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09.05 05:58

【陳詩欣坦白講1】她獲台灣首面奧運金牌 連串負面新聞父親要她滾出去

失敗的冠軍女兒

文|陳昌遠    攝影|周永受    影音|梁莉苓
2017年,陳詩欣在花蓮做選手4級培訓有成,擔任東華大學跆拳道總教練,該年率領亞洲少年跆拳道錦標賽國家代表隊,以3金2銀6銅打破上屆紀錄,卻也在那年因週刊爆料而離開花蓮,移居新竹,假日她習慣到漁港散心。
2017年,陳詩欣在花蓮做選手4級培訓有成,擔任東華大學跆拳道總教練,該年率領亞洲少年跆拳道錦標賽國家代表隊,以3金2銀6銅打破上屆紀錄,卻也在那年因週刊爆料而離開花蓮,移居新竹,假日她習慣到漁港散心。

2004年雅典奧運陳詩欣奪下跆拳道金牌,榮耀加身、功成名就,叛逆與低谷都是勵志故事,如同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不得志的父親培養女兒,最終實現奪冠的願望。

3年前週刊爆料婚外情,頂尖運動員的故事再開展,成了兩情相怨的婚姻故事。面對一連串負面新聞,她一邊打離婚官司,一邊躲避他方,最後落腳新竹開道館。

奧運光環沒了,個性強勢、想做自己的她自認失敗,一切重新開始。從巔峰跌到谷底,她另有一番體悟:「要學會從失敗中站起來。一定要跌到最深,才知道你有沒有足夠自我喊話、對話、信念。」

有時閉上眼,陳詩欣會想起5歲練跆拳道的自己,聊著聊著,眼淚嘩啦啦流下來。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裡不得志的父親看見女兒們的天賦,抓去練角力,小女孩的生活從此是訓練與磨練,陳詩欣的童年也是如此,鋼琴、芭蕾舞、繪畫都曾經學過,一瞬之間消失了,只剩下踢腿前的喊聲:「殺。」

「我的生命當中,眼睛張開,任何事都跟跆拳道完全相關。」下午1點的道館仍很安靜,學跆拳道的小朋友們還沒進來,42歲的陳詩欣隨意地坐在道館軟墊上,「我剛開始經營的時候,好害怕人家進來看到我就說:『那個是不是週刊上面報的那位?』」

2004年陳詩欣獲得雅典奧運金牌,是台灣體育史上第一人。(達志影像)
2004年陳詩欣獲得雅典奧運金牌,是台灣體育史上第一人。(達志影像)

2004年雅典奧運,陳詩欣奪得跆拳道金牌,桂冠戴在頭上是榮耀加身,從此前途一片光明。國光獎金月領7萬5千元,又在台北體院擔任副教授,月薪水8萬元。30歲人生可說是在巔峰了。

 

桂冠加身攀巔峰 負面新聞墜谷底

採訪時,她提起那些讓她害怕的字眼,圖利、體罰學生、婚外情、家暴。3年前,一連串的負面新聞爆料,原本她經營道館,學生150人,做基層四級培訓,選手70人。好友陳韋昌說:「花蓮跆拳道代表隊10位選手,有8位是她栽培的。」成績獲得體育署矚目,受邀在東華大學擔任教練主持1年1千萬元的訓練計畫,又擔任亞洲錦標賽青少年國家代表隊跆拳道教練,獲獎成績更打破過往紀錄。

一瞬間,沒了。她辭掉大學教練職位、道館轉給妹妹經營,搬離花蓮。逃難似的,先是回北投老家避風頭,父親聽太多閒言閒語,覺得丟臉沒面子要她滾出去,她又帶著4歲的小兒子找地方,最後落腳新竹新豐開道館,連招牌也不敢寫自己的名字。

問她現在生活怎麼過?她準備好面對採訪,要把人生從頭說起。一臉我是不會垮的表情說:「我覺得我還滿傳奇的耶,我把你當好朋友這樣聊吧,才能講得比較誠實。」她身體削瘦,綁著馬尾哇啦哇啦地說話,一雙眼有點銳利,但說到打離婚官司時,大女兒要跟著前夫,她覺得情感撕裂,走在路上,「還想過要不要輕生。」

 

虎父鞭策奪冠軍 女兒離家做自己

童年時期的陳詩欣,小時候父親開道館,簡單寫一塊牌子掛上就開始招生。(陳偉雄提供)
童年時期的陳詩欣,小時候父親開道館,簡單寫一塊牌子掛上就開始招生。(陳偉雄提供)

她說看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哭得最慘的一幕,不是裡頭的女兒突破困境奪下勝利,而是女兒被要求上角力場。「我覺得我爸爸比那個爸爸還可怕,拿著教鞭在打,別人上課踢不好,他第一個打我,我回到家爸爸居然跟我說:『殺雞儆猴。』我無言你知道嗎?很多(髒話的)語助詞都出來了,放在心裡啦。」跆拳道從軍隊教官傳至民間,她父親陳偉雄少年學武開道館,是跆拳道界元老,個性孤傲,因與其他教練意見不合,被嗆有本事就自己教出好選手,因此狠下心要女兒練到頂尖,即便陳詩欣的奶奶罵陳偉雄太狠,仍是練到底,要她拿下所有跆拳道冠軍。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09.07 11:3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