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

  1.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失聯移工逃7年變老闆 招募同鄉打工月入10萬

    32歲杜姓越南籍移工失聯7年,日前遭到台南市專勤隊盤查落網,該名移工在這7年內,與同樣是越南籍的女友育有1子,並藉伴侶名義成立工程行當起包商,承攬工地工程,四處招募失聯移工幫忙,估計每天進帳5,000元,月收應有10萬上下。

  2.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她家鄉鄰居慘斷炊 雇主暖心掏腰包買糧食援救

    全球受武漢肺炎(COVID-19,亦稱新冠肺炎)影響,經濟大受衝擊,近日香港一名網友透露,家中的女性菲律賓移工因家鄉鄰居頓失收入,迫於無奈向自己求助,他一聽立刻掏出港幣500元(約新台幣1,902元),讓她買糧食寄回菲律賓,成為一段佳話。

  3. article hero image
    時事、生活

    境外移入再+1 20多歲女性菲籍移工入境無症狀確診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14日)召開臨時記者會,宣布新增一例境外移入確診,20多歲來台工作的菲律賓女子,本月10日入境台灣時無症狀,於今日確診,指揮中心已匡列同班機前後排12人為居家隔離對象,機組員5人為自主健康管理對象。

  4.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鏡相人間】血染奴工船 權宜船漁工死亡事件

    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

  5.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1】大浪來不許進船艙也沒穿救生衣 就算手臂被魚鉤貫穿也不能停工

    台灣擁有1,100艘遠洋漁船,每年產值高達新台幣400億元,是海上的漁業強權,卻也因為過度捕撈,被歐盟祭出黃牌警告。去年台灣脫離黃牌名單,看似保住霸主顏面,但海上的剝削和暴力,卻因此躲向更深、無法監管的暗處。1艘由台灣船東經營、註冊在萬納杜的權宜漁船「大旺號」,去年自高雄出海後2個多月,竟發生漁工死亡事件,同船漁工不僅指控台籍船長、大副施暴,也懷疑這些暴力行為可能和漁工死亡有關。我們獨家取得3位曾在大旺號上工作的漁工證詞,試圖拼湊這艘被台灣政府視為「管不到」的外國籍鮪魚船,究竟出了哪些差錯,讓離鄉原是為風光回家的漁工,最後只能化為海上冤魂、再也無法歸返?

  6.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2】船長動輒打罵施暴 19歲青年上船2個月成冤魂

    漁工像是工具,不好用,就會被修理。「船長會用他的拖鞋丟我們。」Manny做出揮舞的手勢,手掌往前朝向我的臉,一邊補充「那是很硬的拖鞋。」平常帶著鐵鉤的竹竿本是用來抓魚,也開始不時朝漁工飛來,有人閃躲不及、被打到瘀青,「他們不管有沒有打到人,我們要自己閃開。」Manny急切地說。

  7.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4】船員被騙解約 不但3個月薪資全扣光還負債

    大旺雖然名義上是外籍船、船上被視為外國領土,但依台灣法律規定,船東及船長、大副是台灣人,被移送及檢舉的罪名是人口販運罪,及刑期超過3年以上的刑事重罪,台灣政府已有審判權。然而,今年5月7日大旺號卻又再次自旗津出海,船長、大副去向不明,有漁工則指稱船長已換到別艘船上、再次出海。

  8.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5】台灣是全球漁業強權 漁工權益卻敬陪末座

    儘管在官方的說法裡,這些漁工仍受《人口販運防治法》保障,但法規認定嚴格,且權宜船靠港時間有限,漁工求助機率低,過去少有成案紀錄。高雄海員漁民中心主任陳武璋,長期在前鎮漁港協助漁工處理薪資及勞動糾紛,在他的經驗裡,權宜船停在旗津的私人造船廠,管制森嚴、外人難以接近,「我們很難主動幫助,只能靠港邊漁工口耳相傳,才有辦法介紹他們來找我們。」而就算漁工申訴遭不當管教或薪水過低,礙於船不受台灣政府管轄,最後只能無疾而終,「權宜船老實講就是沒辦法…政府對這個條例,還是滿弱的,而且港口國的管理也不是那麼嚴謹。」他搖了搖頭。

  9. article hero image
    人物

    【血染奴工船番外篇】海上正義難追討 2016年的漁工之死至今還沒結束

    2016年年底,我在前公司也做了一份與遠洋漁船漁工有關的專題報導,事件主角同樣是一名印尼漁工。當時43歲、來自印尼中爪哇直葛市的Supriyanto,2015年8月底在台灣遠洋漁船福賜群號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