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6.26 05:58

【他為什麼殺警4】憂鬱妻不斷尋短 四口之家只靠魚罐頭配飯過一餐

文|胡慕情
鄭再由長期被拖欠工資,使他併發被害妄想,認為有人要謀害他,於火車上病發,將員警當成謀害他的共犯,因而鑄下大錯。
鄭再由長期被拖欠工資,使他併發被害妄想,認為有人要謀害他,於火車上病發,將員警當成謀害他的共犯,因而鑄下大錯。

殺警案凶嫌的厄運一波接著一波。落入貧窮線且生病的他,仍焚膏繼晷努力償還債務。但壓力已讓他的家庭與病相伴,自殺、住院、爭吵,成為他生活的主旋律。在他相信與朋友合作能盡快翻轉命運之際,卻又一再被拖欠工資,終至使他迎來生命最大一次滑波。

鄭再由的姻親高政雄(化名)說:「那次他躲在台北車站三天三夜,沒吃飯也沒洗澡,說要躲壞人、有人要害他。」高政雄將鄭再由騙回台南並帶至奇美醫院就診,確認鄭再由因內外交迫壓力,罹患了思覺失調症。

藥物稍稍控制了鄭再由的病情,但進步緩慢。面對債務,鄭再由一邊當大夜保全、一邊接配電工作。鄭再由隔著玻璃窗,對著記者強調:「我真的365天都沒休息,一天只睡3、4個小時。」然思覺失調症會影響患者反應,鄭再由的工作能力因病起伏,還款能力並不佳。

他曾想過跟地下錢莊借貸,幸好理智讓他放棄,不過仍辦了銀行推出的各種現金卡,以卡養債。儘管政府在2008年就通過債務協商機制,鄭再由對這些協助政策卻一無所知。

日子愈來愈難,有時鄭再由一家四口只吃一罐魚罐頭配白飯。他和詹素華決定離婚,讓二個女兒跟著沒工作能力的詹素華以取得中低收入戶資格,減免學費;但貧賤夫妻百事哀,升上高職的鄭欣如遇上同學霸凌,向學校師長求援無門,也誘發憂鬱。

「媽媽只要發病,就罵我畜生、說怎會生我這種女兒、要把我殺死…」鄭欣如說,母親開始會拿棒棍打她,還說「爸母拍囝,天公地道」。也是如此,鄭再由又和她們重新一起生活,「我太太這樣,我要照顧她。」

一起生活,沒有消弭詹素華母女的衝突。一次爭吵,鄭欣如不小心撞到詹素華,導致她二度傷到脊椎,開刀植入鋼釘,生活能力變得更差,不堪病痛,選擇跳海自殺。

詹素華依舊沒死成,住進精神病院1個月。出院後她又再度燒炭,被放學回家的鄭欣如目睹。接連自殺、家中有二名以上確診精神疾病的鄭再由一家,始終沒有得到衛生局或社會局的積極協助。鄭再由只能憑靠己力安撫詹素華。而此時他會變成出氣筒,不斷被問:「什麼時候你會拿錢回來?」最後為了省下區區幾百元掛號費,鄭再由於事發前2年漸漸不再回診,最終迎來他生命最大一次滑坡。

2018年初,鄭再由和以前工廠同事詹仔重逢。詹仔看鄭再由保全收入僅約2萬元,勸他和自己合作:他進機器維修,配電部分交由鄭再由負責,「少說也有7、8萬元收入」。於是鄭再由辭去保全,全心投入他熟悉的配電一途。

二人的合作方式偏向外包性質。鄭再由得先自行支付維修與配電的材料費用,待詹仔將機器還給客戶後才能取款。但鄭再由經常無法回收款項,使他積欠材料行費用,讓他不得不跟鄭欣如調用繳學費的錢。

 

妄想恐懼 對接現實委屈

根據筆錄記載,詹仔主張他沒有拖欠鄭再由帳款。詹仔卻在事發後私下跑去找鄭欣如,並給她一筆錢:「鄭再由在我這邊做的有2萬8千元,還有一條3萬元。但最刁難你爸的,是老陳。」

老陳是詹仔的朋友,事發前進口一台價值上千萬元的機器至詹仔那裡請鄭再由配電。老陳欲收取佣金,詹仔不給,雙方爭執,導致鄭再由的配電費用遲遲沒有著落。現實上虧欠他的人,成為鄭再由腦中「整人遊戲」的主謀。拖欠的帳款,則成為「謀財害命」的象徵。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06.26 18: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