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08.27 05:58

【影帝強忍痛1】跳鍾馗可能會死人! 5個聖筊說服他來演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影音|洪偉韜    攝影協力|嚴鎮坤、劉耀勻 
在《馗降:粽邪2》中,李康生有跳鍾馗的演出,他堅持親身上陣。(華影國際提供)
在《馗降:粽邪2》中,李康生有跳鍾馗的演出,他堅持親身上陣。(華影國際提供)

金馬影帝李康生演電影並不奇怪,但主演的並非蔡明亮的電影,而且還是驚悚鬼片,當中的反差,才是有趣的一件事。

數年來,李康生曾經歷小中風,因為怪病歪了脖子,康復後的李康生,這回演鬼王鍾馗,必須披上30公斤的官服,這不算難,「更難的是,我從蔡明亮的電影跳來這裡。」而過往在藝術片中可以全裸看似沒有包袱的李康生更承認,自己也是有偶包的。

偶爾,李康生也不必悲慘寫實,可以像一個科幻片的人物。他透露自己最想演的其實是喜劇。
偶爾,李康生也不必悲慘寫實,可以像一個科幻片的人物。他透露自己最想演的其實是喜劇。

他對自己的樣子有要求,像訪問前一天,請李康生帶墨鏡來搭配衣服。意外的是,他帶來多達6、7副,就著服裝試了後挑定;此刻他已不像那個蔡明亮電影《日子》中那個慘澹求醫的小康了,他甚至像是科幻片裡,一個令人摸不清來頭的角色。

但如果找李康生演科幻片,頓著想著的他,節奏應該也是很慢很慢的吧。他承認:「我從小到大就是這樣,就是比較慢。」現在想要快一點嗎?「也不是耶,我希望生活能夠慢一點,賺錢快一點。」也挺好,在生活的河流裡,人這個載體就活得更通俗、更血肉一點吧。

有人曾說李康生是冷面笑匠,但他不是刻意搞笑,大概是他的拍點會往後落下,說話的節奏因而有了異樣的歡樂感。與他說話,快不必然制得了慢,他的慢就是他了,當他緩緩道,「現在有快一點,跟著別人的節奏快一點。」沒有咄咄逼人,也沒有急切。

李康生承認拍別人的戲很難,「從蔡明亮的戲跳來演鬼王,這就是一個難度。」
李康生承認拍別人的戲很難,「從蔡明亮的戲跳來演鬼王,這就是一個難度。」

演出恐怖片《馗降:粽邪2》,是他從影近30年以來台詞最多的一部電影了。李康生笑了,更加碼:「我覺得這是我演過最累的一個戲。」扮演鍾馗乩身的他,要穿上30公斤的服裝跳鍾馗、要以台語記住許多符咒,演出時有許多禁忌,就怕被無形靈魂盯上他不是正牌鍾馗,惹邪上身。

他想起,「還沒確定接演之前,我上網搜尋一下『跳鍾馗』是怎麼一回事,後果是相當恐怖會出人命的,我就不敢回監製電話。」最後接演,除了監製以他的名字問鍾馗,擲出5個聖筊;也因為蔡明亮之前找他演鍾馗,他曾拒絕,「這次又有人找我演鍾馗,我想,難道是命中注定嗎?」

拍攝時,劇組曾在猛鬼飯店取景,李康生八字重,從不直接說自己怕,「但是我還是會害怕…」所以他換個方式找人陪,「因為我們都拍夜戲,去上廁所的地方要走好幾百公尺,我都說,我八字比較重,大家想要上廁所跟我走。」

服裝提供:Peter Wu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