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照琪

  1. 人物

    【鏡相人間】從尖叫哭喊到笑聲 馬照琪與小丑醫生

    對長期住院治療的孩子來說,醫院是歡笑的荒漠,治療室裡的尖叫與哭泣、更換人工血管的恐懼嚎哭,這些,都是醫院裡的病童日常。但小丑醫生來了,笑聲也慢慢出現了。2015年,劇場人馬照琪引進專業小丑醫生培訓系統,掛著紅鼻子的小丑醫生踏進白色巨塔裡,用繽紛色彩、即興演出,陪著病童醫病也醫心。卸了妝的馬照琪,也曾有無法跨越的難關。小丑像是黑暗中的陽光,有時可能刺眼,但更多的是溫暖地弭平了傷,醫治了他人,也治癒了自己。

  2. 人物

    陪伴住院病童 小丑醫生的微笑藥方

    對長期住院治療的孩子來說,醫院是歡笑的荒漠,治療室裡的尖叫與哭泣、更換人工血管的恐懼嚎哭,這些,都是醫院裡的病童日常。但小丑醫生來了,笑聲也慢慢出現了。2015年,劇場人馬照琪引進專業小丑醫生培訓系統,掛著紅鼻子的小丑醫生踏進白色巨塔裡,用繽紛色彩、即興演出,陪著病童醫病也醫心。卸了妝的馬照琪,也曾有無法跨越的難關。小丑像是黑暗中的陽光,有時可能刺眼,但更多的是溫暖地弭平了傷,醫治了他人,也治癒了自己。

  3. 人物

    走進醫院面對生死 陪病者的情緒也需要釋放

    卸了妝,馬照琪又靜成一池湖水,波瀾不興。隨著我們丟出的問題,她溫和應答,經常以「嗯」「呃」作為發語詞,好似想爭取幾秒鐘時間,才能給出深思熟慮的回答。眼前的女子好平靜,她真的是那糗態百出的「叮咚」嗎?她說自己個性內向,那叮咚呢?馬照琪笑了:「她不會想太多,聽到什麼就馬上去做,所以常搞錯,常沒站穩就跌倒,或是衝進去才發現走錯房間了。」跟妳像嗎?「有耶。就是某一部分的我,很衝動沒想太多就去做了。」

  4. 人物

    生命只剩3個月 扮小丑一起表演讓他重拾自信

    病童媽媽王侑萱也曾經是靈魂飽受摧殘的陪病家庭,她的兒子葉道瑝5歲確診腦瘤、7歲過世。她記得,葉道瑝最討厭住院,每次住院就大吵大鬧,「後來他的病情急轉直下,走路會搖擺、呼吸也會喘、手開始抖,他很會組合樂高和畫畫,但突然都做不好了。因為用類固醇,樣貌腫脹,他常躲在被子裡哭,說自己好沒用喔!頭也變得好大,乾脆死掉算了,那時他才國小一年級。」

  5. 人物

    陪他們笑著走一程 小丑澆灌了她的生命

    小丑,改變了醫院裡的病童。小丑,也曾改變過馬照琪。

  6. 人物

    【小丑醫生番外篇】最初的那顆紅鼻子

    4月初的兒童節,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創辦人馬照琪與成員謝卉君正忙碌著,她們遠赴維也納參加世界小丑醫生大會,來自超過50個國家的小丑醫生齊聚一堂,3天的研討會排滿課程與演講,包括非營利組織的管理與經營、小丑醫生對慢性病兒童的身心理影響研究等等。即使馬不停蹄,馬照琪還是天天寫下日記,即時在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官方臉書上分享。

  7. 人物

    【小丑醫生番外篇】用喜劇說一個悲劇的故事

    去年,沙丁龐客劇團演出《再一次,美麗人生》,故事描述阿嬤過世了,小丑家族的成員如何走過這一段路。馬照琪記得,在大夥兒還在討論要做什麼主題時,幾乎每位演員剛好都經歷了親人離世,「大家對這個主題好有感觸,我們就做了這樣的戲。」《再一次,美麗人生》是一個講述生老病死的「喜劇」,一個關於生命的故事,一個學會「笑著說再見」的故事。