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
2020.10.01 17:00

【鏡大咖】我的獨立時代 王瞳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陳廷豐    攝影協力|劉耀勻 
王瞳從造型到眼神, 都有了自己做主的光芒, 這是骨子裡自認奴才的她, 以前少展示出的一面。
王瞳從造型到眼神, 都有了自己做主的光芒, 這是骨子裡自認奴才的她, 以前少展示出的一面。

跟馬俊麟因拍戲傳出緋聞,讓王瞳經歷了一段比八點檔還八點檔的人生,工作被凍快1年後回到《多情城市》拍戲,戲如人生,人生也如戲,王瞳當然有感。

但非得要經歷這種根本性的板塊位移,王瞳才敢去改變、去爭取。她七月跟艾成去登記結婚,是她獨立時代的開始,也象徵著為自己負責,不只新婚人妻的事,大的小的瑣細的事,快要三十四歲的她首次學起。

八點檔演了多年的王瞳說:「以前覺得,八點檔的劇情比較不合理,但現在好像也沒什麼不合理。」

十四歲就拍戲出道,王瞳入行超過20年了。最近她對生活有一些新的嘗試,像是⋯人生中首次到郵局寄包裹,她說:「阿公生病,我買了滴雞精要寄給他⋯好多第一次,好多很糗的事。」甚至她也第一次去銀行軋支票。

這1年的動盪與低谷, 最後結了婚, 劇烈的變化讓王瞳體認到, 簡單其實就是一種幸福。
這1年的動盪與低谷, 最後結了婚, 劇烈的變化讓王瞳體認到, 簡單其實就是一種幸福。
人生34歲才開始 王瞳

1986年10月1日生。2000年因演出電視劇《阿扁與阿珍》中的童年阿珍而出道,演出過《夜市人生》等多部知名電視劇,也是87樂團鍵盤手。因與馬俊麟假戲真做,工作被冷凍,7月復工演出《多情城市》。

 

一件事發現 自己骨子是個奴才

什麼是因什麼是果呢?原來王瞳從來不認為自己是獨立的個體,如果不是因為去年感情遇到亂流強颱,把她震出舒適圈,王瞳大概也不會想撥開父母的羽翼,而那時候她暫時沒了演戲的工作,且形象大傷。但正因為如此,她終於可以不顧父母意見,跟艾成突然閃電登記結婚。

世事有大有小,有重要與不重要,小傷口或許不需進醫院,但惡疾就必須就醫,大小問題有不同的處理方法;而王瞳卻從穿耳洞這件小事,剖入自己的內心與思路。

對她而言,這是具有高度象徵性的事。「我今年6月去穿耳洞,33年都沒穿,因為我媽叫我不能穿,我就乖乖的,但我妹是一高中就跑去穿。(媽媽有跟妹妹說不行?)有,但我發現,我骨子裡就是一個奴才,我媽只有念她一下,後來媽媽就說『沒關係,姐姐的耳垂比較厚,姐姐不要穿。』」

她終於開始管理自己的財務,找會計師、自己開發票。多年來王瞳不知自己賺了多少錢⋯王瞳承認自己一直在負擔家計,她曾經沒有成就感,「你不知道在忙什麼,看不到所有的錢,每個月只有給我1萬元零用錢。還沒結婚前都是領這個數字,結婚後,我媽才把經濟大權還給我。」說完,她笑了一下。

王瞳童星出道,過去錢全匯進爸爸戶頭,自己只領1萬元零用錢,是結婚後才自己管錢。
王瞳童星出道,過去錢全匯進爸爸戶頭,自己只領1萬元零用錢,是結婚後才自己管錢。

我猜測這樣的神采奕奕、這樣浮出酒渦的笑容,可能是一種掩飾,因為即使說到一些聽來似乎令人不安的事,像是「我爸媽他們也是會擔心,我的錢會被艾成拿去用」時,王瞳的大眼睛瞇瞇地,依然笑著。

暫且就當成新婚之中尚有它的新奇與甜蜜,而不是佯裝這表面下什麼都好。王瞳解釋,婚前她跟父母談過了,「我會負責他們的生活費,也要繳他們的房貸。」而艾成對結婚前這必須不斷過關的反應是?「艾成很可愛,他一開始就說『妳放心,我不會用到妳一毛錢。』他也跟我爸媽這樣說。」

王瞳說:「我父母現在是不贊成也不反對, 」她輕頓了一下(不是像演八點檔那種講到祕密會停頓一下的特意停頓),「但以前是強烈反對。」

 

艾成與王媽媽 曾槓到天昏地暗

王瞳與艾成交往9年,中間一度分手,經過她的不倫戀風波後,兩人反而結成婚了。或許她重新找回了愛情,也或許,她將就於現狀的選擇,可是王瞳卻說:「就是勇敢吧。」

把事情給爸媽處理,王瞳有感:「不想那麼複雜,反而變得更複雜。」說來彷彿是個悖論,要阻斷複雜之路,你唯有先以自己的手去處理複雜。

一向都聽媽媽話的她,從小到五專受的是打罵教育,常被媽媽用掃把、衣架打到瘀青。原來媽媽怕王瞳被人騙,以為打與罵可以管住小孩,卻讓王瞳留下巨大陰影,心裡是溫順的傷痕。任這樣的心情生根滋長,如同獸欄裡的獸嘗飽了鮮血後,偶爾會浮出她的表面。

艾成2016年曾中邪,王瞳沒放棄他,而艾成挺她經歷不倫風波,兩人7月底在教友見證下登記結婚。(民視提供)
艾成2016年曾中邪,王瞳沒放棄他,而艾成挺她經歷不倫風波,兩人7月底在教友見證下登記結婚。(民視提供)

「艾成太疼我了,他是心疼,他太知道我內心裡有多麼糾結,從童星出道後有很多的苦,都是往肚子裡吞。」經濟壓力下,奴才也會造反,王瞳曾對父母言語失控;而艾成曾經中邪、被鬼附身近兩個月,暴食成性到兩人從來沒有好好吃一餐飯。當心情淪落的人碰到了另一個人,傷口終於找到自己的出口。

王瞳與艾成交往期間,艾成與母親互不喜歡對方。一次王瞳為了艾成跟媽媽吵架,哭了一晚,她回憶:「我跟艾成說,我找到我們一直沒辦法結婚的毒鉤,我夾在你跟我媽中間。你不喜歡我媽,我媽不喜歡你,我夾在中間快要窒息了⋯我們是晚輩,只有你願意與我媽和好,你必須做這件事情,我們才有可能。他真的照做了。」

做些什麼?「他跟我媽媽道歉,說以前所有事情都是他不對⋯」艾成經濟不穩,王瞳媽媽長期對艾成有負面言辭,而王瞳抱怨媽媽時,他也常替愛人覺得委曲,「本來他是沒有辦法原諒我媽媽的。但他現在改了也成熟了,不會像以前跟我同一個鼻孔出氣了。」

 

180度大轉彎的人妻宣言

由於通告之後,接下來王瞳要趕著去拍戲,她一邊回答著問題,也一邊看著手機掌握時間,顯示她的個性是很清楚的,這刻當下,人生終於可以獨立之外,她更展示著對工作的所有權。

王瞳承認, 以前她總是在原地 不知道該怎麼辦, 決定為自己擔起責任,  絕對是她的一大步。
王瞳承認, 以前她總是在原地 不知道該怎麼辦, 決定為自己擔起責任, 絕對是她的一大步。

30歲那年,她趕拍八點檔,也參加舞蹈選秀節目《舞力全開》,有過7天沒睡覺的日子。「我不敢睡,我怕我一睡就起不來,連瞇都不敢瞇。為了練舞,我就把我睡眠時間拿去練。」而最近她一樣在趕拍八點檔,不同的是,下工後她回的,是與艾成一起的家。

王瞳坦承自己還在學當人妻,「你不要想對方可以為自己做什麼?你要想,我可以為對方做什麼?但目前都是艾成在為我付出啦,因為現在太忙。我每天都要帶我的水壺出門拍戲,回到家,他不會主動幫我裝水壺,以前我的個性,會生氣,覺得真的很不貼心耶!可是我現在會換個口氣,不好意思喔,我真的很忙很累,你可以幫我洗一下嗎?然後我覺得家裡的水比較好喝⋯」

接下來,王瞳想演一些潑辣或是使壞的戲,人生有很多面,演技也該拿出相對的面向。
接下來,王瞳想演一些潑辣或是使壞的戲,人生有很多面,演技也該拿出相對的面向。

「但我覺得艾成已經很棒了,艾成常跟我說,他是一本很薄的書,他不是不做,他是不懂,當我跟他講的時候,他就可以變厚再變厚。」艾成求婚時沒有粉紅氣球飄飄,也沒有意外的驚喜,連婚戒都是王瞳叫他去買的,「他是個金牛男,很務實,但也很可愛。把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很生活,他會一直問你餓不餓?有沒有吃東西?有沒有吃維他命⋯我發現,艾成的愛不是那種轟轟烈烈的,是細水長流讓你很有安全感。」

不知道對於王瞳,什麼叫轟轟烈烈呢?

場邊側記

王瞳提起,因為父母的態度,結婚對她並不容易。「但我決定要為自己負責,好或不好,不會是父母要扛的。就算我今天過得不好,我也不會回家哭,表示我做得不好,我可以反省。我覺得爸媽,就讓他們開開心心過日子、享受他們的晚年⋯」父母與兒女之間的感情債,才是一本該愈學愈厚的書。

  • 化妝:名辰(雅舍思造型)/髮型: Monkey Hou(雅舍思造型)/服裝提供:藍色上衣(H&M)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