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現場
2020.09.20 05:58

【我是黑道情報員1】靠色情行業起家25歲開夜總會 他偷渡香港被吸收當情報員

文|鄭進耀    攝影|鄒保祥
戴崇慶是高雄餐廳秀場大亨,但也曾替國民黨情治單位效力,參與多次行動。
戴崇慶是高雄餐廳秀場大亨,但也曾替國民黨情治單位效力,參與多次行動。

從清末的辛亥革命、二戰後的228事件、80年代的江南案,在不同時代的政治事件裡,都可看見幫派兄弟穿梭其中的黑影。在台灣,除了竹聯幫之外,本土角頭到底與政府維持怎樣的關係?在高雄秀場名人戴崇慶身上看到了這樣的軌跡。他不僅參與1960年代的香港情報工作,也在美麗島事件打擊黨外勢力。他和江南案的陳啟禮都拒收政府的酬勞,說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愛國。

2000年之後,政治版圖改變,愛國的戴崇慶試著加入民進黨。當賭博、色情都網路化,連包工程門檻也變高了,兄弟愈來愈難混。竹聯大老張安樂說,政治立場不重要,愛國也不知愛哪個國了,還是眼前有錢、有利益最重要。

78歲的戴崇慶在住家裡接受我們的採訪,這是一處位於高雄苓雅區的商辦大樓,大樓外牆剝落,室內沒有冷氣,慘白的日光燈,牆上是一副戴崇慶收藏的武士刀。

戴崇慶的客廳牆上掛著一副往來的日本黑道贈予的武士刀。
戴崇慶的客廳牆上掛著一副往來的日本黑道贈予的武士刀。

他自稱「港都聞人」,近年在媒體上的「頭銜」是白冰冰的「前男友」。時間若再往前移,可以發現戴崇慶身分「多元」,1972年他在高雄地方媒體稱他是「愛國華僑」,1984年媒體點名他可能入列一清專案的掃黑名單,1986年,他又成了增額立法委員候選人,但高票落選。

他毫不忌諱自己複雜的背景:「我17歲就帶了30個小弟,四處打架,在高雄有點名聲…。」他滑開手機,是一則娛樂新聞的剪報,內文稱高雄秀場大亨戴崇慶有情報員背景,與高層關係密切。他曾涉入美麗島事件,甚至一度被懷疑是林義雄案的嫌疑人。我們採訪了幾位高雄地方人士,每個人都對「戴董」的經歷繪聲繪影,也有人說他吹牛。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戴董是地方曾經具影響力的角頭,即便事過多年,有些高雄地方人士談起他仍有所戒心:「這種人,我不方便講啦,我們不要有牽扯不要較好。」

國家力量與幫派相互利用、共生關係在當代並不罕見。例如,近日香港元朗事件,警方放縱黑幫分子毆打抗議民眾。在台灣,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的研究發現,二二八事件時,國民黨政府透過情報系統策動幫派分子滲透到各地社團,借機生事造成出兵鎮壓的藉口。1984年,台灣國防部情報局招募竹聯幫分子陳啟禮、吳敦於美國,刺殺華裔美籍作家江南。

日前,流出一份機密文件,顯示竹聯幫派與黨國體系關係密切,但對於本省角頭與政府的關係,一般大眾所知有限。
日前,流出一份機密文件,顯示竹聯幫派與黨國體系關係密切,但對於本省角頭與政府的關係,一般大眾所知有限。
日前,流出一份機密文件,顯示竹聯幫派與黨國體系關係密切,但對於本省角頭與政府的關係,一般大眾所知有限。
日前,流出一份機密文件,顯示竹聯幫派與黨國體系關係密切,但對於本省角頭與政府的關係,一般大眾所知有限。

《鏡週刊》日前曾經坡露一分從警備總部流出的文件,顯示外省幫派「竹聯」曾與國民黨黨國體系關係密切。然而,台灣黑道生態複雜多元,除了竹聯之外,當年的本省角頭與黨國體系是維持何關係?戴崇慶自曝的特殊經歷,似乎是一個縮影,並且涵蓋多個以往似乎並不太為人所知的面向。

出身高雄的戴崇慶,父親是港都戲院的老闆,曾投資電影,也與二二八事件下令槍殺民眾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關係良好。一位與戴崇慶往來多年的地方人士透露,戴家不只經營戲院,也在市政府後面經營風化區的生意。而色情業正是餵養黑道的養分之一,戴崇慶便以此發跡。

他先後在高雄開餐廳、經營業總會、酒店,25歲就成了夜總會的老闆:「那時候很風光,我在高雄是第一位在餐廳裡引入藝人登台,那時候陳今佩、包娜娜、姚蘇蓉都來我的餐廳登台過。」不過,戴崇慶的脾氣不好,一次賭場衝突,砍傷了高雄重要大哥張省吾,夜總會因而關門。

此外,他自稱和歌手姚蘇蓉交往,當時關係也到了盡頭:「我沒了事業,連愛情也不順,當時念頭只有想死,朋友勸我換個環境,介紹我去香港。」他從基隆上了一艘貨船,偷渡到香港,上岸後住在重慶大樓的旅社,該旅社是台灣「國防部情報局」(現今的軍事情報局)位於九龍分站的基地之一駐點。

「我並不知道當時已經被情治單位看中,我只是當作換個環境,重新開始而已。」他一樣從街頭開始,先當起碼頭搬運工人,再自學日語,在當地當起了專接日本遊客的導遊。事業一步一步穩定成長,他最終還有了自己的旅行社,為了安全還雇了數名大圈仔(中國來的幫派分子)當保標。

戴崇慶上岸的前2年,香港新華社才公布1項數字,有七千多名國民黨特務在中國活動。根據深圳邊防人員葉騰芳的回憶錄,1952年到1969年之間,中港邊境有六百多名國民黨特務被打死。

1970年,戴崇慶在香港取得身分並順利發展事業,此時,台灣情報局的人找上門,要求他為國家效力,到那時他才知道,他偷渡到香港的貨輪,正是情報局運送工作人員偷渡到香港的交通船。「工作對我來說不難,有幾個人會來借住,我負責他們的安全。」之後,又要求他進入中國拿取情報文件:「我不知道裡面是什麼,用信封裝著,拿到香港後,會有人來取走。」

戴崇慶做這些事,內心仍是有一絲畏懼的:「台灣派來的人失事,被左派殺後棄屍在水塘,沒人敢去認屍,我也擔心自己的安危,所以出入都跟著5位凶狠的大圈仔。」他也說,因為自己工作績效良好,曾經返台接受情報局當時的副局長王興中召見,日後工作都由王興中直接指揮。

更新時間|2020.09.21 11:4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