漲,該省的要省,該改革的也要改革。「醫療費用不夠,預算當然要省,但要合理的節省,留有餘裕的錢去做改革。我們現在的醫療效率太高了,把人事算得很精,護理人員的時間、每一張病床、每一分、每一秒,都掐得很緊。這次的防疫我們就看出這個危機,雖然這次整體疫情控制得很好,對正常的醫療沒有產生影響,可是未知的疾病很多,現在十年就一發嘛,中間會有小波折,我們不會每次都運氣很好,不見得每次都能控制得住。我們的醫療量繃得太緊,平常(應該)讓醫療人員輕鬆一點,去進修,戰時才有餘裕去打仗…」

3年前就任衛福部長,上任時引用醫師誓詞表示「醫療是服務業」,引發醫界反彈,如今要捍衛醫護人員的專業,言必稱「我們」,可他還是小鎮醫生的口吻,緩緩的,淡淡的,有理有據說他要如何巧推健保調漲的計畫,「我一面推,一面注意對方(社會輿論)的想法,我可能因應他的想法,退兩步,然後進三步,來來回回,一步一步,這樣,事情就一定會成功。」

陳時中小檔案
  • 年齡:66歲
  • 現職:衛福部長、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
  • 經歷:衛生署(衛福部前身)副署長、台北醫學大學董事、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
  • 學歷:台北醫學院(北醫大前身)牙醫學系學士
  • 婚姻:已婚,育有2子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