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6.26 05:58

【他為什麼殺警3】負債百萬妻重病 女兒最快樂的記憶令人心酸

文|胡慕情
鄭再由的妻子因脊椎受傷,長年憂鬱、多次自殺,得知鄭再由殺人後,不吃不喝,被送住院,體重僅剩33公斤。
鄭再由的妻子因脊椎受傷,長年憂鬱、多次自殺,得知鄭再由殺人後,不吃不喝,被送住院,體重僅剩33公斤。

殺警案凶嫌,在輿論描述下,是個窮凶惡極、裝病逃死的十惡之人。但本刊調查,發現犯嫌極其平凡,甚至孝順、愛家,但因外在際遇一波又一波的險惡衝擊,導致他一步步落入貧窮線,誘發精神疾病。

「婚後我太太不要和我媽同住。」鄭再由表示,詹素華無需料理三餐,鄭母和他們分住不同樓層;加上鄭父與三哥皆早逝,長兄好賭六合彩、二哥在外地工作,2位姊姊則出嫁,孝順的鄭再由捨不下母親一人,一直沒有答應詹素華的要求。

鄭家親戚說,婚後的詹素華陰陽怪氣:「不知道不滿鄭母啥,一直棄嫌她。鄭母半夜去便所,詹素華會站在樓梯口裝鬼嚇驚她。」鄭欣如和妹妹的記憶裡,也盡是母親對奶奶的排斥,「阿嬤對我們很好,但媽媽要我們不要理阿嬤。」

後來鄭欣如才知道,好賭六合彩的大伯,賭輸了,四處借錢,一次曾到家中要錢,詹素華拒絕,被狠狠甩了一巴掌。「我們不知道阿嬤當時有沒有維護媽媽。問她是不是因為這件事才不理阿嬤,她說不想談。」

鄭萱萱讀幼稚園時,鄭母過世,鄭再由與詹素華為遷出與否的爭執就此落幕,好景不長,詹素華大哥的化妝品工廠貨品出了問題,周轉不靈。其二哥只是模具工人,詹素華也沒有多餘存款,只能眼看大哥生意倒閉,一家人無家可歸。

不幸持續蔓延。1990年起,台灣中小型企業為降低成本陸續外移,撐不下的工廠則直接倒閉,鄭再由也受這波外移潮衝擊而失業。但他有專長,看好產業升級,仍須配電技術,他決定與朋友合夥開公司,拿與哥哥共有的房子抵押,豈料朋友捲款潛逃。由於房子仍有大筆房貸待繳,鄭再由繳納不出,房子最後全歸於嫂子名下。

是噩夢的重複。詹素華與鄭再由大吵一架,甚至大打出手。隔日,詹素華送鄭萱萱到幼兒園前,發現忘了帶鑰匙。由於平日不鎖二樓的窗,詹素華便踏著車蓋躍上遮雨棚想爬上二樓,入門取鑰匙。不料踩空、跌落,人倒於血泊之中。

 

自我否定 負債雪上加霜

住院是鄭欣如對母親最鮮明的記憶。當年詹素華從遮雨棚跌落後在醫院休養1個月,她與妹妹被送到外婆家照顧,鄭再由則到一家工廠從頭做起。但詹素華出院後,生活的風暴才要開始。

「媽媽當時傷到頭跟二節脊椎,結果醫生手術失誤,傷到另外二節脊椎,造成她小腿萎縮。」於是詹素華穿著紅衣,帶著對醫生的恨意到鄰近的飯店割腕。詹素華沒死成,但她一試再試。第二次,她將自己關在車裡燒炭,被鄰居發現,再度搶救回來。

詹素華確診重度躁鬱。詹家人怪罪鄭再由「把好好一個女兒搞成這樣」。實際上,他很努力善待妻女。鄭欣如說,儘管日子難過,鄭再由仍盡可能帶她們外出,「最常去虎頭埤。但入園要門票,我們沒什麼錢,所以爸爸會叫媽媽躲在後車廂,這樣只要買一張成人票。」

卑微的畫面,卻是鄭欣如記憶中唯一接近快樂的事。妻女的委屈讓鄭再由深深內疚,怪罪自己若沒失敗,就不會和妻子爭吵、導致她失足受傷。而二個女兒年紀尚小,仍待哺育,自責、對自我的否定與育兒壓力,使鄭再由渴望翻身。

「爸爸跟媽媽借20萬元去投資期貨,結果遇到金融風暴。」那是2011年,全球經濟因歐美債信危機、高失業率、中東政局不安面臨重大挑戰,鄭再由對外在經濟局勢缺乏準確判斷,這次失足,使詹素華的積蓄一毛不剩,甚至背負上百萬元的債。

當晚,鄭再由與詹素華大吵後沒有回家。年紀尚小的鄭欣如不知爸爸去哪了。「爸爸這次出事,才知道那次他也是坐火車跑去台北。」

台北,政治經濟重鎮所在。行政院、立法院、監察院前,每日都有舉著白布條者上訪控訴社會不公。鄭再由感到自己的命運也需要被聆聽,朝著一切平等正義得以實現的象徵前進,卻在那裡迷途。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06.26 18: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