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了妝,馬照琪又靜成一池湖水,波瀾不興。隨著我們丟出的問題,她溫和應答,經常以「嗯」「呃」作為發語詞,好似想爭取幾秒鐘時間,才能給出深思熟慮的回答。眼前的女子好平靜,她真的是那糗態百出的「叮咚」嗎?她說自己個性內向,那叮咚呢?馬照琪笑了:「她不會想太多,聽到什麼就馬上去做,所以常搞錯,常沒站穩就跌倒,或是衝進去才發現走錯房間了。」跟妳像嗎?「有耶。就是某一部分的我,很衝動沒想太多就去做了。」

所謂的「衝動」,最近一次就是去學小丑醫生的專業。2013年,是馬照琪人生最低潮的一年。彼時,她已是國內知名的小丑戲劇表演者與編劇導演,連續幾年的大型製作,讓劇團有如緊繃的弦,輕輕撥弄就可能斷裂。也是那時候,她正視自己與丈夫漸行漸遠的關係,結束5年婚姻。馬照琪決定休團一年,團員們暫時解散,隔年,她飛往法國微笑醫生協會,進修小丑醫生課程。

 

休團離婚 赴法進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