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7.26 05:58

【大麻是魔更是藥5】和安非他命同列二級毒品 藥用大麻合法難度高

文|鄭進耀    攝影|王漢順
律師李菁琪代表綠黨對外多次主張開放藥用大麻。
律師李菁琪代表綠黨對外多次主張開放藥用大麻。

大麻事關疾病療效的認定問題,同時也事關國家治理的意識型態問題。

台灣綠黨在今年初立委大選時,提出「藥用大麻合法化」政見,包括:開放大麻萃取油、膠囊,並依濃度分列食品和藥品管理,也希望開放更多病症適用此類藥物。

在藥用大麻之後,還隱含更激進的政治主張。張竹芩不諱言:「藥用大麻合法化是對大麻去汙名化,才有機會推動大麻全面合法化的可能。」大麻的全面合法是各國綠黨追求的目標之一。2020年立委選舉選後,綠黨內部研究發現,這是台灣綠黨有史以來最受注意的政見,並獲得大部分年輕選民的支持,「這個政見對選舉是正面的效果。」

不過,大麻是歐美青少年第一個接觸的「毒品」,他們普遍對大麻沒有戒心,這也反映到他們對大麻的態度:美國蓋洛普民調長期針對美國民眾調查對大麻的態度,2017年,已有66%的人支持開放;加拿大在2017年的民調也有53%的人支持開放。

相比之下,台灣人對大麻很陌生,近5年台灣大麻查獲量占所有毒品僅0.2至7.7%。台灣社會對成癮物質的態度也很保守,例如2013年研考會的委託民調顯示,有7成5的台灣民眾反對毒品施用者《刑法》除罪,而僅施以戒癮治療。不論是美國還是加拿大,合法過程皆有強大的民意做後盾,促使政治人物和倡議者以政治力量促成開放,這個路線在台灣似乎難度頗高。

從衛福部5月聲明的會議紀錄看來,官方決定開放程度及如何開放的關鍵依然仰賴醫療科學意見,而目前關於大麻的科學討論仍落後一般使用者的經驗。比如一般大麻的使用經驗都有助眠和放鬆鎮定的效果,但連這個普遍基礎的「大麻效用」也尚無醫療臨床的支持。而開放派的倡議者,訴諸的仍是國家治理與個人自由的政治觀點,面對的則是還無法取得主流民意支持的困境。這二股力量的消長,將決定日後台灣開放大麻的樣貌。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