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
2020.10.17 05:58

【尤美女專訪2】畢安生自殺點燃同志怒火 反同勢力反撲讓她倍受驚嚇

文|曾芷筠    攝影|周永受    影音|鄒雯涵
2016年11月,前立委謝啟大(前左)在公聽會上發表聳動、錯誤的反同言論,尤美女(前右)試圖溝通,一言不合吵了起來。
2016年11月,前立委謝啟大(前左)在公聽會上發表聳動、錯誤的反同言論,尤美女(前右)試圖溝通,一言不合吵了起來。

她出身彰化鄉下傳統家庭,父親是地方小銀行基層員工,母親是家庭主婦,在6個兄弟姊妹中排行么女。她念彰化女中時是頭髮耳上1公分、裙子膝下1公分的模範生,她說如果不是婦女新知的啟蒙,今日大概也是跟著罵同婚的長輩。

一下子,她站在潮流前端。解嚴後改革大浪打來,她在總統府前丟衛生棉,抗議月經不潔的傳統觀念,在媒體上談性騷擾、家暴。1994年她開始在體制外倡議修改《民法》,從夫居、冠夫姓等歧視法條一個個被打倒。她聲音溫柔但語速快,帶點台灣腔:「一個社會事件發生,準備好就有機會衝上去,像《性別工作平等法》是因為國父紀念館事件(當年女性館員年滿30歲就被強迫離職),《家暴防治法》是因為鄧如雯殺夫案,《性侵害防治法》是因為彭婉如事件。」

這些事件她說得像背誦法條,但在當時是石破天驚的轉捩點。1993年長期被家暴、性侵的鄧如雯,忍無可忍殺了丈夫,在婦團聲援下被判刑3年,更促成《家暴防治法》通過;1996年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彭婉如到高雄開會卻失蹤遇害,引發社會重視婦女人身安全,在國會擱置多年的《性侵害防治法》趁勢踢開大門,走上性別平等、人權的立法之路。

 

素人當立委 修法惹反撲

尤美女(右)從小是標準乖乖牌、好學生,圖為參加國語文競賽得獎。(尤美女提供)
尤美女(右)從小是標準乖乖牌、好學生,圖為參加國語文競賽得獎。(尤美女提供)

2012年她被婦女團體提名,成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她沒有派系和選區民意支持,講話也不是大砲型,缺乏媒體吸引力,能生存全憑法律專業。她是政治素人,辦公室助理們也多是搞社運、學法律出身的年輕女性,每次法案協商,她都抱著一整疊資料據理力爭,像錄音帶一樣重複講述,不厭其煩。2014年因塑化劑、毒澱粉修《食安法》時,她堅持要由業者而非消費者舉出司法證據,與持不同意見的司法院、法務部、國民黨周旋,足足協商9次他們才願意讓步,破了立院紀錄。

那個始終站在理想制高點的姿態,有時讓她顯得不合時宜。2014年,民進黨仍在野時推同婚,整個國會只有她與鄭麗君、段宜康、蕭美琴等同婚鐵票,其他人不敢表態,那幾乎是99比1的懸殊差距,難怪她一個人天真地等在主席台上,沒有立委來開會。

尤美女(右3)2000年時參與「慰安婦」東京大審模擬法庭,她當時扮演檢察官。(尤美女提供)
尤美女(右3)2000年時參與「慰安婦」東京大審模擬法庭,她當時扮演檢察官。(尤美女提供)

2016年民進黨執政,10月法籍台大外文系教授畢安生,疑因與伴侶的關係不被法律承認,無法繼承伴侶的遺產房屋而自殺。同婚議題再度點燃同志怒火,府方高層決定處理危機,尤美女與同黨立委召開記者會,宣布提出《民法》修正案,敲鑼打鼓勢在必得。然而黨團意見分歧,反同力量集結反撲。11月17日,法案再次來到司法法制委員會,國會外2、3萬反同人士兵臨城下。

尤美女記得很清楚:「警衛說他們已經衝進來,再不離開會有生命危險,我說還沒簽字怎麼散會?我當時在議場主席台,雙方堅持不下,就一直耗,最後國民黨讓步到只要辦2場公聽會,就簽字宣布散會。一簽完,一個抗議者假冒記者衝向我,拿著標語叫囂,警衛趕快護送我出去,我走得非常快,但回辦公室的那100公尺的路,感覺非常遙遠。」

★《鏡週刊》關心您:

  • 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 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