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1日早上10點多,27歲的阮國非離奇地隻身出現在新竹縣鳳山溪邊,沒穿衣褲、2支手機遺留在家裡。隨後他與民防、警察發生肢體衝突,警察陳崇文情急之下開了9槍,阮國非送醫後失血過多不治死亡。這條人命的刑事責任正由新竹地檢署調查中,監察院也已主動提出申請,將釐清各方責任疏失。

阮國非是誰?他從哪裡來?有什麼夢想?背負怎樣鉅額代價?為何寧拚命抵抗也不願投降?我們跟著阮家人的腳步回到越南中部最大省分義安省,凝望遺照中那張陌生臉孔,訪問親朋好友,拼湊出阮國非的故事。

一路上都沒有人回頭,前方的道路通往家鄉。2017年9月22日,早上7點半的班機,妹妹阮氏草小心翼翼地將骨灰罈裝在黑色背包內,像抱小嬰兒那樣捧在胸前,黑色帽簷壓得老低,一路上不斷低聲呢喃:「哥哥,我們要上飛機了呀!」她紅著眼眶把哥哥安放在靠窗的位置,不遠處正好有幾個也被移民署遣返的逃逸外勞,同樣搭上了這班飛往河內的班機,吶吶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